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眼界周刊 > 正文

“玩命”操作背后的培训乱象不容忽视

2019-7-25 11:15:55 来源:山东商报

       近年来,作为一种既特立独行又能标榜自我的旅游方式,“穷游”颇受许多年轻人特别是不爱走寻常路又囊中羞涩者的推崇。

 

  就在这个夏天,山西省朔州市朔城区一中老师兰会云因“带毕业生骑行1800公里”而走红网络。6月12日到6月28日,历经24次爆胎和17天的艰苦跋涉,途经五省,全程1800余公里,兰会云和11名高中毕业生从山西朔州骑行抵达上海。而这也并不是兰会云第一次带学生远距离骑行。三年前,他带的第一届学生高中毕业,兰会云就带着7名学生从朔州出发,骑自行车到满洲里。那次骑行历时21天,全长2600多公里,兰会云把它命名为“一路向北,野蛮生长”。

 

  对行程做出大致规划且始终将人身安全置至首位的“穷游”值得鼓励,但不切实际,一味追求刺激与挑战的“穷游”便有必要加以警惕。近日发生在云南昆明高速公路上的一幕,就着实令人们对部分“穷游”的安全性与可行性产生了质疑。据《北京青年报》、搜狐新闻等媒体报道,7月21日,云南省公安厅交通警察总队高速公路交巡警支队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当天,昆楚高速公路昆明西收费站突然出现一群熙熙攘攘少年,手举牌子,欲在高速公路搭乘车辆,秩序混乱,险象环生。

 

  据介绍,当日11时30分许,值班民警第一次通过监控设备看到了一群人从附近乡村公路上到高速路,并徒步至昆楚高速公路昆明西收费站外。现场民警告知这一行人,行人不允许徒步上高速路,存在很大的安全风险,并当即对其进行劝离,将之护送至高速路外的乡村公路。

 

  民警此后从该团队负责人处了解到,此次集结的40多人来自全国各地,通过网上报名教育机构所谓培训体验来到昆明,在每人缴纳500元费用后,开始了这一趟挑战生存的穷游之旅。

 

  而另据民警介绍,此次高速拦车穷游并非个例,每到假期,来自昆明当地或从外地赶来特意完成“高速生存体验”的年轻人会时有出现。仅在三天前,他们就刚刚劝离三位同样自称某教育机构学员来完成“体验生活”项目的年轻人。

 

  如此惊险场景一经曝出,各界声音纷纷替其中的青少年捏了一把汗,并就这般“玩命”的穷游展开讨论。《新京报》坦言,穷游是一种不同以往的行走方式,可以别出心裁乃至“挑战生存”,但绝不能罔顾风险与法规。为了穷游而穷游的高速拦车,不是穷游的正确打开方式。

 

  部分培训机构瞄准了穷游市场中的商机,对准了一些“旅行小白”想体验“穷游”又无从下手的痛点,适时推出了穷游体验班。从商业层面讲,推出这种体验项目本无可厚非。但问题是,项目内容和实践方式首先得合法合规,得以保障人身安全为前提。如新闻曝光的这样,涉事培训机构带着青少年用高速拦车方式的“挑战生存穷游”,显然极不妥当。

 

  穷游可以别出心裁玩“生存挑战”,但不能罔顾风险与法规。那些教人高速拦车体验穷游的培训班,不是在锻炼人,而分明是害人。

 

  与此同时,部分培训机构诸如组织青少年在高速公路上拦车穷游的“神操作”亦在提醒着相关部门对培训领域的监管不容松懈。

 

  正如红网评论文章所言,暑期培训是块很大的利益蛋糕,竞争也相当激烈,但却需要在监督下规范化操作。暑期培训班不需要在出了事故之后大规模整治,而是事先进行规范,进行监督,要及时取缔不合法不合规的“暑期培训”。没有什么比安全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