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新闻周刊 > 正文

大山里的投递员

2019-7-1 13:38:27 来源:山东商报

        庙子镇杨集管区位于潍坊青州市的西南山区。这里群山环绕,素有“青州小西藏”之称,延绵的山脉静静地守护着大山里的子民。


  孙吉刚在当地杨集邮政支局工作,是支局的唯一一名山区投递员。他通过步行给山里的老人送信送报,除此之外,他也给老人带生活用品,充电费、话费,帮老人干活。


  从2005年开始,如今,孙吉刚在这条步班邮路上走了十四年了。山里的老人也都认识他,甚至把他当儿子看待。文/图 记者 施娟

 

 

孙吉刚背着邮包前往杨集庵村



  “这条山路走了十四年了”


  孙吉刚是潍坊青州市庙子镇杨集邮政支局的乡邮投递员,他负责周边32个自然村的邮政工作,其中就包括给住在山里13个村的村民们送件。


  从市里出发来到杨集邮政支局,有将近50公里的距离,即便开车也需要一个小时左右才能到达。来到支局时,已是中午12点,一下车,便见到了身着工作服的孙吉刚。他正在整理物件。孙吉刚走路很快,做事很利索,腰间挂着的一大串钥匙随着脚步来回晃动着。由于常年累月在阳光下工作,他的脸部皮肤发红,眼角爬满皱纹。孙吉刚今年41岁,初见他,能感觉到他是一个乐观爽朗的人,因为他的脸上总带着笑。


  去山区送件的路分为南北方向和西南方向,南段邮路全程43公里,可以骑摩托车投递。西段邮路是一条步班邮路,全程34公里,只能步行。步班邮路沿途海拔700米以上的山峰有28座。每周一三五,孙吉刚走步班邮路,其余时间则去南段邮路。自2005年参加工作起,孙吉刚每周在步班邮路上行走102公里,摩托车邮路129公里,每年行程1.2万公里、投递3000多封邮件、5万多份报刊。


  “这条山路走了十四年了。”孙吉刚说,每天早上他8点多就出发,一趟走下来要六七个小时。无论刮风下雨抑或下雪,无一例外。“最险的路段是从杨集庵到邱家峪和黄花坡,得绕着山顶走,脚下是石头路,另一边就是悬崖。”至今,孙吉刚累计邮路行程16.8万多公里,累计投递报刊达60余万份、邮件3.5万件。



  “山上住的都是老人”


  吃完午饭已是下午一点多,孙吉刚将整理好的报纸装进邮包里,出发了。接下来他要经过单家峪去到杨集庵村。“一进山就没信号了。”孙吉刚说,山里的村民打电话也需要找信号。


  聊天中,孙吉刚说话不多,面对记者的提问,他总是习惯性地先笑笑,不少问题也用笑声做了回答。一条条蜿蜒曲折的山间小路爬向了山的深处。上山的路并不平整,这是一条天然的步班邮路,“人走出来的”。山上的路很窄,最宽处不过1米,最窄处只能容一人行走。路两边全是杂草和树,一眨眼的工夫孙吉刚就被“淹没”在了草丛中。路上全是石头,大的石头干脆充当了台阶。“走这种路得小心,看好脚下,一不留神可能就会滑倒。”孙吉刚说,这样的路对于初次走的人是有难度的。“我一开始走也走得很累,走一段也需要歇歇。”


  走在山里根本看不见村民的房子,若非亲眼见到,很难想到山里还住着人家。“村里住的都是老人,他们下趟山非常不容易。”孙吉刚说,“山上没有儿童和年轻人,基本都是60岁以上的老人。”


  一路上,没有遇见其他人。孙吉刚走在前面,鸟叫声和蝉声此起彼伏。一阵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偶尔还有鸡鸣声和狗叫声传来,这声音在大山里回荡,随风消散。路边草丛中,时不时冒出一簇野花,阳光下,花朵开得正艳。平日里,一个人走在山里,没有人可以说话,沿途的这一切都是孙吉刚的伙伴。但是,孙吉刚无暇顾及这些美丽的风景,他顶着太阳,只顾一个劲儿地赶路。“我一个人走会更快点。”孙吉刚说。



