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新闻周刊 > 正文

海归博士的114次庭审

2019-8-19 11:21:45 来源:山东商报

       2019年8月12日,清华海归博士孙夕庆历经4年、114次庭审,终于拿到潍坊市高新区检察院的《不起诉决定书》。从2003年他回国创立LED灯具明星企业,到2015年因这个企业身陷囹圄,再到经历3年半的牢狱生活后白手起家从头再来,孙夕庆说,这十几年的时光于他而言恍如南柯一梦。记者 张舒

 
照片由孙夕庆本人提供



  被扫地出门 


  提起自己的前半生,孙夕庆说,可谓顺风顺水。1964年出生于山东安丘的孙夕庆,18岁作为县状元考入清华大学无线电电子系,硕士、博士均在清华就读,1993年获得清华大学微电子博士学位。博士毕业后,他先后前往日本、美国深造,随后在摩托罗拉等公司工作。2003年,孙夕庆动员7名海外博士一起回国,2004年在老家潍坊创立中微光电子(潍坊)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潍坊中微),并担任董事长兼总裁。 


  潍坊中微成立后,迅速成为全球LED 灯具市场上发货量最大的制造商之一,是当地的明星企业,国务院、科技部、山东省委、省政府相关领导都曾参访调研。潍坊中微的发展也带动了一个城市的变化。“2006年,公司参与打造了世界上第一条完全采用LED照明的城市主干道——潍坊市北海路;2009年,潍坊成为‘世界上第一座LED城市’;同年8月,全国‘十城万盏’半导体照明应用工程试点工作启动仪式在潍坊市举行。”回想当年的辉煌,孙夕庆感到恍如隔世,“在当地政府扶持下,公司成为了LED照明行业里的先锋:最早开发出商业化LED路灯;制定行业里第一个LED 路灯行业标准;率先将LED路灯从绿色光产品升档成智慧光产品。” 


  当时的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多年之后会因一手创立的企业身陷囹圄。随着企业的发展壮大,公司高管们的分歧也开始一步步扩大。2014年7月26日,潍坊中微爆发董事会纠纷,孙夕庆被免去董事长和总裁的职务。对于当时的冲突,他称自己遭到了软禁和威胁,最后在员工的帮助下才从公司“逃脱”;不过董事会的另一名姜姓股东在接受警方询问时则表示,孙夕庆董事长的职务是通过股东投票方式撤销,随后孙夕庆自行离开。 


  一个多月后,这名姜姓董事向公安机关报案,举报孙夕庆利用职务便利侵占公司财产。在孙夕庆看来,这些指控完全是莫须有,自己之所以遭股东“扫地出门”,源于他和一些股东在公司发展方向上存在分歧,“2012年到2013年期间,公司因为业务重心转移,业绩一直没有提升;加之公司9年未分红,又没有达到上市预期,可能引发了一些股东的不满。”



  114次庭审


  2015年2月,孙夕庆被潍坊高新区公安带走。5天后,潍坊中微占股的常州中微光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常州中微”)总经理乐成文作为同案犯也被高新区公安带走。


  2015年11月,高新区检察院对他提起公诉:孙夕庆在担任潍坊中微董事长期间,利用职务便利,通过违规转账、报销等方式,非法侵占公司财产共1292万余元;2012年12月至2014年1月,孙夕庆和乐成文串通,为常州中微分两次虚开3683万余元发票,用于抵扣税款535万余元。


  “后来,公司副总裁张某某(曾任)还找到乐成文的家属,让他劝乐成文承认虚开增值税发票的事儿,还说把事都推到我头上。”孙夕庆说,不仅张某某,潍坊中微的另一名高层,也因为类似的理由找过乐成文的妻子。“一审开庭时,这些录音都被乐成文的辩护律师作为证据在庭审中当庭播放过。”法庭上,孙夕庆坚称自己无罪,同时认为自己是遭到公司董事的构陷。


