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文娱新闻 > 正文

留下深情告白,他走了

2019-7-2 11:37:45 来源:山东商报

          6月30日,山东著名散文家刘烨园因病去世,享年66岁。刘烨园是国内久负盛名的散文作家,个性独立,思想深邃,文笔冷峻,受到众多读者喜爱。记者 朱德蒙

 

刘烨园生前参加座谈会的场景(资料片)
 
刘烨园的一部散文集(资料片)


  在自己的命运里完成自己

  刘烨园,中国当代著名散文家。山东滕州人,1954年生于广西柳州。曾下乡插队,做过工人、中学教师、记者、编辑,中国作协会员、山东省作家协会理事、山东散文学会副会长。著有散文随笔集《忆简》《途中的根》《栈——冬的片断》《领地》《中年的地址》《精神收藏》《旧课本》等。

  刘烨园一生勤奋,笔耕不辍,尽管疾病缠身,身卧病榻,依然没有忘记心爱的读者。6月8日,他亲自口述,由夫人记录,写下自己对这个世界以及读者的最后告白:“朋友们,我累了。灵魂告诉我,我将在一处听得见水声的山道拐弯处,靠在一棵倒塌的百年枯树根部,躺下,休憩——仅此而已,与死亡无关,与所谓的仪式们无关。我庆幸在水声中,还能闻到在久远青春的柴寮土灶里,续着湿涩的思想、劈柴的烟味儿。我的夜空正在渐渐龟裂开来——青春没有离我而去,激情犹在,我只是累了。我感谢你们让我相遇、相识、相认,感谢你们没有嫌弃,让我这个弱点满身的同伴拖拉在队伍的最后,感受着你们思想和艺术的清寂和纯粹,负疚地相随相伴了这么久。”

  “如今要各自独自上路了,西出阳关,不必有故人,为何要有故人?为何要因无故人而伤感?人的自我哪儿去了? 没有故人不是境界更辽阔、胸怀更自由、孤独得更豪迈、前路更无限吗?因为你属于你自己。我感谢巴乌托夫斯基,年轻时在他的著作里我读到这样的细节,在古老、荒凉的海滩,在月光与海水的光影里,立着一块斑驳的石碑,上面刻着:纪念那些未能从海上归来的人们。这个句子凝聚着多么复杂的深远思绪,蕴含着命运与时间、苍凉与终极、风暴与搏斗、悲壮与微笑等等鲜活的场景,信使死了,信息长存。有些句子是能够复活一切的,有些句子应有尽有。我还是喜欢以原始的书信来交流,因为字迹里有神态,有温度,有情怀,有真实的心跳,真好。朋友们。祝你们在自己的命运里完成自己。”


  散文界痛失一位优秀作家

  有专家评价,刘烨园的散文激情、充满血性和创造、涌动着灵魂、精神、思想的潮水,满是刘烨园的自省,他的散文表现出了他自己的灵魂和肉体的炼狱之痛,这是些爱和恨、热与冷的文字,是“生命精神性的散文”,“是博大的、深刻的、升华的、理性的、人的(人类的)、形而上的”作品。“一个缭乱心浮的时代,委实难以静观定判什么就该失传,什么是不该失传的。挽歌也罢,提醒也罢,一家之怀。只是在人性里情感里为美的、动人的事物在如玛雅文明残酷毁灭一样绝迹而忧虑罢了。”刘烨园曾说。

  昨日,著名散文家,山东省散文学会会长丁建元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刘烨园是我的师兄,我非常尊重他。上世纪80年代,我们都是在散文界比较活跃的作家,后来因工作关系,我没再进行文学创作,刘烨园则一直在省作协编刊物(《山东文学》)搞创作。他在散文界,是一位了不起的作家,他对文学的那种真诚的态度,那种严苛、严格和严谨,我认为很少有人能做到。他的每一篇文章,我都会认真阅读。昨日,我看到他临终前的那封信,感慨良多,一整晚都没睡好,我因为近日身在外地,无法参加他的追悼会,深感遗憾。他就是这样一个纯净的人,一个爱憎分明的人。他的去世,令人可惜,他散文创作的才华才刚刚开始,应该写到80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