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体育新闻 > 正文

孙杨招惹谁了

2019-7-26 10:53:58 来源:山东商报

        2019年光州游泳世锦赛,孙杨以800米自由泳第六名的成绩,结束了自己全部个人项目的角逐。此前已有两枚金牌入账,既完成了赛前设定的目标,也为他在未来一年冲刺备战东京奥运会增添信心。不过,此次世锦赛,外国选手针对孙杨的非议也是层出不穷,有人不禁要问:“孙杨到底招惹了谁,引来这些无端指责和质疑。” 记者付瑞

 

孙杨在韩国举行的2019国际泳联世界游泳锦标赛男子自由泳比赛中。新华社发

 

  “霍顿们”无理取闹

 

  本届游泳世锦赛,孙杨再摘两枚金牌,他也成为世锦赛金牌总数(11枚)历史第二多的运动员,仅次于“飞鱼”菲尔普斯。不过,孙杨遭到的攻击,却成为世锦赛的一大焦点,随后引发了轩然大波。

 

  先是在400米自由泳比赛上夺冠之后,霍顿拒绝上领奖台和孙杨合影。而且他还鼓动季军不要上台和孙杨合影,不过季军意大利选手Detti拒绝了霍顿的无理取闹。之后,在200米自由泳决赛上,并列第三名的英国选手斯科特也效仿霍顿,拒绝和冠军孙杨合影。有意思的是,这位也鼓动同样获得第三名的俄罗斯选手马尔尤金效仿,这引得孙杨不满,对他怒吼。然后在赛后采访上,斯科特表示:“孙杨不尊重游泳这项运动,所有运动员都支持霍顿。”日前,82岁的澳洲泳坛名将道恩-弗雷泽也表示:“支持霍顿,孙杨不应该再参加游泳比赛。”

 

  “孙杨拒检”事件

 

  事实上,“霍顿们”轮番攻击孙杨,事实上导火索发生在去年的9月4日。国际反兴奋剂检查管理公司(IDTM公司,此公司是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找来提供服务的机构)的三名人员对孙杨进行赛外药检,孙杨方(团队以及保安人员等)在质疑对方资质之后拒检。

 

  之所以拒检,孙杨律师方在随后的声明中指出,IDTM的工作人员不仅无法提供其机构对此次检查的授权文件,而且血检官和尿检官也提供不出反兴奋剂检查官资格证明,血检官无法提供护士执业证,这是一次完全违规的操作。据了解,最后IDTM不但没成功采集血样和尿样,而且还和孙杨团队发生了非常大的冲突,所以本来这事情应该在晚上22点到23点完成,结果一直折腾到第二天凌晨。中间孙杨一方还打破了装血样的容器,把血样取出送到了孙杨队医那里。最终,这次针对孙杨的药检未能完成。

 

  之后,国际泳联(FINA)在调查后裁定孙杨在此过程中“无过错”,但是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对此并不买账和认同。于是今年3月,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就“孙杨拒检”一事,向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提起上诉。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将会在9月的某个时候举行听证会,因为听证会9月才举行,而光州游泳世锦赛是7月开赛,部分国外选手认为孙杨在“拒检”一事未决的前提下没有参赛权,这才有了他们对孙杨一系列的言论和举动。

 

  9月裁决回击质疑

 

  澳大利亚主流媒体《澳大利亚人报》25日头版刊登了对孙杨外教丹尼斯的采访。这位被该报描述为“澳大利亚国家游泳队30年导师”的名教头表示,他为孙杨遭遇非议感到难过。在他看来,中国的世界冠军孙杨和他带过的其他爱徒——比如澳洲泳坛传奇哈克特,一样伟大和干净。

 

  报道称,一些澳大利亚选手认为孙杨不应参加本次世锦赛,但资深的体育界律师托尼-诺兰在读了国际泳联59页的裁决书后说,他觉得没有任何理由让孙杨禁赛。“此前已举行过一个法庭的听证会,他已经赢了。现在有待上诉,他仍然有机会获胜。为什么他的生涯要被暂停呢,特别是以前从来没有这种要求。”诺兰说。

 

  丹尼斯指出,孙杨的批评者忽略了关键事实——没有任何反兴奋剂法庭认为孙杨故意服用违禁药物、在CAS的审理结果出炉之前,国际泳联认为他在这件事上没有任何需要回应的。丹尼斯透露,本次世锦赛前,他陪孙杨进行了3个月的高强度集训。他认为,这么多年来,孙杨一直非常自律和专注。每周除了吃一次冰淇淋外,他在训练和备战的饮食上都非常自律。

 

  据悉,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对国际泳联的裁决表示质疑,已要求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举行听证会重新受理此事。对孙杨来说,现在需要做的就是等待,等待9月份国际体育仲裁法庭的判决,用自身的清白回击那些质疑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