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领读 > 正文

从文学“高原”到文学“高峰”

2019-8-17 11:06:00 来源:山东商报

      从1982年到2019年,37年间,茅盾文学奖评选出众多重磅文学作品。第十届茅盾文学奖揭晓,《人世间》《牵风记》等5部作品获奖,这些作品代表了当下中国文坛的最高水平,被业内评价为“具有很强的现实主义风格,书写对象囊括古今,既有民间小人物的喜怒哀乐,也有知识分子在象牙塔内外的众生相。”15-16版撰文记者 朱德蒙



  《人世间》:记录50年中国百姓生活史
  中国青年出版社,2017年11月


  
  梁晓声,原名梁绍生,祖籍山东荣成,1949年生于哈尔滨市,当代著名作家、学者。现任北京语言大学人文学院资深教授,全国政协委员,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

  梁晓声是极具辨识度和影响力的知青文学代表作家,也是当代中国文学的核心作家。从20世纪80年代初《今夜有暴风雪》《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等中短篇小说,到《雪城》《返城年代》《年轮》《知青》等长篇小说及非虚构写作,再到《人世间》(三卷本),梁晓声的创作贯穿了改革开放四十年。他高扬理想主义和人道情怀的文学创作,留下了一代人的成长足迹和国家记忆,成为当之无愧的当代中国文学经典,多部作品被译介到海外。


  《人世间》(三卷本)是作家梁晓声最新创作的长篇小说,全书115万字,历经数年创作完成。作品以北方省会城市一位周姓平民子弟的生活轨迹为线索,刻画了十多位平民子弟跌宕起伏的人生,从20世纪70年代写到改革开放后的今天,多角度、多方位、多层次地描写了中国社会的巨大变迁和百姓生活的跌宕起伏,艺术而雄辩地展现了平民百姓向往美好生活的人生努力和社会发展的历史进步,堪称一部“五十年中国百姓生活史”。


  我有一个心愿:写一部反映城市平民子弟生活的有年代感的作品。我一直感到准备不足。到了六十七八岁,我觉得可以动笔,也必须动笔了。我想将从前的事讲给年轻人听,让他们知道从前的中国是什么样子,对他们将来的人生有所帮助。——梁晓声

 


  
  《牵风记》:以“国风”式书写战地浪漫故事
  人民文学出版社,2018年12月


  
  徐怀中,1945年参加八路军,曾任昆明军区宣传部副部长、文化部副部长,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主任,解放军总政治部文化部部长;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作协副主席,全国文联委员。著有长篇小说《我们播种爱情》,中篇小说《地上的长虹》,电影文学剧本《无情的情人》,中短篇小说集《没有翅膀的天使》《徐怀中小说选》《徐怀中代表作》,长篇纪实文学《底色》等。《西线轶事》获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底色》获鲁迅文学奖。


  《牵风记》是九旬高龄的徐怀中,以“国风”式的书写,再续50余年前未竟之作。小说以1947年晋冀鲁豫千里挺进大别山为历史背景,讲述了三个人物和一匹马的故事。徐怀中曾是挺进大别山行动的参与者,小说中每个人、每个故事,特别是细节,都有很强的历史真实性。从小说中可以读到关于战争史、战略战术、兵法兵器等方面的知识,体会到作者丰厚的军事学养。当然,引起人们阅读愉悦的不仅是《牵风记》的内容,还有其优美、鲜活、诗一般的语言。这部小说的问世,对今后军旅文学的创作同样产生深远的影响。


  戎马生涯,笔耕不辍。在《牵风记》中,徐怀中以对文学创作终身不竭的激情和追求,实现了他矢志不渝的写作追求:“尽最大力量去完成精彩的一击。”


