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新闻周刊 > 正文

“走出去”的涉外律师

2019-7-15 11:46:43 来源:山东商报

        初识“涉外律师”时,先入为主地认为接涉外案子的律师非常光鲜亮丽,他们的工作可以在不同国家来回“切换”,与不同国家的人合作,一定很酷。


  初识涉外律师赵煜时,他身着整齐的西装,头上还有些许白发。此时的他刚从客户处返回,他热情礼貌的将记者请进会议室。不像多数能够侃侃而谈的律师,赵煜给人的第一印象是“踏实又有些不善言辞”。但为了这次专访,他特意提前与记者沟通采访问题。就是这样一个细节,让人感觉这位律师,对人对事,都特别认真、专业。其实人们眼中“光鲜亮丽”的职业背后,有着不为人知的艰辛。大家认为涉外律师出国像出门一样简单,但他们并没有说走就走的旅行,实则在写诉状、答辩状、法律意见书、备忘录、准备证据材料、商务谈判、接受当事人咨询、打电话、做法律研究、参加研讨会之间来回切换。


  今年,中国司法部公布了全国千名涉外律师人才名单,山东58名涉外律师入选。国浩律师(济南)事务所合伙人赵煜就是其中一位。近年来,随着“一带一路”倡议,国内企业“走出去”,国外企业“走进来”,涉外律师受到越来越多关注的同时,这一行业也迎来了新的机遇和挑战。“律师们在为外商提供法律咨询的同时,外商以及境外律师对中国法制环境也表现出了极大的关心”。赵煜表示,了解国内外最新动态及客户法律需求、熟悉各国法律、内外兼通,才能不断提升自身业务水平。记者 王晓迪 实习生 徐洋

 



  不只是打官司


  
  大学主修英语专业,研究生主修法律的赵煜在律师行业一做就是21年。他从1998年开始执业,前些年主要负责房地产方面的案件。2001年,乘着中国加入WTO的东风,越来越多的外资企业开始投资国内具有发展潜力的地域,赵煜的涉外业务能力优势逐渐显现出来。2002年,赵煜参加了中欧法律和司法交流项目,在英国和欧洲学习大半年。2003年以后,外资企业如雨后春笋般在国内诸多城市建厂、设立分支机构,随之而来的就是对涉外领域律师的市场需求。赵煜律师也是这些年开始凭借着自己语言和涉外法律知识方面的优势开始向专业涉外律师转型。随着涉外案件的逐渐增多,赵煜积极投身“一带一路”相关领域,并且于2016年被选为中国涉外律师领军人才,参加了中国涉外律师领军人才第三期的培训。“目前来说,对涉外律师的要求要高一些,因为涉外律师接的案子领域很宽泛,有可能是涉外婚姻、借贷,对外投资,也有可能是商业往来、跨境争议解决等等,因此一位优秀的涉外律师对不同领域的基本规则要熟知并能熟练应用,至少要知道怎么去解决问题,并且在一两个业务领域做到融会贯通。”赵煜表示,涉外律师的业务也很广泛,不仅仅是打官司。


  有些人认为,“走出去”的企业或者“走进来”的企业只有在进行跨国交易与当地企业合同出现问题时,才会寻找涉外律师帮助他们打合同官司。其实这样的看法是片面的,“涉外律师不只是负责打合同官司,国际贸易、跨境投资和融资、在国外承担基础设施工程建设等都属于我们涉外律师的工作范围。”赵煜向记者介绍,国浩律师事务所拥有多个专业的涉外律师团队,团队各自分工,职责明确,他的同事有的负责融资、投资方面的法律顾问工作,有的负责诉讼,还有的担任企业或银行在国外的法律顾问。“律师永远是一个持续发展的行业,因为律师不是机械的适用法律规则,而是需要面对各种各样复杂的事实局面,需要不断的做价值判断,而不是简单的输入事实模型就能得出结论,因此这个行业不会很快就被人工智能取代。”赵煜说。



  境外追“老赖”


  
  从事涉外律师以来,赵煜看到过很多人欠债以后走投无路,就选择逃往国外,认为国外就是“法外之地”,其实在涉外律师看来,这些只是一时的侥幸。


  赵煜曾经办理过一个案子,债务人在国内欠下好几亿人民币,逃避债务,成了“老赖”,在国内法院判决之后,债务人选择逃出国门,并且通过非正常的途径将钱财转移到国外,还在国外购买了上千万元的房产。对方突然人间蒸发般跑得无影无踪,想找到他简直是大海捞针。但是他的团队并没有放弃,偶然间他的客户了解到,这个“老赖”的亲戚从国外回来,“我觉得这可能是个线索,通过他亲戚的出入境记录推测出他可能在哪个国家,然后将债务人的相关信息发送给了国外合作的当地律师,当地的律师立刻着手准备,帮我们调查他的一切信息,最终发现他的名下竟有三四套总价数千万的房产,还开了自己的公司。”赵煜表示,目前这个案子正在申请境外承认并执行国内法院的判决,如果不成功,再考虑在当地重新审判。赵煜向记者介绍,他的团队已经多次帮助国内债权人在国外追讨欠款,债务人以为跑到与中国没有互认民事判决的国家就能逃避债务,并不是那么容易。只要能够找到债务人并且证明债权债务关系,在国外专业律师的协助下,总有办法让债务人不得不面对现实。



