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周天下 > 正文

杀人魔大脑 与常人不同?

2019-7-28 11:23:59 来源:山东商报

       近期,美国神经学方面的科学家们对800多名囚犯的大脑进行了扫描研究,他们发现这些样本中谋杀犯的大脑灰质表现异常,比其他类型罪犯的灰质要少一些。而在负责情绪处理、行为控制和社会认知相关的大脑区域里,这种灰质的减少现象则尤为明显。这首次表明,这种独特的异常或许能将杀人犯与其他人区分开来。但是科学家们坦言,这项研究还无法确定“脑部灰质减少和杀人”之间存在必然的因果关系。


  凶杀案对受害者对整个社会造成的危害程度不言而喻,但是那些杀人狂魔为何会如此残忍,长久以来,人们一直在努力弄懂真相。为了寻求答案,有不少科学家试图从神经科学方面另辟新径,所以本次的新发现让大家距离“杀人犯没有同情心,没有道德感”的生理原因又更近了一步。记者 潘愈


  
  脑灰质的明显差异



  在医学研究里,大脑灰质又被称大脑皮层、大脑皮质,大脑灰质是神经元细胞体密集的部位,通常色泽灰暗,而平均厚度仅为2至3毫米。大脑灰质主要分为脊髓灰质、脑干灰质、大脑皮层灰质三个区域。


  通常意义下,大脑灰质是我们人类各种信息的集中处理中心,能对外界的各种刺激适时做出反应。


  在对超过800多名被监禁的男性进行脑部扫描之后,近日,一项最新研究发现,与其他犯罪者相比,那些杀人犯或者杀人未遂者大脑中的灰质有所降低。而这些灰质的减少在与情绪处理、行为控制和社会认知相关的大脑区域里尤为明显。


  这项新研究的相关论文已经在著名脑科学期刊《大脑成像与行为》(Brain Imaging and Behavior)上进行了刊登。


  该研究论文开头介绍道,凶杀案是一个重大的社会问题,每年造成数十亿美元的经济损失,对受害者和社会造成无法估量的情感影响。尽管负担很重,我们却对杀人者的神经科学知之甚少。“在这里,我们研究了实施凶杀的203个监禁成年男性与其他非凶杀罪犯共605人的大脑灰质差异。与其他暴力和非暴力犯罪者相比,凶杀犯罪者大脑中对行为控制和社会认知至关重要的灰质减少了。”


  这首次表明,大脑中这种独特的异常可能会将杀人罪犯与其他严重暴力罪犯和非暴力反社会人士区分开来。“更多的灰质意味着有更多的细胞、神经元和胶质细胞。”主导这项研究的美国芝加哥大学著名的心理学和精神病学教授吉恩·德塞特(Jean Decety)表示,他们注意到杀人犯大脑眶额皮质和前颞叶与普通人相比有着明显的不同之处。


  德塞特补充说,“在这里(灰质)就是你需要进行计算的地方,以便处理各种负责的信息,不管是你用来对他人产生同情心的情感信息,还是你用来控制自我行为、抑制暴力倾向的各种信息。”



  情感控制的关键点



  美国芝加哥大学官网中介绍称,作为道德推理和社会决策认知神经科学的先驱学者,德塞特的研究主要集中在精神病和儿童道德的发展上。此次这项创新性的研究成果,则是德塞特与新墨西哥大学著名的神经科学家肯特·基尔(Kent Kiehl)长期合作的结果,而基尔一直长期帮非营利性的心智研究网络做指导工作。


  “这项研究收集了两个州8所监狱10多年来的数据。”基尔表示,“我们很幸运地向世界提供了一批最大样品,其研究结果当然是非常有价值的、不可比拟的。”


  在对关押在新墨西哥州和威斯康星州的男性囚犯大脑进行了结构核磁共振扫描之后,再加上之前科学家们所做的相关研究结果,研究人员才得出了现在这样的结论。


  该项实验的参与者们共有808名在押罪犯。这些罪犯被分成了三组——第一组是203名已经被定罪或自己认罪或自述有谋杀倾向的人;第二组是475名犯有严重殴打、袭击、武装抢劫或其他暴力犯罪的人; 第三组则是130名参与非暴力或轻度暴力犯罪的人。


  同时,研究人员将那些被定罪为同谋的人,以及那些犯罪档案或法庭记录显示极有可能意外死亡的人排除在杀人组之外。


  尽管之前一些神经影像学方面的研究也对杀人犯的大脑进行了一系列的针对性很强的检查,但是利用如此庞大的样本进行研究,这还是头一次。值得注意的是,该研究在进行中,及时对精神病等因素进行了有效的控制,将那些患有脑损伤或精神分裂症等精神疾病患者排除在外。



  提前干预谋杀倾向?



  该项研究得到了美国国家心理健康研究所、麦克阿瑟基金会法律和神经科学项目的大力资助。


  除了德塞特和基尔之外,该项研究的其他参与者还包括该论文的第一作者、新墨西哥大学博士后学者阿什利·萨约斯-特纳(Ashly Sajous-Turner),以及威斯康星大学的迈克尔·柯尼希斯(Michael Koenigs)。


  然而,这些权威学者们指出,实验的结果虽然很明显,但是他们并没有从中得到足够的证据来证明灰质减少和发生谋杀行为之间存在必然的因果关系。


  目前,德塞特和基尔正在对一大批“超高风险男性”样本进行追踪研究,这些男性都在20多岁,他们的共同点是性格不稳定,极易冲动。因此,德塞特和基尔对这批样本的研究意义重大。他们希望从中能够得到有用的信息数据,以便确定大脑区域是否真的能预测那些潜在杀手还未付之行动的谋杀行为。


  对此,这些研究人员十分乐观,他们一直认为,这项研究将有助于最终确定这两者之间是否真的存在因果关系。


  不管真相如何,这种尝试都是人类医学研究中的重大突破,如果真的能确定有关联,那么未来人类在预防或者降低谋杀这种恶性犯罪上会有一番出人意料的大作为,那么我们的安全指数将直线上升,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