  我写的是一部具有严肃宏大叙事背景的“国风”式的战地浪漫故事。——徐怀中



  新闻背景
  第十届茅盾文学奖揭晓


  
  8月16日,第十届茅盾文学奖在北京揭晓。评奖委员会经过第6轮投票,最终《人世间》(梁晓声)、《牵风记》(徐怀中)、《北上》(徐则臣)、《主角》(陈彦)、《应物兄》(李洱)5部长篇小说获奖。


  茅盾文学奖,由中国作家协会主办,每4年评选一次,是中国具有最高荣誉的文学奖项之一。


  第十届茅盾文学奖于2019年3月15日启动,评奖范围为2015年至2018年间在大陆地区首次出版的长篇小说,共有234部作品经推荐参评。中国作家协会书记处聘请了来自全国各地的62位作家、评论家和文学组织工作者组成评奖委员会。评委们对作品进行了认真阅读、深入讨论,于8月12日进行第5轮投票产生了10部提名作品并进行公示。8月16日,评奖们又经过第6轮投票,最终产生5部获奖作品并公布,分别是梁晓声的《人世间》、徐怀中的《牵风记》、徐则臣的《北上》、陈彦的《主角》、李洱的《应物兄》。

  茅奖获奖作品公布后,中国文联主席、中国作协主席、第十届茅盾文学奖评奖委员会主任铁凝表示,茅盾文学奖历来体现中国当代长篇小说的创作高度,体现导向性和权威性。各位评委充分认识到茅盾文学奖作为国家级文学大奖的庄严价值,着眼于中国文学发展的大局,从尊重文学、尊重作家的劳动成果出发,坚持社会责任和艺术良知,认真务实、一丝不苟地履行职责,最终选出了5部体现4年来长篇小说创作卓越成就的作品。中国作协党组成员、副主席、书记处书记、第十届茅盾文学奖评奖委员会副主任李敬泽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同样表示,本届评奖的范围是2015年至2018年,参评及获奖作品正体现了中国文学界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深入生活,潜心创作,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从“高原”迈向“高峰”的努力和成就,因此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此外,目前正值2019年上海书展期间。记者获悉,随着茅奖公布,《人世间》《牵风记》等获奖作品吸引了众多读者前来围观。出版社同样加紧赶印,满足读者购书需求。如有《牵风记》《应物兄》两部作品获奖的人民文学出版社,“两种书今天都加印了10万册。”出版方表示。


  据悉,第十届茅盾文学奖颁奖典礼将于10月中旬在北京举行。

 

  《北上》:书写百年来大运河的精神图谱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2018年12月


  
  申遗成功是一个不容再回避的契机:是“唤醒”大运河的时候了。我们都找到了“文化”这把钥匙。只是我在一己天马行空地虚构,沿河的建设者们却要步步为营地落实与践行。——徐则臣


  徐则臣,1978年生于江苏东海,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现为《人民文学》副主编。著有《耶路撒冷》《王城如海》《跑步穿过中关村》《青云谷童话》等。曾获庄重文文学奖、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小说家奖、冯牧文学奖,被《南方人物周刊》评为“2015年度中国青年领袖”。《如果大雪封门》获第六届鲁迅文学奖短篇小说奖,同名短篇小说集获“2016中国好书”奖。长篇小说《耶路撒冷》被香港《亚洲周刊》评为“2014年度十大中文小说”,获第五届老舍文学奖、第六届香港“红楼梦奖”决审团奖。部分作品被翻译成德、英、日、韩、意、蒙、荷、俄、阿、西等十余种语言。


  《北上》是徐则臣潜心4年创作完成的长篇新作。小说阔大开展,气韵沉雄,以历史与当下两条线索,讲述了发生在京杭大运河之上几个家族之间的百年“秘史”。“北”是地理之北,亦是文脉、精神之北。大水汤汤,溯流北上,本书力图跨越运河的历史时空,探究普通国人与中国的关系、知识分子与中国的关系、中国与世界的关系,探讨大运河对于中国政治、经济、地理、文化以及世道人心变迁的重要影响,书写出一百年来大运河的精神图谱和一个民族的旧邦新命。



