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人文壹周 > 正文

用年轻的战场,诠释街舞文化

2019-7-10 10:41:03 来源:山东商报

       近日,一档《这就是街舞》向观众呈现了街舞的打开方式:Popping(震感舞)、Breaking(地板舞)、Hiphop(嘻哈舞)、Jazz (爵士舞)等多种街舞类型开始风靡大街小巷,自由、奔放、个性张扬的街舞成为年轻时尚的代名词。街舞,也从小众文化领域走到了大众面前。

 

  “我对街舞是一见钟情,自此便开始追寻的脚步,14年,从未停歇。”山东济南Origami Crew队长张鑫说。记者 焦腾

Origami Crew街舞团队

 

  打造街舞赛事品牌
  

 

  6月,由Origami Crew主办的第二届壹舞壹仕世界街舞大赛在济南举办,来自全国各地的二百名顶级舞者齐聚济南,比赛共分四个项目,街舞bat-tle就此上演。

 

  张鑫(Seain)向记者介绍,比赛除了延续上一届的各项目外,还新增了一个原创项目All round team3on3,增加选手间的互动性和比赛的趣味性。原创的这种趣味玩法,随机限定舞种,自由组合六名选手同跳该舞。在张鑫看来,自由组合的舞者有各自擅长的领域,而这样的玩法不仅可以看到团队的协作能力,也可以看到全能舞者的出现。

 

  “壹舞壹仕”,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一招一式”“武功”。实际上,在张鑫以及他的队员看来,街舞便是来源于生活中的“一招一式”,而“仕”的出现,则给这群舞者带来一些儒雅、风趣之意味。“壹舞壹仕世界街舞大赛目前已经举办了两届。第一届是在2016年举行的,想法非常简单,就是想做山东的街舞比赛品牌。”张鑫说,刚结束的这场比赛总共花费了两万多元,比赛很重要,但全国各地舞者齐聚交流更有意义。

 

  值得一提的是,张鑫及团队在此前还策划过各类大大小小的街舞赛事,如HIP HOP IN JINAN全国街舞邀请赛。但做街舞赛事品牌绝不是一件易事,这一切都基于张鑫和他强大的团队。

 

  2016年10月1日,张鑫组建Origami Crew街舞团队,召集了五六位志同道合的街舞爱好者,聚在一起交流街舞技巧,共同助推未来街舞文化的发展。如今,Origami Crew共有19名队员,来自全国不同省份,其中舞龄最长的已经有22年。

 

  “我们之所以能聚在一起,是因为大家都在努力积淀舞功,在各个比赛中交流,进而成为朋友。”惺惺相惜,是他们能够成立并始终坚持的重要支撑。

 

  张鑫:为了街舞,当了8年北漂
  

 

  简单、纯粹,是Origami Crew街舞团队对街舞文化的坚持,他们也是目前没有参与街舞培训,专注钻研街舞文化的团队。而关于他们和街舞最初的故事,还要从2005年说起。

 

  14年的舞龄,张鑫讲起过去的时光如数家珍。最初与街舞结缘,只是看到一场街舞演出。“BREAKING的节奏感和律动感让我十分着迷,演出完我就迫不及待地到后台请求教我跳街舞。”2005年,张鑫第一次接触街舞。

 

  从第一次接触街舞到练好基本功,张鑫用了两年多的时间。在这两年多里,他先是看网络街舞视频,然后行走在街头、公园、广场,随着音乐的节奏跳出生活的态度,几乎每天都练习8个小时。张鑫的街舞在其他舞者眼中是“另类”的。“因为我很少练大家热衷于的托马斯、风车等动作,相比这些观赏性较高的动作,我更喜欢相对自由些的风格。”

 

  向前的道路总是孤单的,张鑫基本功成熟后便开始了北漂的只身求舞之路。“我在网络上看到一位街舞老师的视频,他的风格是自由不受拘束的,正是我喜欢的风格。因为这,我就追到北京。当时,我走投无路地在地下室呆了3个月,后来终于通过街舞网站找到老师的电话,幸运的是老师答应教我。”张鑫回忆起来有些感慨,他认为那是一段迷茫期,同时也是一段为理想而奋斗的日子。