  “比亲儿子还亲”


  在杨集庵村记者看到,村民家大都关着门,门前晒着杏肉和杏核。孙吉刚在村民彭先收家门前的一棵树下停了下来,“累吧,休息一会。”他一边跟记者说,一边在一块石头上坐了下来。“平时我路过这里,也会停下来稍作休息。”说话时,家门前的狗一直在叫。孙吉刚说,老人家关着门,老两口可能是在睡觉,他不想现在去打扰他们,“让他们睡会儿。”


  彭先收今年80岁了,他和老伴住在一起。后来孙吉刚去他家敲门时才发现老两口不在家,“可能是拾杏子去了。”孙吉刚说。一会儿,孙吉刚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他知道是他们回来了,他立马站起来顺着声音方向跑了过去。老两口一前一后走着,他们刚从山里拾杏子回来。


  彭先收的老伴儿72岁,很健谈。她走在后面,没有看到孙吉刚。一回来,她便问:“吉刚来了吗?”听说孙吉刚来了,她赶紧上前去找。她叫孙吉刚为“吉刚”,“吉刚真是比亲儿子还亲,又给我们买东西,又帮我们干活。”大娘老家在淄博,她告诉记者,她20岁就嫁到这边来了,在这里住了50多年了。她说,儿女有在青州生活的,也有在淄博生活的。当记者问道,为何不跟儿女一起生活时,大娘摇了摇头,“两口子有伴,生活自在。”


  “我们年纪大了,身体吃不消,下一趟山不容易。”大娘接着说,有一回她下山去赶集买土豆,结果早上4点就出发了,直到下午一两点才回来,“走不动啊。”她说。有一回家里没有面了,她没有跟孙吉刚说,也是自己下山去买,结果走了很长时间,走走歇歇,累坏了。后来,孙吉刚跟她说,家里缺什么直接和他说,他给捎上来就行。但是,很多时候大娘不好意思,怕累坏了孙吉刚。考虑到这点,孙吉刚便主动询问。


  孙吉刚说:“给他们带点生活用品,有的时候充电话费、电费。村里人有我电话,有事就给我打电话。”聊天时,彭先收问起电费的事,“吉刚,看看我们家电费还有多少,千万别欠费啊。”



  “只要山上还住着人就坚持做下去”


  住在山里的老人有的是两口子,也有的是独居老人。孙吉刚说,这些年来,山上的老人也渐渐地少了。有些老人去世了,有些老人被儿女接到城里住了。“老人都年纪大了,我能帮一点是一点。”孙吉刚指着对面的山头,“翻过这座山就是邱家峪村”,哪边住着哪户人家,他都知道。但是山头上,只能看见郁郁葱葱的树木。


  有一天晚上,孙吉刚正在值班。山上一位老人的女儿打来电话,电话里的声音很着急,说联系不上老人,担心出事了。孙吉刚说,他下午去山上还看到了老人。他猜测可能是电话线断了,才打不通电话。第二天,孙吉刚又来到这户老人家里,一看老人家好好的,这才放下心来。询问后得知前一晚的确是电话线断了。


  孙吉刚说,以前有些村里没有装自来水,全靠人工挑水。有一位80多岁的老人,家门前虽有水,但是老人提不起水。每次来到他家,孙吉刚都会给老人挑水。“他把水接满了,我来了就给他挑回家里。”孙吉刚,后来老人被儿子接走了。老人的子女想给孙吉刚写感谢信,或者通过其他方式表示感谢,但是都被孙吉刚拒绝了。


  两年前,一条盘山路从山下绕到了杨集庵村,这条盘山路在原先坑坑洼洼的基础上填平了,但依旧是一条泥沙路。“走盘山路要多出两三倍的时间。”孙吉刚说,他依旧选择走小道。而从杨集庵去到其他村里,只能步行。


  “刚开始干的时候也累”,孙吉刚说,不过这么多年他已经习惯了,“继续坚持下去,只要山上住着人家,我就会接着干。”下山时孙吉刚走得很快,一会儿便消失在了视线中,直到拐过一个弯才能重新看到他。孙吉刚说,送件的车早到了支局,下山后他还得接着送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