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商势力 > 正文

“炒鞋”江湖

2019-8-27 11:06:11 来源:山东商报

       “就这棵用球鞋堆起来的圣诞树,价值北上广一套房。”小王指着手机上的图片说道。


  近年来,“炒鞋”在国内各地的热度持续升温,“限量球鞋倒卖”从线下上升至线上,各类潮流单品交易平台APP更是层出不穷。如一双AJ1红丝绸球鞋,限量发售后,价格在一天内就会涨近10倍。


  除了消费者以及市场上的部分散户之外,资金充足的“大小鞋头”利用自己的优势大量囤货,已经成为了鞋圈规则的制定者,他们把控着整个球鞋市场的价格。而各类APP交易平台则为多款热鞋打造了K线图,球鞋价格的涨跌动向时刻挑动着球鞋市场的兴奋神经。


  对此,毒APP 交易平台以及部分球鞋爱好者表示,广大用户、潮人和交易者应该理性消费,尊重球鞋文化并远离炒卖行为,共创良性的潮流消费市场环境。记者 丁一凡

 

 

价值北上广一套房的“圣诞树”(资料图)



  鞋子堆成的“圣诞树”价值过千万 AJ球鞋发售后一天内价格涨近10倍


  据部分潮流单品交易平台统计,8月19日,在成交量前100的球鞋中,26个热门款式的成交金额已经达到了4.5亿元,这个数据超过了同日新三板9431家公司的成交量。


  “就这棵用鞋子堆起来的圣诞树,价值北上广一套房。”小王指着手机上的图片告诉记者,这些球鞋加起来的价值大概在1000余万元左右。从图片上记者看到,这是一棵由许多不同样式的球鞋堆成的“圣诞树”,高度大约有一米左右。


  小王今年25岁,尽管年纪尚轻,但他已经混迹“鞋圈”多年,足以称的上是个“老江湖”。


  “大概是从2012年开始,因为各种慈善拍卖、球星联名、明星带货等方式的带动,球鞋市场开始变得火热。”小王告诉记者,也是那一年开始,自媒体、微博等社交媒体的出现让信息互通变得更快捷,从而为球鞋交易提供了一个无限的发展空间。

 

  值得注意的是,从那时起球鞋已经开始脱离它的使用价值,转变成一种符号性的商品,甚至变成了奢侈品以及对身份、消费力的一种佐证。


  随着行情逐渐升温,“炒鞋”从线下交易逐渐转变成了线上交易。毒APP、nice、斗牛等潮流单品交易平台的出现,开始让“炒鞋”变得更像是“炒股”,他们为消费者提供行情、实时报价等多种功能,甚至还根据过去的24小时交易数额编制了“炒鞋”三大指数。


  “耐克指数、AJ指数、阿迪达斯指数,我们统称为三大指数。”小王告诉记者,这三大指数也是目前鞋圈的三大品牌,目前几乎所有的高价球鞋皆出自这三个品牌。


  “我手上这款43码的AJ1红丝绸,发售价格仅为1299元,但不到一天的时间,价格就涨了接近10倍。”小王告诉记者。



  资金充足即可成为庄家 “大鞋头”可操控市场价格、制定规则


  “现如今的球鞋市场大体分为两级。”小王告诉记者,一级市场是指官方销售渠道,也就是几大球鞋品牌,他们会不定时限量发售自己品牌的球鞋。而所谓的二级市场,就是球鞋倒卖市场,如线上的潮流单品交易平台以及线下的购买者自行交易等。


  据小王介绍,一般球鞋的发售价格约在千元左右,正常情况下,其在二级市场的价格基本都要翻5到10倍。也正因为如此,球鞋具备了低门槛、高收益的双重属性,正吸引着越来越多想要早日实现经济独立的年轻人投身其中。


  拿着三四千元的成本去抢购几双新发布的球鞋,再寻找合适的机会溢价卖出,这也正是大多数“炒鞋者”也就是球鞋市场散户的心理。然而除了这类散户之外,手中拥有大量资金的“鞋头”则与散户完全不同,他们甚至可以操控整个球鞋市场的价格。