 

  8年北漂最大的收获是对于街舞技巧的积淀,同时还有对街舞活动执行和策划的能力。张鑫告诉记者,街舞老师帮他联系了很多演出主持和策划,在各项赛事中结识诸多舞者,看到了诸多街舞风格。“这8年不仅是北漂,也是我街舞实力的积淀和融合,并形成了自己的风格。”

 

  正是如此,张鑫自学习街舞以来参加各项比赛,拿到K.T.F全国街舞大赛Free Style冠军,K.O.D世界街舞大赛Crew Battle16强,济南国际街舞公开赛1VS1冠军,中国W.Y.K街舞交流赛1VS1亚军,壹舞壹仕全国街舞大赛Crew Battle冠军等等。

 

  现在看来,北漂的8年是张鑫的财富。正是这8年的经历让他看到了街舞究竟为何,如何用舞蹈表达自己的情绪,如何用街舞向观众讲述不同的故事。

 

  巴特:把“中国功夫”放到街舞中
  

 

  巴特,内蒙古人,Origami Crew成员。2008年,从内蒙古来到济南上学,在学校偶然接触到街舞演出,便一发不可收地爱上了街舞。“那时,大多都是自学街舞,在网上看一些视频,自己学得有模有样。因为学校没有舞房,也有学习任务,只能在下课之后在走廊、大厅里练习。”巴特告诉记者。

 

  有趣的是,巴特在自学了一段时间后开始热衷于寻求各路高手“过招”。“跳舞都是非常孤单又执着的,有可能一个人在舞房呆上一天的时间,就为了钻研某一个地板动作。”虽然有枯燥,但也有激情,巴特开始在舞房和泉城广场之间穿梭,甚至夏日在泉城广场的长凳上睡过两夜。虽然现在看来有些“落魄”,但在巴特看来,在长凳上睡不仅能够节省时间更多地练习街舞,天气还十分凉爽,乐在其中。

 

  “在四五年的时间内,我一直在舞房和广场之间穿梭,当时的状态非常固定,就是练习练习,交流交流。中午去到舞房练习基本功,下午5点半左右去广场和朋友一起跳舞,一直到晚上9点半左右。”那段时间是巴特成长最快的时间,接触到丰富的街舞技巧和街舞风格,将某些吸收融入到自我风格中去,而形成当下自由又极具节奏的街舞风格。

 

  巴特喜欢地板舞,同时也喜欢中国功夫,在对街舞动作的创新中,添加和融入了诸多的功夫元素,使他的街舞更丰富和有层次感。“我经常会看一些音乐舞蹈片、功夫片,从中汲取街舞编舞的一些创作灵感。比如中国功夫片《虎豹龙蛇鹰》《武状元苏乞儿》等,音乐舞蹈片《雨中曲》等。”

 

  武术招式可以完全拿来,加以改变,放到街舞中,比如街舞式的鹰爪功。巴特在上身动作中保持了鹰爪元素,下半身动作跟随街舞要求而作改变,如此融合和创新使街舞的中国元素更加浓郁,也有了更多趣味。“不同的舞蹈、武术形式之间的融合和相互借鉴,让街舞更加的丰富和多元。”巴特说。

 

  从2008年开始,跳舞十余年,巴特有了不少骄人的成绩,比如曾获得内蒙古赤峰市街舞交流赛冠军、炸舞阵线华北赛区亚军等,目前还被邀请到各项赛事中担任裁判。而这些成绩正是来源于他多年对街舞技巧的苦心磨炼,于街舞文化的坚持。

 

  值得一提的是,巴特还做街舞服饰。“我自创了街舞服饰品牌‘燕子亭’,从设计打版样衣到成品,全部一手操作。在坚持最传统的Old School 街舞服装风格的同时,加入中国建筑元素,打造新型的Hiphop服饰品牌。”

 

  “过去的十多年里,街舞从小众发展成大众,未来我们还将继续坚持对街舞的初心,不言放弃。”巴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