  能“聊”到一起还得“想”到一块


  
  近几年,中国对外交往越来越多,市场更加活跃,国际贸易增加,各国之间投资增加,这些都属于涉外律师服务的领域,所以不仅是企业得到了发展机会,涉外法律服务更是得到了全面的发展机会。中国企业在走出去以及国外企业走进来的过程中,必然要面临崭新的语言环境、文化环境和法律环境。而此时,涉外律师也就成为帮助企业开拓海外业务的重要纽带。“由于各个国家之间政治,宗教,文化,法律法规的不同,导致了各国律师在解决同一个案件时方式的差异。不同国家的律师办案目的是相同的,但是我们的思路、解决问题的方法却不一定完全一致。”,赵煜表示,这就要求涉外律师不断地去了解国外的法律,文化,不断地提升自己的知识储备,更好的与外国的律师进行合作。他们不仅能“聊”到一起,更重要的是能“想”到一块。


  赵煜向记者讲述了他的一个经历,国内和国外在打官司前,律师的做法是不同的。“比如在很多国家,原告准备起诉时,必须提前给被告发函警告并且给对方一定的时间,但在国内这一做法很少见,因为我们担心通知了被告会打草惊蛇,对方很有可能会通过非正常手段将财产进行转移。”赵煜表示,自己做这个行业这么久没有感到过厌烦,主要就是因为这个行业能不断发现新的东西,经常面临各种各样的挑战,每天都能充实自己。


  赵煜不但是中国执业律师,而且还有英国的律师资格。他表示“由于英国法律规则透明、效力稳定,目前,英国法律还是很多跨境交易中常用的适用法律。”谈到他取得英国律师资格的过程,赵煜表示,这一资格在国内比较少,有这个资格的全国范围内不过寥寥数人。赵煜表示,不只是中国律师学习外国法律,越来越多外国的律师也在了解、学习中国的法律。今年初,中国——新加坡国际商事争议解决论坛在北京隆重举行。此次论坛是新加坡和中国首次共同主办如此高级别的法律论坛。论坛聚焦共建“一带一路”倡议下中国和新加坡商事法律合作的新机遇,就调解、仲裁、诉讼等国际商事争议解决途径的发展现状和未来展望展开讨论,为中新有关各界深入交流、更好帮助企业预防风险、解决国际商事争议创建重要平台。2019年6月,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在京正式发布《“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法律环境国别报告》。“一带一路”建设涉及亚洲、欧洲、非洲等60多个国家,这些国家的法律体系存在显著差异。加强“一带一路”建设法治保障,前提是要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法律制度和法律环境有深入研究和全面认识。国家与国家之间的法律交流,国家对外国法律的重视,各国涉外律师对他国法律的不断学习,为各国涉外律师营造了良好的合作环境,为“一带一路”建设提供了法制保障。



  律师不能标签化


  
  虽然涉外律师服务行业正在全面发展,但是有些律师觉得,山东涉外律师却正在面临着这样一个窘境——一些国有企业更喜欢选择北京、上海的涉外律师。


  对于这个问题,赵煜表示“我个人看来,这样的情况确实存在,但远远算不上窘境。不能标签化,实际上“北京上海律师质量高”并不代表北京和上海所有的律师都好,也不代表山东所有的涉外律师技不如人。归根结底,还是要提高涉外律师的专业化水平和业务能力,涉外律师不能仅仅看得懂英文的合同,或者能够做些翻译工作。一个真正合格的涉外律师不但要掌握工作语言,更要了解复杂的法律环境下解决问题的思路和方法”赵煜表示,他相信随着进一步对外改革开放和经济发展,山东一定会涌现出越来越多的优秀涉外律师。


  随着对涉外案件的深入研究,赵煜对自己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要以专业、高效以及精细化的标准带领团队为“一带一路”涉外企业提供专业法律服务。赵煜认为,中国企业走出去,律师也应该走出去,甚至应该走在企业的前面,这样才能为企业提供更优质的法律服务和对接更多的海外资源。“我今年还要参加几个国际会议,希望在这些会议上结交‘一带一路’沿线各国更多的律师,与他们深入沟通,抓住历史机遇,为‘一带一路’倡议的成功实施做出贡献。”赵煜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