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人文壹周 > 正文

渔民号子:来自大海的歌唱

2019-7-24 14:11:19 来源:山东商报

        暑假过完,荣成渔民号子将进入当地大学课堂,继此前进入小学和中学课堂后,非遗进校园全面开花。对于年近七旬的荣成渔民号子模范传承人李永喜而言,这是渔民号子传承过程中的又一个突破。


  作为在渔业劳动中自然生成的通俗音乐,荣成渔民号子是一种力量象征和精神鼓舞。在大马力渔船和先进的机械化作业取代了原始人工捕捞作业,渔民号子逐渐退出渔业生产的历史舞台之时,李永喜用节目的形式进行创新,让渔民号子这一古老的劳动模式实现复活。记者 许倩

 

 
荣成渔民号子是渔民生产劳动中不可缺少的古老歌谣和精神号令


  
  “海口”之家的远行传唱


  
  作为海洋渔业大市,荣成的渔业生产历史可达几千年,荣成渔民在长期与大海、大风、大浪的抗争中,在繁重的生产实践里,创造出了极具地方民俗特色的渔民号子。作为渔民生产劳动中不可缺少的古老歌谣和精神号令,渔民号子在荣成沿海区域广泛流传。渔民号子既有鼓舞情绪、调节精神的作用,又有指挥生产、协调动作、统一行动的功能。


  随着时代变化,渔民号子也经历了不断发展的变化历程,由最初简单的音节、无调子的形式,逐步演变为有调式和唱词,且内容丰富的渔民号子。上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渔民号子达到兴盛期,其音乐性、节奏性、实用性与生产劳动紧密相连,形成了气势雄浑、喊唱交替的荣成渔民号子,并在渔民们的新老交替中代代相传。


  提到荣成渔民号子,不得不提传承人李永喜。年近七旬的他生长于俚岛镇瓦屋石村一个“海口”之家,在几十年的实践中反复创新,在渔民号子传承的道路上不断探索。“我的爷爷和父亲曾经做过多年的‘海口’,就是海洋渔号的领唱者,荣成中部的渔民号子,就是由我的曾祖父李廷奉在清代创作并传下来的。”李永喜说。


  5岁起跟随父亲出海、自小在海边长大的李永喜见过大风大浪,也熟知不同类型的渔民号子。“渔民号子通过声音的号召力和穿透力让大家的力量集中,从而实现‘团结就是力量’的效果。”李永喜告诉记者,渔民号子按照场景分为不同的类型。“生死号子在海上遇到风暴、顶风逆流或者遇险救急的情况下使用;自由号子用于拉大船、蹬船、拉网时;抒情号子多用于渔船收港时,其旋律优美,流畅欢快,带有明显的歌唱风格和浪漫色彩。”


  在荣成,渔民号子是贯穿于百姓生活中的音乐形式。渔船归港时,只要一听号子,就能知道是谁家的船回来了。“嗬来嚎,嗨——嚎!”“哎伊来哟,握紧绳呀哎,趁好天呀,多打鱼呀,鱼满舱呀!”对于干了半辈子“船老大”的李永喜而言,这不仅是一句简单的号子,更是一种文化情结。



  渔号精神代代相传


  
  荣成人依海而生,与海为伴。渔民号子这种古老技艺在海风的吹拂下传唱至今,响彻时空。然而,到了上世纪80年代,随着大马力渔船取代了简陋的木帆船,先进的机械化生产代替了原始的人工捕捞生产,海上作业的人们已不再需要用渔民号子来协调操作,渔民号子逐渐退出渔业生产的历史舞台。“原始的劳动模式过时了,但渔民号子的精神却在荣成代代相传。”这一点,从李永喜的自身实践上也有所体现。


  多年实践中一次“生命号子”的运用,让李永喜铭记了渔民号子在关键时刻发挥的作用。时间倒回到30多年前,李永喜与同村的一位老渔民出海,没想到中途天气陡变,遇上了大风大浪。4个半小时“拼命号子”的呐喊,挽救了两人的生命。顺利逃生之后,渔民号子在关键时刻发挥的作用,至今仍让李永喜刻骨铭心。


  即使多年不打鱼了,渔民号子也会从李永喜的口中自然唱出。渔民号子所传达的精神力量在当地并没有消减,而是以一种新的形式走向了更广阔的舞台,以节目的形式进行下乡演出。


  李永喜至今仍清楚地记得,那是2006年9月的一天,央视的节目组来到荣成,自己和韩红同台演出,历史悠久的渔民号子第一次以节目的形式面向更多的观众。“渔民号子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用节目的形式演出能够让观众形成记忆,当时的表演很震撼,形成了共鸣,有观众现场流下了眼泪。”


  自那时起,李永喜不断探索开发,带着渔民号子到各地演出。为让这一古老的艺术形式焕发新的活力,几年前,李永喜率先提议并热心联络、组织成立了“李永喜海洋渔号”演唱小组。他和团队成员用了近5年的时间,不断挖掘、整理、总结、编排出各种渔家号子,并走进渔村、码头、学校和旅游景区等地,走进千家万户,在为渔民们演出的过程中不断征求意见,不断进行改进和完善。除了从事渔民号子曲谱的创作整理工作,李永喜还把渔民号子融入到另一项非物质文化遗产——渔家锣鼓的创作中,以丰富渔民号子这一文化名片。



  老曲新唱传承致远


  
  西北人酷爱“信天游”、东北人喜欢“二人转”,对于荣成人而言,渔民号子则是世代相传的情结。当下,李永喜通过不断的探索,赋予了渔民号子更丰富的内容和更多元的形式。在演出过程中,李永喜在节目中融入了原生态舞蹈,与舞蹈相结合对渔民号子进行演绎。在2009年山东省首届山东民歌演唱大赛和2010年“谁不说俺家乡好”山东地方文艺电视大赛中,李永喜演唱的《渔家号子》分别获得一等奖和银奖,在荣成市掀起一股挖掘、弘扬、传承、保护海洋民俗文化艺术的热潮。


  创新改编、下乡演出、登台亮相不仅再现了渔民号子这一传统的艺术形式,也让曾面临消亡的记忆走入了百姓的日常生活当中。“现在在荣成当地,渔民号子有着广泛的群众基础,大家基本上都知道这样一种艺术形式,并且将其运用到了劳动等生活场景当中。”李永喜告诉记者,“如今在当地,大家在拔河等运动的时候会喊渔民号子,冬天除雪的时候也会喊。此外,渔民号子也延伸到了婚礼等文化产业当中,成为贴近大家生活的一部分。”


  在创新的基础上,如何用传统的形式向现代人展现渔民号子、真实再现渔民们喊出号子的场景也是李永喜近年来一直探索的方向。令人欣慰的是,跟随李永喜学习的人很多。除了此前定期到当地的小学和中学上课,下学期开学后李永喜还将带着渔民号子走入当地的大学课堂,让渔民号子的传承更加年轻化。


  与此同时,用渔民号子创作的广播体操也在进行实验演出,关于渔民号子的现代传承,李永喜始终在路上。“接下来我将用更多的方法传承,让更多的年轻人加入到研究和发展渔民号子的队伍中来,让这一古老的劳动模式焕发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