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山东新闻 > 正文

新婚三天上战场 妻子找了他一辈子

2019-8-19 10:10:14 来源:山东商报

        在1947年12月的中共中央会议上,毛泽东指出:“军事方面,蒋介石转入防御,我们转入进攻。以前讲反攻,不完全妥当,以后都讲进攻。” 毛泽东所说的“第一次转入进攻”,指的是刘伯承、邓小平率领晋冀鲁豫野战军主力挥戈中原,把战争引向国民党统治区的战略行动。而这个伟大战略行动的“号角”,就是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的揭幕战——鲁西南战役。


        在这场战役中,有很多可歌可泣的英雄故事,原三纵七旅19团3营营长南峰岚与刚新婚三天的妻子告别投入到这场战役中,英勇牺牲,妻子等了他50年,而最终在鲁西南战役纪念馆见到了丈夫的画像。文/图 记者 宗兆洋

 

在羊山战斗的旧址上建起了鲁西南战役纪念馆
 

 
       老兵赵鸿堂今年96岁,14岁参军,打了七年的抗日战争和三年的解放战争,奖章和右腿上的枪伤是最好的证明。当他谈到1947年的鲁西南战役时,老人的脸上充满了悲壮与自豪。在战役最惨烈的羊山战斗中,赵鸿堂被散弹射中右腿,此后一直重伤残疾。回忆起当年的战斗情景,老人依然用铿锵有力的声音告诉记者:“我们打赢了!”记者 宗兆洋 摄

 

        吹响进攻的号角


        蒋介石发动全面内战不到一年,其对解放区的全面攻势屡遭挫败难以为继,于是调整战略,将“全面进攻”改为“重点进攻”,从1947年3月起,集中兵力瞄准陕北和山东两个解放区展开所谓“双矛攻势”。中共中央军委、毛泽东决定以刘邓大军主力向敌人脆弱的哑铃“握把”——中原地区出击,“把战争引向更远的敌后”。


        在1947年6月底,在作了周密的战前准备和动员之后,6月26日,刘伯承、邓小平下达了鲁西南战役作战命令,一场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大战已经箭在弦上。1947年6月30日夜,在从阳谷县张秋镇到鄄城县临濮集150公里长的八个地段上,刘邓大军12万将士向敌“黄河防线”发起突击,发起了鲁西南战役。


        自1947年6月30日至7月28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晋冀鲁豫野战军主力南渡黄河,出击外线,在山东省西南部地区对国民党军进行了进攻作战。国民党军虽然调集了18万兵力,并派飞机轮番助战,但终未能挽救其失败。刘邓大军经28天连续作战,以1.3万人的伤亡代价,歼灭国民党军四个整编师部、9个半旅,共5.6万余人。打乱了国民党军的战略部署,揭开了解放战争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的序幕。刘邓大军经过短暂休整,开始了千里跃进大别山的壮举。


        鲁西南战役的胜利,为人民解放军挺进中原,跃进大别山,把战争引向国民党统治区开辟了道路,揭开了中国人民解放军从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的序幕,使中国人民革命战争从此开始了一个伟大转折,为夺取全国胜利创造了有利条件。

 

 

       鲁西南战役纪念馆陈列着一幅画像,展现的是一位战士携带着炸药包冲锋的画面,他就是战斗英雄南峰岚。1996年10月,一名孤单的老太太在这幅画像前站了许久,经过馆内工作人员询问得知,她就是南峰岚新婚三天就离别的妻子。南峰岚在羊山战斗中光荣牺牲,老人陆陆续续找了近50年,终于在金乡羊山找到了早已牺牲的丈夫。记者 宗兆洋 摄

 

        侦察排长的“歪把子”机枪


        老兵赵鸿堂今年96岁,十四岁参军,打了十年仗,打了七年的抗日战争和三年的解放战争。右腿上的枪伤和奖章是最好的证明,用他的话讲,“先打走了日本鬼子,然后再打跑了蒋介石”,当他谈到1947年的鲁西南战争时,老人的脸上充满了悲壮与自豪。


        1947年6月30日夜,在从阳谷县张秋镇到鄄城县临濮集150公里长的黄河河面上,刘邓大军12万将士从8个渡口向“黄河防线”发起突击,在强渡黄河一周前,作为晋冀鲁豫野战军第一纵队侦察排排长的赵鸿堂就带领着三十多名战友提前从阳谷县附近摸过黄河,进入了当时的郓城县附近展开侦察,并对郓城外围的守敌展开清理。


