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领读 > 正文

不重复别人,也不重复自己

2019-8-24 9:37:21 来源:山东商报

        8月13日,山东省第四届泰山文艺奖(文学创作奖)颁奖大会在济南举行。山东作家王一作品《这么近,那么远》获中篇小说奖。王一,本名王兆虎,自1995年开始发表作品以来,迄今共发表、出版作品100万字。有多篇小说发表在《时代文学》《雨花》等刊物。今年,王一签约山东省作家协会成为第五批签约作家。近日,记者专访王一。记者 朱德蒙

 

  与文学创作有一份特别的契机

 

  中学时,那时还叫王兆虎的王一写过一篇作文,内容已经记不得了,但“是以一个作家的视角写的,当时好像还很得意”,回忆起这段往事,王一依然历历在目,因为这篇自己的得意之作,竟被语文老师在全班同学面前痛批了一顿。

 

  “老师批评的原因,是不真实。意思是,你不是作家,只是个学生,你不会知道作家在想什么、在做什么。”王一称,这件事多少对自己产生了些影响,所以后来,自己就慢慢写了些文字,并这样一步步走了过来,“这话说起来有点长。因为当你遇见心仪或者心动的人、事、物时,修辞上来说会有种通感,这种通感在一定程度上可能就是缘分吧。当然,诗意就在那儿,人的诗性也可能是与生俱来的,但感悟诗意的存在,需要一种契机,它可能需要特有的时空,才会产生人和诗意的共鸣。或许正是这种诗意的引领,让我试着去打开一个可能通往的去处或者叫远方吧。”

 

  自1995年开始发表作品,王一迄今共发表、出版作品100万字。有多篇小说发表在《时代文学》《雨花》《四川文学》 等刊物,有多篇评论发表在《外国文学动态》《上海文化》等杂志。获山东省第三届、第四届泰山文艺奖(文学创作奖)。

 

  评论家、作家赵月斌曾说,王一是藏有叙事野心的人。他的小说具有实验性和操作性,不仅打破了时间的樊笼,让你分不清去岁今朝,还打乱了正常的叙事模式,让你阅读起来总是相隔关山万千重。这些小说大概起于《不在状态》《一天四夜》,继之于《关于一条鱼的命题》《行走的门》,最后以中篇小说《守墓人》达到极致。……他把小说写得越来越不像小说,把故事削成了光怪陆离的碎片,正是依靠种种近乎绝望的探索,他找到了一条自我救赎的“通道”,在内心的左冲右突中,在与“另一个我”的疯狂痛苦搏杀中,小说家王一才获得重生,获得了更为自足的话语空间。

 

  “不走老路”的王一谈起创作时说道,每个作家都有自己的关注点,也会在文学创作中形成自己的风格,或者打破既有的,突破自我,或者不断聚合、凸显风格,“我想我会一直在路上,不去考虑能走多远,会走多远,只是尽自己所能,努力走下去。偶尔也会停下来,看看路边风景,不枉时间赋予我们的另一个维度。我曾经在一篇文字里说,我只喜欢有意思的小说,其中包括故事本身的内涵和叙述故事的多面性,这表现在它所涵盖的哲学思考、解读的多义性和话语叙述的自由度。我想这是我作文的追求,同时,也是想要达到所需的途径。这种坚守让我觉得,写字之于我就像一次次的远足,停下时,一方面,可以对既写文字进行审视、检点和剔除;另一方面,通过阅读的航标,可以引领自己不断修正将去的远方。”

 

  用文字表达对世界的感受、认知

 

  现供职于《枣庄日报》社的王一,日常也是与文字打交道,当被记者问及新闻采写与文学创作的关联时,他表示,因为自己的本职是新闻记者,所以更需要真实记录,把人物、事件的真实状况采写出来,个人情感、看法会在一定程度上被“隔离”,“但文学创作,我更倾向于内心的写实,需要投入更多对现实的思索和考量,辨析真假和提升对世界的认知。所以,我觉得这是截然相反的两套话语系统。当然,采访也是一种实践和积累,在自我经历的路途中,同时也可能获取了别人的某些经验。很多国外作家都有记者经历,比如海明威,没有战地经历,就不会有《战地钟声》。我只是试着去努力,希望自己能成为一个可以独立还有思考的人。”

 

  从事文字工作多年,创作多年,日前刚刚收获第四届泰山文艺奖(文学创作奖)中篇小说奖,回看创作之路的“酸甜苦辣”,王一称,其实创作中,每个人都可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对我而言,似乎每写一篇都会遇到,写作也越来越难,毕竟我不想重复别人,同样,也不想重复自己。所以,每当有新的想法新的感受时,我都会记下来,或者写上一两章,回头再看、再想时,觉得当初的想法不够成熟,也没有想象中那么有意思,这个时候就会放下,所以我留存了很多篇只写了开头的文字。但过段时间之后,也可能会有新的感触、新的想法,再继续之前没完成的文本,我想这些都和时间、思考、认知有关。”

 

  有当地媒体这样评价王一:他多年坚持小说创作,是我市(枣庄)小说创作成绩突出的作家。其文本凸显原创性和探索性,具有现代语境下的人物精神质地。他在塑造人物、揭示生存与人性,以及表现手法等方面,呈现出鲜明的个性特色。

 

  常年扎根基层,并为基层文学创作贡献良多,但在王一看来,作家和文学创作没有“基层”之分,“我们都是在用文字表达个人对这个世界的感受、看法和认知。不仅作家,我想每个人都会在理想和现实之间挣扎,有时候无论如何左冲右突,无论如何努力,都不一定到达理想之地,但付出了,不管精神的,还是物质的,都会被时间认可,这个过程本身就是一首诗。就像推石上山的西西弗斯,我们可以理解为,每走一步都是之前行动的目标。至于到不到山顶似乎并不重要,当他下山再去推石时是幸福的,我想我能体味到加缪对他的理解和诠释。”

 

  当然,不可否认的是,地域对王一的创作有着千丝万缕的影响。他认为:“地域是对作家、作品活动范畴的囊括,如拉美、布拉格等,它们是地域性的,也是现象学方面的;是群体性的,也是个性的、私密的,总的来说是作者和作品合谋拥有的。但地域对我来说又是模糊的,似乎只存在于记忆之中,而且越来越支离破碎。年代久远的村庄、水稻田、芦苇荡、泥土路还有雾,还有村里人的生活,这些都是再普通不过的元素,哪里都会有,哪里都会遇到,没有独特性。只是,它们在我儿时的记忆里变得越来越清晰,所以很多文字里,我总会写到这些,如果能叫作地域的话,我想它们应该是我记忆或者印象中的地域吧。作为记忆差异或者记忆缺失,我选择了雾、芦苇荡等元素,作为骆之柳生活的周庄背景,开启了其子骆家寻父的故事,比如《别靠我太近》《别离我太远》《这么近,那么远》等。”

 

  作家简介

 

  王一,本名王兆虎,男,1970年4月生,现供职于枣庄日报社。自1995年开始发表作品以来迄今共发表、出版作品100万字。出版报告文学作品1部。有多篇小说发表在《时代文学》《雨花》《四川文学》等刊物,有多篇评论发表在《外国文学动态》《上海文化》等杂志。获山东省第三届、第四届泰山文艺奖(文学创作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