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国内新闻 > 正文

被选中的“花童”回不来的女孩

2019-7-14 9:31:04 来源:据《南风窗》

        奇迹并没有发生。


  失联近一个星期后,浙江女孩章子欣的遗体从海里打捞上岸。


  据象山县委员会官方微博消息,7月13日中午12时30分许,在象山石浦海域海面上发现一具尸体。目前,尸体已被打捞上岸,衣着、体貌特征疑似失联女童。


  据象山警方在线7月13日消息,经刑侦技术鉴定,当天下午在象山县石浦海域发现的女孩遗体,确认系杭州市淳安县失联女孩章子欣。


  子欣最后的踪迹是7月7日19:17。她与拐走她的两名租客一同进入象山松兰山景区。但三个小时后,监控画面显示,只有两名租客走了出来。


  更诡异的是,拐走她的两名租客,这一男一女为何在离开松兰山景区后,直奔东钱湖,双双自杀。


  这三个小时里发生了什么?这个活泼开朗的十岁女孩如何殒命?两名租客的动机是什么?


  事件诡秘至极,谜团重重。

 

 
7月4日高铁站监控章子欣出现画面图(据淳安县公安局微信公众号)
 



  被选中的“花童”


  
  事情要回到六月初。浙江省淳安县千岛湖镇清溪村,这是章子欣生活的地方,她的爸爸在天津工作,妈妈则远在广东。


  父母感情不和,妈妈多年没回过家,子欣两岁后就没见过妈妈了——她跟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


  子欣今年十岁,体态微胖,人很活泼,得过很多奖状。爷爷奶奶卖水果贴补家用,摊位在一家连锁酒店对面。


  六月中旬以来,一对广东口音的男女成了他们最频繁的顾客,每次都积极地跟老人聊天。


  据酒店公开的信息,这两人是6月10日入住,白天晚上都在房间,偶尔外出,或者在大堂坐坐。他们一直住到了6月28日。


  29日,这一男一女成了子欣家的租客。据媒体报道,两人原本准备7月6日乘飞机离开当地,见到章子欣后,便退掉了机票,还以每月500元的价格租下了子欣家二楼的房间。付完房租后,他们还问章子欣是否在家。


  租客对子欣颇为关照,买了各种玩具和礼物送给她。据“1818黄金眼”的采访,子欣还管女租客叫“大妈妈”。子欣奶奶说,一旦有人对子欣好,子欣就会粘着对方,“是个很活泼可爱的孩子”。


  7月2日晚,男女租客向老人提出,7月4日要去上海参加婚礼,想带章子欣去当花童,据报道,他们还提出给5000块钱作红包,但子欣爷爷没收。


  在爷爷提出要陪同前往上海后,租客以各种理由拒绝并诱骗老人,最后,他们拍下自己的身份证,在7月4号早上带走了子欣。


  种种迹象表明,子欣是“被选中”的。


  孩子被带出去后,至少与家人通了两三次电话,还有过好几次视频,孩子看起来蛮开心的,看不出有什么异样。在爷爷此前的印象里,两个租客样子很老实,说话也老实……但后面的事情,谁都没有想到。



  飘忽不定的行踪


  
  7月6日,男租客发了一条朋友圈,“上海到这四个小时真快”,定位在温州,配图为车厢照片。


  但很明显,这是个障眼法。记者梳理三人行程发现,他们并没有去过上海。


  7月4日下午5点,租客发的视频显示,他们的目的地其实是漳州。


  根据视频中的酒店招牌,可以追查到地址是在漳州东山县,一家名为蓝色印象酒店附近。男租客还说找不到房子,随后子欣也兴奋地告诉奶奶:“奶奶我找到别墅了,不跟你说了。”


  次日的出游视频也证实了该行程。从视频远处的景区招牌可以看到,7月5日上午,三人来到了漳州的马銮湾景区。第二天,也就是7月6日,他们前往宁波,并在23时入住宁波站附近的酒店。


  这期间,远在天津的子欣爸爸章军一直焦急如焚。他通过两位老人加上了男租客的微信,男租客为了让他放心,时常发照片和视频过来。


  看起来,子欣与两名租客相处得比较融洽,从子欣的状态也可以看出,孩子处于兴奋状态。男租客还在朋友圈发了章子欣在网约车上睡觉的视频,配文说“认了个女儿”,视频里的子欣睡得十分香甜(隔天,这段视频却被删除了)。