  《主角》:动人心魄的命运之书
  
  作家出版社,2018年1月


  
  主角是何等稀有、短缺的资源,是甚等闪亮、耀眼的利诱,岂容一人独占、独享、独霸乎?因而,围绕主角的塑造、争夺、捧杀,便成为永无休止的舞台以外的故事。——陈彦


  陈彦,1963年生于陕西镇安。一级编剧。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创作《迟开的玫瑰》《大树西迁》《西京故事》等戏剧作品数十部,三次获“曹禺戏剧文学奖”“文华编剧奖”,作品三度入选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十大精品剧目”。曾创作32集电视剧《大树小树》,获“飞天奖”。著有长篇小说《西京故事》《装台》,其中《装台》被中国小说学会评为“2015小说排行榜”长篇小说榜首,“2015中国好书”,2017年获首届“吴承恩长篇小说奖”。出版有《陈彦剧作选》《陈彦词作选》《陈彦西京三部曲》,散文集《必须抵达》《边走边看》《坚挺的表达》《说秦腔》等著作。


  《主角》是一部动人心魄的命运之书。作者以扎实细腻的笔触,尽态极妍地叙述了秦腔名伶忆秦娥近半个世纪人生的兴衰际遇、起起浮浮,及其与秦腔及大历史的起起落落之间的复杂关联。其间各色人等于转型时代的命运遭际无不穷形尽相、跃然纸上,既发人深省,亦教人叹惋。丰富复杂的故事情节,鲜活生动的人物群像,方言口语的巧妙运用,体现出作者对生活的熟稔和叙事的精准与老到。在诗与戏、虚与实、事与情、喧扰与寂寞、欢乐与痛苦、尖锐与幽默、世俗与崇高的参差错落中,熔铸照亮吾土吾民文化精神和生命境界的“大说”。



  《应物兄》:一代作家知识主体与技术手段的超越
  
  人民文学出版社,2018年12月


  
  我有时候想,这部书大概永远完成不了。我甚至想过,是否就此经历写一部小说,题目就叫《我为什么写不完一部小说》。也有的时候,我会这样安慰自己,完不成也挺好:它只在我这儿成长,只属于我本人,这仿佛也是一件美妙的事。——李洱


  李洱,中国先锋文学之后最重要的代表性作家。1966年生于河南济源,1987年毕业于上海华东师范大学。曾在高校任教多年,后为河南省专业作家,现任职于中国现代文学馆。著有长篇小说《花腔》《石榴树上结樱桃》等,出版有《李洱作品集》(八卷)。《花腔》2003年入围第六届茅盾文学奖,2010年被评为“新时期文学三十年”(1979—2009)中国十佳长篇小说。主要作品被译为英语、德语、法语、西班牙语、意大利语、韩语等在海外出版。


  《应物兄》是李洱最新长篇小说,获2018《收获》文学排行榜长篇小说第一名。事实上,一部《应物兄》,李洱整整写了13年。李洱借鉴经史子集的叙述方式,记叙了形形色色的当代人,尤其是知识者的言谈和举止。该书的出现也标志着一代作家知识主体与技术手段的超越。李洱启动了对历史和知识的合理想象,并将之妥帖地落实到每个叙事环节。于是那么多的人物、知识、言谈、细节,都化为一个纷纭变幻的时代的形象,令人难以忘怀。小说最终构成了一幅浩瀚的时代星图,日月之行出于其中,星汉灿烂出于其里。我们每个人,都会在本书中发现自己。



  链接


  
  除了获奖作品,《北鸢》(葛亮)、《寻找张展》(孙惠芬)、《刻骨铭心》(叶兆言)、《捎话》(刘亮程)、《敦煌本纪》(叶舟)5部同时入围的提名作品,同样引发文学爱好者和文学界关注。



