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人文壹周 > 正文

小戏的新生

2019-6-5 11:34:42 来源:山东商报

        5月21日至24日,“山东省首届非遗传统戏剧类项目小戏展演”在东平县影剧院举行。来自全省各地的19个非遗小戏节目参加了此次展演。对于大部分人来说,此次展演的节目单上,有不少名字陌生的地方戏种参与进来,例如聊斋俚曲、渔鼓戏、周姑戏等。


  这些平常难得一见的剧种同台集中展示,让从事非遗保护工作的郭学东眼前一亮。不能忽视的是,这些地方剧种有的依然活跃,有的则一度濒临灭绝,但无一例外,这些被称作地方小戏的剧种都已经是山东省级非遗保护项目。 记者 许倩 实习生 刘若溪

 

 
菏泽大平调



  非遗小戏的全面展示


  非遗小戏展演过去了十几天,每个剧种的展示好像还浮现在山东省艺术研究院非遗所所长郭学东的眼前。在他看来,有机会搭建这样的小戏展演平台着实难得。“这是小戏第一次全面亮相,原先都是个别亮相,比如个别剧种到济南单独表演,像这次这种规模的从来没有,也是一次比较全面的展示。”


  戏曲因婉转悠扬的唱腔、精致华丽的扮相别具魅力,京剧、吕剧、豫剧等剧种已然成为家喻户晓的经典。但在全国300多个剧种中,小戏占主体,量最大的不是京剧或者地方大剧而是小戏。郭学东感慨,难得的是,此次展演搭建了一个平台,将一些闻所未闻的剧种带到了大家眼前。“目前全省有三十个地方戏剧种,并且已经全部列入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包括吕剧这些大家熟知的,这次展演来了19个,而且偏重于不常见的剧种。”


  “这回我也是第一次面对面看蓝关戏、一勾勾,还有聊斋俚曲。”让郭学东印象深刻的是,此次展演中一项自己从未听过的地方小戏也“冒出了头”。“省内的这30个剧种都是上世纪80年代普查出来的,一直沿用到现在,威海的北廒秧歌不在名单中,我也是第一次见。”


  非遗小戏在东平首次集中亮相,实际上也是小戏热的反映。“在东平当地,小戏的推广是非常好的,已经成为了当地的一种文化现象,老百姓特别关注。县城里有一个剧场,一个广场,还有一些下乡演出活动。”郭学东回忆,展演过程进行线上直播,还没演完线上观众就到十五万了。“平时在当地演出也是,这边刚演完那边的观众又聚齐了。”


  在郭学东看来,尽管与吕剧等地方大剧相比,小戏的知名度不高,也正因如此才赚足了眼球,吸引了人气。“像这种展示,老百姓往往抱着一种猎奇或者新鲜感,还是比较关注的。比如说你去演吕剧,他们可能觉得习以为常,坐不住,一说小戏,名字都没听过,就到那去听听,听了就能感同身受。”



  小戏发展良莠不齐


  所谓地方小戏,是指相对京剧、吕剧那些流行范围广、影响大的大戏而言的,地方小戏一般受众小、覆盖区域窄,离开本地之后便无人知晓。而山东的地方小戏来源大致分为两种,一种是从花鼓产生的剧种,例如一勾勾、两夹弦、四平调、茂腔等;另一种则来自道教的道情戏剧种,例如蓝关戏、渔鼓戏、八仙戏、鹧鸪戏等,这种来源于道情戏的剧种传播尤其狭窄,有的只影响一两个镇而已。


  尽管这是省内首次举办非遗小戏展演,从参加展演的剧种表演情况来看,小戏的发展也呈现出了两极化态势。“小戏非遗保护现状良莠不齐,比如两夹弦做得很好,这个剧团已经成为公办的了,大戏小戏都能演;也有保护不力的,比如说蓝关戏。纯农民演出,演员在舞台上很随意,很生活化,离舞台展示还差很远。”郭学东感叹,同样发展缓慢的还有一勾勾和四音戏。“四音戏是东平当地的,他们倾注了很多精力来做,也是用梆子演员,给老艺人孙庆江找了学生,但是目前来看发展得也非常慢。”


  “有些小戏还是原生态的状态,没有专业人士指导。”基于此,郭学东表示,小戏的发展要两条腿走路。“一条是要把原汁原味的东西保留下来,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形成一些像历史博物馆那样静态保护的东西; 还有就是要发展,保护的目的就是用,不是让它死在博物馆里。可以先在社会上普及,但是原生态的东西一定要保护好,人家反过来问你怎么回事,要能够讲得清楚。”


  同样都是非遗,相比于手工技艺而言,戏曲因为其专业性,传承也更加困难。“戏曲传承需要有懂行的人。如果是大戏曲,一个团有四五十口子人才能表演。比如蓝关村,以前农闲时节大家还比较稳定,现在都没有年轻人在,传承是个大麻烦。”



  让小戏精致化、活态化


  非遗的特色是活态传承,而活态传承靠的就是人,小戏的传承也是如此。郭学东感叹,近些年来遇到过很多因为某一个人去世剧种难以恢复的情况。“像四音戏,如果这个老先生走了,这个剧种可能就完了。上一代是当时那个年代的台柱,后代也学了很多东西,但比起上一代已经差了。根据录音录像来学习是很难的,需要很多专业人士来考据,排成原先那样很不容易。”


  郭学东介绍,文化部这两年做过普查,全国平均每年消失一个剧种,山东省艺术研究院推出的“三位一体”工程每一年半救活一个剧种。小戏的传承迫在眉睫。


  尽管如此,郭学东却并不主张把地方戏做成全国大剧种。“很多东西就是地方小吃,不要推到全国去,小戏的生存空间可能就在那一个地方,能够在一方百姓中间成为文化图腾就好了。”郭学东说,做原生态保护的时候就是在当地选出最有代表性的特色,认知度最高,最能提升他们当地老百姓的自信心,一种名吃,一种曲种,都是非遗,当地老百姓引以为豪的东西,就可以维系当地的乡村文化。关键是要发展好,与时俱进。”


  郭学东表示,根植民间的小戏发展首先要自我完善。“然后通过各方面努力让其精致化、活态化、健康化,有可能的话让更多人知道它,不是要成为全国性的剧种,而是要在当地保护。打造好了以后,小戏就有了自己的生存空间。”


  首届非遗小戏展演搭建了地方小戏的交流平台,在郭学东看来,这个平台可以继续延伸扩展。“这个平台不应该只是戏曲,曲艺、音乐、民间舞都应该搭建这样一个平台,而不是一次性的活动。大家在展示和交流中有了对比,也有了提升的空间。”

 


  国家级的非遗项目分为民间文学、传统体育、传统技艺等十个类别,非遗博览会等平台上往往是手工技艺类项目一枝独秀,郭学东表示,戏曲等非遗也需要有这样的展示交流平台。“这次展演就是一个窗口,一个平台,可以知道非遗小戏的现状,制定政策就有抓手了,同时可以监督、评价,促进发展。”


  “非遗我觉得先叫得响,在更大的层面上推广,叫得响之后再考虑做得多深入。我的观点是先有知名度,大家关注之后会立马往回找,去找它的根。这是非遗保护的思维逻辑。”郭学东说,“我建议把小戏展演平台打造成非博会的分会场,全国各地的人都去欣赏,这也是我们希望看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