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非捕不可 震鲸世界

2019-7-2 11:16:13 来源:据新华社、央视、《科技日报》等报道

        6月30日日本正式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IWC)。


  7月1日,由“日新丸”号等3艘船组成的捕鲸船队从日本山口县下关市的太平洋沿岸正式出航,开展近海捕捞,准备捕杀小须鲸、大须鲸和布氏鲸,而北海道钏路市也将有5艘捕鲸船只出航,准备在近海捕杀小须鲸。


  这是时隔31年后日本恢复商业捕鲸,日本共同社在报道中曾经指出,二战后日本没有退出国际组织的先例,此次日本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实属罕见,重新开始商业捕鲸也将招致反捕鲸国家和环境保护团体的更多批评。

 

 

7月1日,在日本北海道钏路市的港口,工人准备卸载一头小须鲸。新华社发



  宁可退群也要捕


  就在商业捕鲸船出港前,日本农林水产省宣布称,捕捞主要针对三种鲸鱼,下半年日本捕鲸头数为227头,并称捕捞量为“100年也不使鲸鱼枯竭的头数”。此前日本方面曾表示捕捞范围限于日本领海和专属经济区,并停止在南极和太平洋北部用于科学目的的捕鲸活动。


  据了解,国际捕鲸委员会于1948年成立,日本于1951年加入。1986年,该组织通过《全球禁止捕鲸公约》,禁止缔约国从事商业捕鲸。日本一直要求恢复商业捕鲸,没有成功。


  在IWC决定暂停商业捕鲸后,作为传统的捕鲸大国,日本自1988年后也停止了商业捕鲸,转而以“科学研究”为名在西北太平洋、南极附近海域等从事所谓“调查捕鲸”。反捕鲸人士指认日本打着“科研”幌子商业捕鲸。。同时在一部分沿海地区还残存小规模捕鲸,捕捉对象是没有列入IWC管辖范围的小型鲸。


  2018年9月,日本在IWC年度会议上提议重启商业捕鲸,但遭到大会否决。目前,国际捕鲸委员会的成员国中,有半数以上反对商业捕鲸,日本若想重启商业捕鲸活动则必须获得3/4成员国的认可。考虑到获得批准的门槛之高,12月,日本政府宣布将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今年6月30日是正式退出的日子,包括澳大利亚、新西兰在内的一些国家提出批评。


  有分析认为,日本选择“退群”,或意味着血腥的捕鲸场面将大规模重演。更讽刺的是,正在中国国内热映的日本电影《千与千寻》,影片表达了宫崎骏先生对于环保的态度:人类破坏环境,必被反噬。而日本政府的此番决定可谓“顶风作案”,与影片精神背道而驰。



  捕鲸理由都是借口


  作为最大的捕鲸国,日本拼命捍卫捕鲸权的最大的理由是,捕鲸鱼、吃鲸肉是日本的传统文化,最早可以追溯到4000年前的绳文时代,是一种值得保护的文化遗产。


  但这不是全部的真相。海洋学家马克(Thilo Maack )表示,在古代,日本人吃鲸鱼仅停留在极少数的上层人士里,并未普及到民众中,因此根本谈不上是一种饮食传统。而且,远赴南极海的捕鲸行为是近几十年才开始的,没有古老历史依据。


  一些科学家推断,鲸鱼处于海洋食物链的较高层,体内积聚较多重金属之类有害物质,实际对人体健康、尤其儿童的健康构成威胁。


  日本官方数据显示,国内鲸肉年消费量从20世纪60年代大约20万吨降至近年大约5000吨;鲸肉2016年仅占全国肉类消费0.1%。


  日方的另一个理由是,经过一定时间的恢复,一些鲸鱼的数量得到了上升,已经不算濒危动物,将其捕杀并不会影响生态环境。


  但实际情况是,虽然很多捕鲸活动已经停止,但随着海洋生态环境的恶化和人类活动的影响,以及鲸类较长的生长周期,鲸鱼数量的恢复非常缓慢。如蓝鲸,大须鲸,长须鲸等鲸类,即使经过了几十年的严格保护,仍然未能脱离濒危状态。


  更令人无法放心的是,据《卫报》报道,在2018南冰洋年度夏猎期间,日本只出动了两艘捕鲸船,就捕杀了333头小须鲸,其中122头为怀孕母鲸,另有114头为幼鲸。如果按照这种速度,人类的捕杀很容易令已经脱离濒危的鲸类再度濒危。


  除了文化和环境层面的理由,支持捕鲸的人士还持有一种奇特的逻辑,即捕鲸可以保护水产资源。据新华社、央视、《科技日报》等报道



  延伸

  利益错综复杂,国际批评不断


  首先,禁止捕鲸可能导致的失业问题。据悉,捕鲸产业涉及大约10万日本人的生计。捕鲸活动一旦被取缔,势必造成失业、公司倒闭、财政收入减少等地方危机。


  不过,数据显示,捕鲸其实能带来的经济效益并不高。虽然日本人曾在“二战”后因缺粮而大规模食用鲸肉,但在当代日本,这种需求和市场早已大大萎缩。据日本《朝日新闻》统计,在当代日本国民中有超过一半的人没有吃过鲸肉,约三分之一的人永远也不准备吃。


  因此,经济因素并不是重启商业捕鲸的主因。对于一些日本民众而言,文化上的自尊显得更为重要。


  日本新华侨报网曾刊文称,在日本国内一些人看来,欧美国家批判日本捕鲸是将自身的文化观念强加于日本。是否向“反捕鲸势力”低头,已经被他们上升到“日本传统文化是否应该向西方妥协”的高度。


  作为一个极度依赖海洋资源的岛国,在日本看来,一旦离开捕鲸业,日本的渔业政策和未来就得不到保障,捕鲸更像是一场权力斗争。


  不仅如此,据英国广播公司报道,日本学者佐久间顺子指出,日本难以停止捕鲸,很大程度上还与政治有关。


  报道称,日本捕鲸是由政府运作的,是庞大的官僚结构,有研究预算、年度计划、职业晋升、养老保险。另外,从事农林渔牧的民众是日本执政党自民党的重要票仓,执政党当然要维护其利益。


  虽然此次日本正式“退群”的决定早已在外界意料之中,但还是招致了国际社会强烈谴责。


  据俄罗斯卫星网6月30日报道,多年以来,日本打着“科研捕鲸”的幌子,不顾国际社会反对,持续在南极海域及西北太平洋捕鲸。


  日本放送协会(NHK)网站6月30日报道称,动物保护组织的相关成员6月29日在伦敦举行抗议游行,反对日本重启商业捕鲸。此次抗议活动的组织者在接受NHK采访时称,“鲸肉的需求并不高,日本为何要重启商业捕鲸?我很难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