  《北鸢》



  《北鸢》是作家葛亮书写近现代历史、家国兴衰“中国三部曲”的第二部,历时7年,是继上一部《朱雀》之后的最新作品。葛亮首次追溯祖辈身世,叙写家族故事。历史跨度由上世纪二十年代至四十年代末。绝美工笔,再现民国“清明上河图”。睽违已久的大时代,自由、智性、不拘一格。


  民国时代风云激荡,当下也不乏书写大事件的历史小说,但葛亮以家族故事为引,写军阀、名人、知识分子、普通人的日常生活,令读者感受到了无常时代下“常情”的分量。


  历史太复杂,我希望能从大的格局感之下去观照入微。纵横捭阖是一种写法,一叶知秋也是一种写法,归根结底,这种历史元素在日常精微之处的积累,是很动人的。旧时风物,水滴石穿,久了,必然对历史有造就之功。——葛亮



  《寻找张展》



  作家孙惠芬的长篇小说《寻找张展》中,不仅是一个父亲的迷失与沉沦,一个母亲的寻觅与反思,也是一个儿子的倾诉与救赎。青春叛逆、代际冲突、自由意志、临终关怀、自我寻找、灵魂救赎、艺术的价值、官场中人性的迷茫……一个值得多角度、多层次阅读的文本,一部可引发一场认知与思悟“爆破”的大书。


  没有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却有包罗万象的优秀作品,《寻找张展》便是其中之一。它是以文学形式揭示人性、自由、艺术、尊重、成长、亲子关系等奥秘的父母必读书。


  感谢张展,感谢他引我爬上一个精神高地,那里虽然空气稀薄,但他让我看到了平素看不到的人生风景。——孙惠芬



  《刻骨铭心》



  去年4月,作家叶兆言推出最新长篇小说《刻骨铭心》。该书也是继《夜泊秦淮》25年之后,新历史小说扛鼎之作。是一部以男人们为主角的正气之作,群像小说,书写男人家国情怀,兄弟情谊,描摹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南京风云变幻,裂变时代的痛与爱。比《夜泊秦淮》更大气阳刚、正气磅礴。


  读毕《刻骨铭心》,你会感觉到,个体在大时代背景下小人物的青春、热血,得意、失意,爱情、兄弟情,痛苦、悲伤,终究落在纸页上,化为清泪。


  我喜欢写,一直沉溺在写作中。我只要正常写作,吃饭也香,睡眠也好,所有生活都是正常的,我的命运好象注定要写作。——叶兆言



  《捎话》



  《捎话》是作家刘亮程的长篇小说,它是一部孤悬于现实之外的寓言,书写了战争和改宗给人带来的身体和精神的分裂。故事情节奇诡荒诞,比如驴的世界中驴能看见鬼魂,战争中人首异处却能展开对话,小说的最后捎话人库终于听懂驴叫,并在死后再度转世成为人驴间的捎话者等等,但无论多么天马行空的表达,立足的还是人在现实中遭遇的各种问题。


  能言不可言之言,是作家刘亮程最为突出的创作风格。


  一个好故事里必定隐藏着另一个故事,故事偷运故事,被隐藏的故事才是最后要讲出来的。用千言万语,捎那不能说出的一句。小说家也是捎话人,小说也是捎话艺术。——刘亮程



  《敦煌本纪》



  敦煌,是作家叶舟多年来的写作母题。从19岁写下第一首关于敦煌的诗开始,叶舟陆续写出《大敦煌》《敦煌诗经》《蓝色的敦煌》《敦煌卷轴》《敦煌短歌》等篇章。《敦煌本纪》是其首部长篇小说,如果说小说是一种“发明”的话,叶舟用109万言的皇皇巨著发明了一座全新而劲拔的敦煌。


  我想另辟蹊径,去探究敦煌土地上的父老百姓是如何生息的,她的来路与归途,她的今生与前世,这才是我需要用作品来解决的。幸运的是,如今我兑现了当初的诺言,又一次将自己的心血之作奉献给了圣地敦煌。——叶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