        “我会用歪把子机枪,打过日本鬼子,打羊山的时候,我们排有三把机枪,我们是侦察排”,说到拿歪把子机枪扫射敌人时,他眼神锐利,双手作持枪状,狠狠地盯着前方。


        据鲁西南战役纪念馆副馆长李田介绍,主力部队打下郓城之后,赵鸿堂所在的部队也一路向南挺进,势如破竹地攻占了定陶、巨野等地,一直打到金乡县羊山脚下。


        在赵鸿堂的侦察排赶到羊山之前,第二、第三纵队已在之前对羊山完成合围并发动攻击,但因该处守军以羊山做依托,南侧地形低洼、积水较多,敌军占据有利地形,居高临下,易守难攻虽经多日激战,但进展不大。这场战斗,就是鲁西南战役中最惨烈的羊山战斗。

 

        羊山战斗的惨烈  


        羊山战斗打了16天16夜,大雨也下了16天16夜,血水流成了河,非常惨烈。在纪念馆里有多张羊山战斗的照片,有支前民工回忆这场战斗,“战壕里积满了泥水,战士们吃喝都在泥水里,伤口泡得发白、溃烂……”。


        羊山因状似卧羊而得名,山上有三峰突起,东羊头中羊身西羊尾,羊身最高,可俯瞰山脚的羊山集并东西两峰。山上遗留有当年日伪军修筑的坚固的水泥堡垒,宋瑞珂部进驻后又借地形加紧构筑各类工事,形成了坚固完备、火力密集、相互倚仗、易守难攻的山地要塞。


        因为久攻不下,刘伯承曾亲临前线阵地勘察地形,并调整作战方案,拿下羊山的关键就是先打下“羊腰”。在刘伯承制定新的作战计划后,终于在7月28日拂晓,羊山大部民房被解放军占领,残敌被压缩至羊山集东北角的一所高楼和两所平房内。其中,负责守卫羊山的国民党第六十六师师长宋瑞珂就在此被俘获。


        羊山战斗中,赵鸿堂被散弹射中右腿,采访中,赵鸿堂小心翼翼地从枕头下面拿出残疾军人证,摩挲着给大家看,“我们打赢了!”,老兵说话声音虽小,但依然铿锵有力。


        羊山集鏖战半个月,我军俘敌师长宋瑞珂以下9228人,毙伤5000余人,另在外围阻击战中毙伤俘一九九旅等部8000余人,共计歼灭敌军逾两万人。同时,我军也付出了伤亡过万的沉重代价,超过整个鲁西南战役我军伤亡总数的三分之二。据《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军战史》记载,羊山战斗中仅二纵就伤亡4300余人,包括五旅参谋长在内的营以上干部伤亡48人。身经百战的陈再道司令员后来曾感慨万千地说:“羊山这一仗,是我们打得最苦的一仗!阵亡的战士最多!”

 

        我找了你一辈子


        位于济宁市金乡县鲁西南战役纪念馆,陈列着一些鲜为人知的珍贵历史照片、电文、书信和实物默默诉说着英雄们的威武与悲壮。


        周慧是纪念馆的管理员,2011年到纪念馆参加工作至今,刚参加工作的时候担任讲解员,最让她触动的是馆里的一幅画像。画像内容很简单,是一位战士携带着炸药包冲锋的画面,这是画的战斗英雄南峰岚。


        1996年10月,一名瘦弱孤单的老人在这幅画像前站了足足有一个多小时,经过馆内工作人员询问得知,她就是南峰岚新婚三天就离别的妻子,南峰岚是山西芮城县人,1937年参军历任排长、连指导员、营长等职。1947年7月在羊山战斗中,他带领三营主攻羊身,经过激烈战斗,终于占领了主峰阵地,再继续向敌人进攻时,不幸被暗堡中的火力射中,光荣牺牲。


        因为羊山战斗激烈,很多烈士家属联系不上,而南峰岚就是其中一个,自1947年南峰岚下落不明后,老人从老家山西芮城的一个小山村外出寻找自己的丈夫,从山西往山东赶,到过郓城、定陶、曹县,都没有音信。


        陆陆续续找了近50年,终于在金乡羊山找到了已经牺牲的丈夫,遗憾的是当年正值建馆初期,并没有留下老人的名字,当工作人员再去他们老家找时,老人已在得知丈夫牺牲后的第二年,也就是1997年就去世了。


        周慧在手机备忘录上给记者看了一篇作家王力丽的散文,写了老人与丈夫相隔近50年的对话,“我76了,也快走不动了,今天看见你,心实落了,这一辈子的话今天都给你说了,我想我很快就去你那儿,我们真要见面了,我找了你一辈子,你等我几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