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阿根廷又要当“老赖”?

2019-8-20 10:26:23 来源:新华社电、《北京商报》

        阿根廷反对派总统候选人阿尔韦托·费尔南德斯在阿根廷《号角报》18日刊登的采访中说阿根廷无力偿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贷款“是无可争议的事实”,提议重新谈判还款条件。现下,在一部分阿根廷人眼里,IMF并不是“救世主”,相反可能成为“吸血鬼”,这一刻的阿根廷,似乎真的成了扶不起的阿斗。
  

 

  赖账

 

  在眼下这个时段,阿根廷反对派总统候选人费尔南德斯的任何说法都值得警惕。路透社援引阿根廷《号角报》18日的报道称,费尔南德斯在采访中透露了一个关键的信号,即阿根廷目前无法偿还IMF的贷款。在外人眼里,这样的做法多少有点破罐子破摔的意味,但在费尔南德斯的口中,无法偿还贷款已经成了阿根廷目前条件下“不容置疑的现实”。

 

  无法偿还贷款的说法不是危言耸听。当地时间16日,惠誉和标准普尔两家国际信用评级机构便已经率先对阿根廷发出了黄牌警示,当时两家机构做出了同样的选择,下调阿根廷的主权债务评级,其中惠誉将阿根廷评级从B下调两档至CCC,而标普则将阿根廷评级从B下调一档至B-。

 

  按照惠誉的说法,马克里政府在大选初选中的糟糕结果导致今年10月大选后该国政策失去延续性的风险大增,而这一问题的连锁反应将在短期内令阿根廷主权债的流动性受损,并增大债务可持续性面临的风险。标普评级的说法与惠誉基本无二,“初选后金融市场的剧烈动荡,已大大削弱了该国本已脆弱的金融基本面。”

 

  当然,费尔南德斯还不能完全将债款置之不理。根据路透社的报道,费尔南德斯提到,会与债权人坐下来讨论看是否能达成新的安排,这样的说法直指自己曾在2005年时担任阿根廷内阁首席部长时进行的债务重组协商。

 

  据了解,2001年爆发经济危机后,阿根廷政府曾在2005年和2010年重组债务,大约92.4%的债权人接受重组,但部分债券人坚持在全球范围内扣押阿根廷资产或诉讼索取权益。直到2014年,美国纽约联邦法官格里塞作出的判决对约占总数1%的债权人有利,从而引发阿根廷与这些债权人长期的法律纠纷。

 

  阿根廷的这一轮风波始于8月11日。当天,马克里在大选初选中意外落败,支持率比费尔南德斯低了十五个百分点,恐慌情绪立刻爆发,一天之后阿根廷遭遇股、汇、债三杀,紧接着国家风险指数突破1600,直接创下十年来的新高。此前就有业内人士提到,如果马克里无法成功连任,可能影响外资进入阿根廷市场,迫使阿根廷进行债务重组。

 

  恩怨

 

  钱还不上的同时,费尔南德斯还多了些埋怨。报道称,费尔南德斯提到,阿根廷与IMF的关系应该是互相尊重的,言下之意指责现任政府的“屈从”态度。

 

  让费尔南德斯耿耿于怀的这笔贷款,要从马克里说起。去年4月,一股货币风暴席卷阿根廷,阿根廷比索一度遭遇断崖式的暴跌,马克里紧急请求IMF贷款驰援,两个月后,阿根廷便与IMF达成三年期500亿美元的贷款协议。同年9月,IMF又宣布,将对阿根廷追加71亿美元贷款,总的救助贷款额已经增加到了570亿美元。而这已经成了IMF自成立以来发放的最大一笔贷款。

 

  这笔贷款来的并不容易。要知道,在马克里2015年接手阿根廷总统之位之前,阿根廷就因为曾对950亿美元债务违约,因此被排除在国际金融市场之外15年之久。为了能获得这笔资金的援助,当时的马克里一再表示,阿根廷2019年的债务违约可能性为零,而获得这笔贷款的代价就是,阿根廷也要加快削减财政赤字的步伐。

 