  就在孙夕庆官司缠身的同时,他一手创立的潍坊中微也正经历一系列的调整和变化。2015年4月,潍坊中微原董事、也是最初向公安机关报案的姜某等人,共同创立了山东中微光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东中微”)。随后,潍坊中微的多项发明专利、债权被转让给山东中微,潍坊中微的不少员工也被通知重新签约转岗山东中微。山东中微在这个案件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山东中微和潍坊中微是否存在公司混同,是孙夕庆案控辩双方争议的焦点之一。


  最终,高新区法院一审判决,孙夕庆、乐成文均构成虚开增值税发票罪,均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孙夕庆、乐成文对一审判决均不服提出上诉,高新区检察院也对一审提出抗诉。二审开庭一天后,2017年11月22日,潍坊中院作出裁定,认为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用法律不当,诉讼程序违法,决定撤销原审判决,将案件发回重审。


  2018年5月,该案重审一审在高新区法院开庭。同年8月,已被羁押3年6个月的孙夕庆、乐成文先后获法院批准取保候审。“重审加上一审、二审,当时,这个案子历经了114次庭审。”内心酸楚的孙夕庆告诉记者,他为这场“马拉松”式的诉讼申报了“开庭次数最多的刑事案件”吉尼斯世界纪录。



  从头再来


  2019年3月27日,距离重审第一次庭审过去近一年时间,随着关键证据的出现,两份“完税证明”证实了潍坊中微已经向税务机关就涉嫌“虚开”的两笔增值税发票进行了纳税申报并足额缴纳了增值税款。5月10日,高新区法院对该案作出宣判:高新区检察院以证据发生变化为由,向法院申请撤回对被告单位潍坊中微、被告人孙夕庆、乐成文的起诉。


  虽然检察院撤诉,但未获无罪判决的孙夕庆不服。“结果在预料之中,但还是对这个结果感到很失望。从2015年2月被羁押,到现在已经4年半,身心俱疲,原有的事业也都毁了。我希望能有一份无罪判决。”2019年5月15日,他与另一被告人乐成文向潍坊市中院提交上诉申请。2个月后,潍坊市中院驳回了两人的请求,决定维持原裁定。


  8月12日,孙夕庆拿到了潍坊市高新区检察院的《不起诉决定书》。“拿到决定书那一刻,心里挺平静的,也可以说是麻木了。”孙夕庆说,直到现在谈起这个结果,心中仍然五味杂陈,“失望、心酸、落寞……说不出的苦涩。”同样感慨万千的还有孙夕庆的律师王学明。当天下午,他在朋友圈中发了《不起诉决定书》,并写道:“血战了四年多,我的白发全是因为这个案子而长的。一审判决后,另一个辩护人郑湘律师被确认为癌症晚期,还没看到无罪的结果就去世了。”


  从天之骄子、创业明星,到失去自由、身陷囹圄,孙夕庆回忆在拘留所的日子用了“南柯一梦”四个字。“刚被押入看守所时,很难适应失去自由的生活,夜里睡觉经常突然惊醒,这种状态持续了一年。悲观时候甚至会想是不是一辈子都甭想出来了。慢慢的,逐渐就忘记了时间的存在。后来,除了准备庭审,其他闲暇时间会给身边人教英语、讲经济、谈教育。不管怎么样,也算对身边人做了点贡献。”那段时间,嫌犯中有的向他请教如何开商铺,有的请教如何搞营销,还有民警向他请教子女教育问题。


  “社会各界的支持才能让我走到今天,等到这个结果,由衷地感谢。”官司告一段落之后,孙夕庆在美国的家人和朋友出于心疼,劝说他回美国工作,没想到被孙夕庆一口回绝了。“我是中国人,我希望学有所成后能为祖国所用。”孙夕庆告诉记者,目前,他正在探索建设一种平台——在原来传统灯杆的位置上打造一个集合5G通讯基站、智能交通监控、AI 物体识别等技术的智慧平台,“现在正在青岛组建新的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