  但当章军催促尽快带孩子回来时,却遭到了租客的搪塞。租客多次说“买不到车票”,无法回来。


  7月7日下午3点,三人搭乘网约车前往奉化。据都市快报报道,租客想找海,司机称,象山有海,于是行程临时变更。三人来了象山。


  期间,章军还跟租客进行了位置共享。这天下午,他也从天津坐汽车赶回了淳安,并对男租客表示:“今晚我一定要见到我女儿”,否则报警。


  租客承诺,9点送达。但到了傍晚,男租客的电话却关机了。同时,他的朋友圈显示:充电器坏了,手机没电,十点回到千岛湖。


  然而,他们并没有回千岛湖的打算。十点钟是他们走出松兰山景区的时间,此时,子欣已经不在他们的身边。没人知道,松兰山景区的三个小时里,他们对子欣做了什么。


  晚23时01分许,两位租客坐上了出租车,直奔东钱湖景区而去。司机事后在接受媒体采访中说,一个多小时的车程里,这一对男女一言不语。


  第二天早上被人发现时,他们的尸体用衣服绑在一起。经核查,两人于7月8日0时许在宁波东钱湖一起跳湖自杀。



  抖音上的旅行


  
  男租客梁某华,身份证信息显示,他出生于广东省化州市官桥镇六堆大墩坡村。女租客谢某芳,户籍信息上显示,她是广东省化州平定镇平山乡人塘岸村人。


  两名租客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多家媒体赶往两人的家乡展开调查,但收获寥寥。


  据红星新闻报道,梁某华小学文化,已婚,但妻子非谢某芳,生有一儿一女,由爷爷奶奶带大。2004年,在儿子出生前,梁某华便外出打工了,与妻子也没办离婚手续,直到其改嫁。


  南方都市报引述一位村民的说法,梁某华与妻子吵过一次架,“妻子烧了结婚证”,梁某华精神状态很正常。这一点,也得到了梁某华哥哥的证实,梁某华没有精神障碍。


  当地村民介绍,梁某华已离开家乡二十多年,连父亲去世,也不曾回来,跟家乡几乎处于绝缘的状态。


  谢某芳曾到处借钱买房做生意,但几十万元并没有还,全村人都不待见她。同样,谢某芳也外出多年,跟家里断绝了来往。


  多年里,两人在广州、深圳、东莞等地打过工。这期间发生过什么还是一片空白。


  零星的社交媒体资料展示了他们最后的踪迹。


  梁某华在4月15日注册了抖音,之后每天发一条视频,记录了他们最后的生命轨迹。


  4月15日,他们出现在云南大理,次日出现在昆明的滇池度假区。随后去往了重庆。在一条洪崖洞的视频中,他写到:“玩多两三个月回家,今年无出来了。”


  两个月里,两人旅行的足迹遍布了全国,从徐州到黄山,随后是北京、青岛、西安、天津、秦皇岛、山海关、丽江、西双版纳……6月4日,他们回到了杭州,视频也处在停更状态。6月18日,一则饶有意味的视频出现了,地点是西湖公园。视频下方,他写到,“真的有以后还会见面吗”。


  值得注意的是,他选用的歌曲片段如此唱到:“是不是这辈子不放手,下辈子我们还能遇到,下辈子……”


  子欣出现在他发布的最后一条视频里,7月7日,地点黄贤海上长城森林公园。一个向左横移的镜头里,穿着汉服的章子欣入镜,随后又快速扫了回来。



  谜团重重


  
  失联后的一个星期,宁波当地警方对子欣展开了全方位的搜救。网络上,所有人都在等待子欣的好消息。但遗憾的是,奇迹并没有发生。


  7月13日下午,据象山县委员会官方微博消息,本日中午12时30分许,在象山石浦海域海面上发现一具尸体。目前,尸体已被打捞上岸,衣着、体貌特征疑似失联女童。


  遗体发现的地方,距离子欣最后露面和留下市民卡之处,足有30公里远。没人知道子欣生命最后的关头经历了什么。


  而整个事件看起来诡秘至极,没有任何作案动机可以追寻。如果自杀为实,那么短短两三个小时做出如此决定自然是不合情理的,因此舆论一致认为,这是谋划已久的自杀。


  但这又跟一个十岁的女童有何关系?一时间,邪教和冥婚的揣测甚嚣尘上。从梁某华的QQ资料展示页可以看到,他曾在空间发布了宗教相关图片,其中不少是潮汕本土神祗,且广为粤东、闽南民间信奉的“三山国王”,还有常见的“送子观音”。


  不过这样的民间信仰跟此次事件有无关联,还无法考证。另外,两人曾送子欣一个“拼接玩具”作礼物,被网友和一些自媒体认为是烧给死人的纸房子,也成为邪教说的证据之一。不过记者发现,玩具本身并无诡异之处,购物软件上随处可见。


  7月4日这天,梁某华曾发来一串莫名的数字:28、29、51、64、68。当时,章军并未从中看到相关性和异常之处,也没有询问这则奇怪信息有何深意。而这组数字也给网友们提供了各式各样的解读空间。


  目前,专案组已经在广东、浙江等地展开调查,据警方透露,本案的初步情况,即将于7月14日对外公布。


  目前基本确定两名租客跟网上流传的宗教组织没有关系。至此,“邪教说”可以休矣。但真相到底是什么?我们拭目以待。据《南风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