  “我们圈里称这类人为鞋头,但其实他们就像是赌桌上的庄家。”小王说。


  据公开媒体报道,2018年11月,一款球星联名的球鞋要在云南昆明发售,一名家在东北的“鞋头”专程坐飞机到昆明,以每人200元的价格临时招募了50人帮他排号抢购。原本仅发售了26双球鞋,他一人就买到了21双。


  这种投机行为也让“鞋头”拥有了垄断市场的能力。据小王介绍,与市场散户不同的是,“鞋头”往往都拥有大量的资金支持,他们一般会瞄准某种特定的款式和特殊尺码进行集中扫货,甚至会在球鞋官方发售时雇人排号增大抽签概率,凭借货源垄断的优势营造出“一鞋难求”的局面。


  此外,鞋头同样分大小,如“大鞋头”手中囤货足足有上万双鞋,大量的库存自然而然让其在“鞋圈”拥有足够的话语权以及制定规则的能力。而“小鞋头”则更像是黄牛党,一般是要依附“大鞋头”才能更轻松的在“鞋圈”行走。


  “小鞋头从散户手中溢价购买球鞋,然后卖给大鞋头。大鞋头大量囤积货物,从而造成商品短缺的现象,然后再高价放货给小鞋头。最终,小鞋头再将更高价格的球鞋卖给散户或是想要购买球鞋的消费者。”小王告诉记者,“大鞋头”之间有时会通气,如集体对某品牌的球鞋进行扫货,造成市面稀缺后,统一高价放货。


  前文所述的“圣诞树”,正是一名“大鞋头”的手笔。



  球鞋市场金融化 多方呼吁理性消费、杜绝“炒鞋”


  毒APP、nice等潮流单品交易平台的出现,并未改变庄家垄断球鞋市场的趋势。


  “这些交易平台只是让球鞋的价格变得更清晰,目前APP上的巨额成交量大多数都是鞋头们在补货或是放货。”小王告诉记者,在平台上购买球鞋自用的人非常少,毕竟在平台上购买还需要交纳手续费。


  此外,这类交易平台对一部分球鞋做出了价格K线图,以便购买者随时了解价格波动。现如今,任何风吹草动都可能使得球鞋价格出现大幅波动,而这些涨跌幅波动呈现在APP交易平台时,其涨跌动向时刻挑动着球鞋市场的兴奋神经。因此,球鞋金融化的趋势也同样越来越明显。


  “炒鞋”的持续升温,自然也让潮流单品交易平台获得了急速的发展。数据显示,截止到今年4月,包括毒APP在内的四款主流潮牌鉴定电商APP在25岁以下用户中的整体渗透率达到了11.3%,较去年同期增长超过了3倍。


  但面对如今社会热议的“炒鞋”现象,部分交易平台也开始了呼吁理性、遏制投机。近日,毒APP发布了反对炒鞋的倡议书,强调球鞋是广大消费者体验潮流文化的载体之一,广大用户、潮人和交易者应该理性消费,尊重球鞋文化并远离炒卖行为,共创良性的潮流消费市场环境。


  毒APP的一名工作人员表示,体验潮流文化是当代互联网年轻用户对美好生活向往的方式,毒APP内部正在通过升级优化平台整理措施,完善平台赔付机制等杜绝炒鞋行为,保障买卖双方权益。与此同时,他也呼吁国内外同行共同努力优化消费者的购物体验。


  此外,面对“炒鞋”热潮,包括AJ在内的商家也做出了表态。如AJ官方不想让自己的产品被转卖热炒,在发售球鞋的鞋帮上标注了“not for resale”暨禁止转售的标语。


  对此,小王表示,球鞋终究是用来穿的,而“炒鞋”与其他投资品市场一样,有着极大的风险。作为球鞋爱好者,首先要做到的就是理性消费、量力而行,不要盲目的追求潮流或是转手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