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山东新闻 > 正文

老吕的“反扒江湖”

2019-7-10 9:49:21 来源:山东商报

        老吕,是一位民间“反扒斗士”。

 

  为揪住扒手,他每天隐身在省城街头,

 

  他身经百战,练就一双“鹰眼”,

 

  相隔数百米,只看背影便能认出目标。

 

  即使尖刀顶在胸前,他也决不后退……

 

  15年来,700多个扒手被他和战友们擒住。

 

  正是因为有了他们的默默坚守,

 

  我们的生活才多了一份安全保障。

 

  “这伙人有的都 ‘三把’了,‘牙口’又好,‘镊子功’‘刀活’都是‘师傅’,不好抓,必须‘抓死’了……”,老吕和三位便衣民警在路边交流正在跟踪的这伙扒手来历。

 

  老吕2003年开始反扒,社会给他们的职业起了一个简称——“协警”,但这个称呼对他们来说又过于笼统了。这一行,老吕坚守了十五年,立过不少功,这十五年他把700多名扒手送进监狱。老吕练就一双鹰眼,相隔600多米,仅仅是看到背影,就能认出是个“干活”的扒手,一旦被他看见了,猎物插翅难飞。他身手老练,尽管抓捕小偷时动作稳健,也难免遇到警匪片中那些城市追踪、蹲点看守、别车抓捕、殊死搏斗……文/图记者 宗兆洋
  

 

便衣骑摩托车在小区内蹲守
老吕和便衣们开车追踪

老吕(右)他们下车分析惯犯去向

 

  盯住盗窃惯犯
  

 

  凌晨4点30分,记者与老吕在济南市天桥区见了面,没有太多的客套话,“上车,直走,路口左转”,在老吕的指挥下,车子驶进了一个比较老旧的小区,小区里道路狭窄,老吕的动作却丝毫不慢,“我们已经进来了,正在向你那里走,你那里现在什么情况,那小子出门了吗?”老吕给队友打电话。

 

  老吕说,他们正在盯的这伙贼,共5人。这伙人流窜济南市各个区作案,在集市上“玩镊子”“耍刀活”,用镊子把手机或者钱包从口袋夹出来,或者用特制的刀片剪开女性包盗窃财物,用老吕的话讲,速度快到跟你眨眼同步,“我们已经看了他们三天,今天看情况合适的话就准备抓他们,我们现在去的这个地方就是他们团伙中一个头目住的地方,我们跟着他,把这个团伙剩下的人都给抓出来。”

 

  5点多,我们刚到楼下,车还未停稳,老吕沉闷地说了声,“就是他”,老吕示意正常停车,“快,骑摩托车跟上去,我走在他前面”,已经在楼下等着的另一名便衣民警大牛骑上摩托车紧紧跟随,老吕则抄小路去门口堵截,“不能让他看见我,这小子是个‘老手’,无业游民,我抓了他三次,就是不知道悔改,真是让人着急。”老吕无奈地表示。

 

  老吕刚到小区门口,就接到队友的消息——刚才那个扒手跟丢了,在门口老吕着急地跑向小区外的马路上观望公交车站,“这边没有,估计是这小子绕了一圈”,因为警惕性强,扒手在家里出来后,就故意在小区里绕了一圈,老吕的队友在后面不敢靠得太近,导致扒手从另一个门溜走了。随后,老吕当机立断,“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坐某路公交车‘干活’,还有就是可能去某某集市了,我们现在赶上第一班公交车,车上没人接着下来,我们就去某某集市。”

 

  城市追踪上演
  

 

  接着大家就展开行动,老陈开着车追上公交车,大家往车里一扫就判定人没在车上。众人接着赶往某某集市。老陈的车技最好,他开车向集市驶去,导航上45分钟的路程,只用了30分钟左右,众人就赶到了集市门口。“我先下去看一下,你们在车上看着这个口”,8点半左右,老吕下车,拿着一瓶水向集市走去,刚走了两步,他忽然转过身,快步向车走过来,“找到了,南边600米,就是这两个小子,快跟上去,在那边应该有接应的车辆”,凭着三次抓住这名扒手,老吕离着600多米,在繁闹的集市入口一眼就将其认出来。

 

  老陈立刻发动车辆,从集市狭窄的道路调头,从后面跟上了这两名扒手,“上车了,上车了,车上还有三个人,今天这是齐了”,大家都很兴奋,盯了三天的团伙终于都露面了,“这是在这里干完活了,下一步肯定要去某某集市,别着急,岔开两辆车,我们再追”。凭着丰富的经验,老吕和队友再一次发现了扒手的踪迹,并且发现了扒手的车,大家决定直接跟踪扒手,在下一个集市进行抓捕。

 

  9点半左右,随着扒手的车拐进了一条小路后,队员们确认就是去了刚才老吕推测的下一个集市,扒手的车停在集市外面,车上的四名扒手进入了集市,大家准备在车上继续蹲守。隔了不到30分钟,五个人又聚在车上,老吕和队友们决定要在扒手回家的路上实施抓捕。10点多,扒手的车在驶离集市后,拐进路口时,有两名扒手突然下了车走进了周边的民房里。为了一网打尽,大家又决定将抓捕计划延迟,“这种情况经常出现,反扒工作就是这样,经常有意想不到的情况,放心,跑不了他们。”

 

  加入反扒15年

 

  “其实我们更多的工作是蹲守,没有想象中的刺激,更多的是枯燥”,有一次,老吕为了抓捕一名犯罪嫌疑人,在车里蹲守了23天。

 

  老吕2003年在一家工厂打工,有一天他下班回家,发现他经常骑的摩托车不见了,一打听才知道工厂总是有摩托车、电动车被人偷,之后老吕在工厂车棚蹲守了四天,最后终于把偷车贼抓住了。之后,老吕派出所的一个朋友听说了这件事,就去邀请老吕去派出所当“联防”,“当时还是叫‘联防’,当时也没有多想就去干了,这一干就是十五年”。

 

  老吕介绍,在十年前,像他们这样专业的“民间反扒队”非常多,“现在小偷少了,当时反扒的那批人也都上年纪了,再加上工资并不多,家里人又担心安全问题,所以干的人越来越少,现在我们那只剩下四个人了。”提起抓捕,让老吕至今难忘的是2010年9月份的那次。当时老吕和一名队友在一家超市前面抓捕两名扒手,正当两人都扑上去时,老吕跟的扒手从后腰摸出一把尖刀,顺手就顶到了老吕的胸前,“这个扒手就说,大哥你放过我这一次,要不咱就同归于尽,我按住他的另一只手,让他挣脱不了,我就给他说,你捅了我就更跑不了。”趁着说话的机会,老吕拿出催泪喷射器冲着这个扒手喷了一下,接着用手一扭扒手拿刀的那只手,一个背摔便将这名扒手控制住了,“想想还是挺后怕的,那个季节穿的衣服并不多,我都能感觉到刀尖刺在身上的尖锐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