  但正是后一点,彻底点燃了阿根廷人的愤怒。在与阿根廷达成贷款协议的同时,成千上万的人便走上了街道抗议马克里的政策。“我请求你们理解,因为形势危急”,当时对于开源和截流的多项措施,马克里做出了这样的解释。但不幸的是,阿根廷人不买账,一来不满于紧缩政策,但事实上,阿根廷人更多的愤怒来源于IMF。

 

  2001年的那场经济危机中,阿根廷资本疯狂流出,当时阿根廷人普遍认为,IMF是这场危机的罪魁祸首,原因在于IMF一直为阿根廷债权人提供担保,纵容了阿根廷政府不负责任的财政政策,又在金融危机爆发后拒绝提供救援。如今昨日重现,也难怪费尔南德斯不久前承诺,如果赢得大选将寻求重新修改阿根廷与IMF达成的570亿美元贷款协议。

 

  但值得注意的是,IMF似乎也不能完全独善其身。8月14日,印度知名经济学家、尼赫鲁大学经济学教授贾亚提·戈什还撰文指出,IMF 应该尽快改变其一贯坚持的贷款原则:即以债务国实施财政紧缩为条件来换取贷款。在他举出的例子中,阿根廷2018年的货币危机便位列其中。按照他的说法,让债务国实施不切实际的财政紧缩,只会加重这些国家的财政负担,令其经济进一步恶化或长期萧条。

 

  中国社科院拉丁美洲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史沛然对记者分析称,阿根廷与IMF的关系处于比较微妙的状态,在碰到危机的时候,宽松的刺激政策是比较有效的,但对于阿根廷这样的国家,是不能放任他继续宽松的。

 

  死局

 

  借钱不是,不借钱也不是,IMF太难了。但不管IMF的机制是否有问题,总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即问题出在阿根廷身上。面对阿根廷的问题,570亿美元的援助只能治标不能治本,至于“本”在哪,或许阿根廷自己都不知道。

 

  一个讽刺的局面是,去年为了拿下IMF 的贷款,马克里曾断言,他已为明年的连任做好了准备,预测阿根廷将在出口推动经济复苏之前经历四到五个月的经济衰退期,而考虑到有利的天气,明年的谷物出口量将升至新的生产水平。但现在来看,初选已经栽了的马克里翻盘的希望已经越来越小。

 

  树尚未倒,猢狲已经要散了。17日,阿根廷财政部长尼古拉斯·杜霍夫宣布辞职,在给马克里的辞职信中,杜霍夫言辞恳切,“我们同样犯了错,毫无疑问。”而辞职则是为了听取民意,在经济危机面前,政府经济班子需要作出重大更新。而在这之前,马克里还曾紧急灭火,推出一系列针对低收入群体和工薪阶层的救助措施,包括提高最低工资、降低工资税、限定汽油价格不变等内容。

 

  从曾经一门心思吸引外资、恢复阿根廷在国际上的信誉到现在转向国内,马克里经历了一个巨变,但马克里巨变的背后,阿根廷却始终没变。金融风暴、债务违约、货币闪崩始终困扰着阿根廷,失业率、高通胀、高负债也依旧没能摆脱,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阿根廷国内失业率超过10%,通胀率更是达到了夸张的55%,截至2018年底,阿根廷公共债务更是占到了国内生产总值的80%以上。

 

  史沛然称,现在最大的问题是,阿根廷找不到经济发展的引擎,进口替代化使得制造业没有创新力,之前的外汇管制让服务业和外资基本上也“完蛋”了,马克里的改革里,强调自由市场是希望能够恢复国际市场的信心,但这个空间在哪里?马克里可能希望用空间换时间,但从现在的情况来看,马克里政府似乎还没有解决这个问题,这可能不是他的政党和政府单方面的责任,更多的是一种积重难返。

 

  如果从一个更大的视角来看,史沛然分析称,如今全球经济矛盾重重,发达经济体之间打架,发达经济体和发展中经济体也打架,美国的降息预期没有想象中有效,全球资本都风声鹤唳,发展中经济体要受到牵连都是规模性的,但因为阿根廷本来就是很脆弱的经济体,又在制度上没有外汇管制,肯定要受到影响。 综合新华社电、《北京商报》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