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眼界周刊 > 正文

老板们的退休新思维

2019-9-12 11:21:08 来源:山东商报

  9月10日,教师节。55岁的马云正式宣布卸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如李白笔下的剑客一般“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无论多么伟大的戏剧,都有谢幕的一刻。退休,是每个人难以回避的问题。而优秀的人似乎形成一种心照不宣的默契。从万科的王石、阿里巴巴的马云、微软的比尔·盖茨,退休后都未曾离开慈善和教育两个词。当然退不退休,每个人的选择不同,退休后的选择也不同,这其中透露着不同人的不同思维。


  作为中国第一代互联网巨头的交班首秀,马云退休很好的解决如今社会发展大势之下,阿里巴巴继续稳定发展的问题。而支撑阿里巴巴顺利交接的制度,或许可以为其他企业交接班提供一个很好的借鉴。记者 高建军



  马云“退休”了


  
  “没想到,等了10年的这一天来得这么快,来得这么美好。”这是9月10日晚,马云如期宣布辞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职位时说的一句话。


  马云正式宣布了自己的“退休”,坦言想回归教育、公益事业等,做热爱的事情让他无比兴奋和幸福。


  他最初是一名老师,梦想就是从事教育事业。他曾说不喜欢大家喊他马爸爸,喜欢大家喊他马老师。


  马云创办阿里巴巴后的几年,陆续投资了多家涉及基础教育的企业,并于2014年成立马云基金会,主要关注教育发展领域,尤其是乡村教育,并形成了寄宿学校计划、乡村师范生计划、乡村教师计划和乡村校长计划等一整套“乡村教育计划”。


  马云一贯秉持“让每一位孩子成为最好的自己”的教育理念,2017年9月,马云联合阿里巴巴的合伙人投资创办了15年制的云谷学校。


  马云在联合国会议探讨数字经济发展时表示,未来首先要改变的是教育,新技术带来最大挑战是工业时代的教育方式,加强数字教育缩小数字鸿沟,赋能青年、女性和其他弱势群体。


  马云曾在阿里XIN公益大会表示:公益不是比谁捐钱多不多,而是唤醒了多少爱心,能否呼吁更多人参与到公益里面来。


  马云认为,做强企业不难,难的是做好企业。他说,我们只希望自己在社会上,在世界上,在老百姓和用户心里,是一家好公司。做好公司比做强公司更难,好公司是担当、是责任、是善良。


  对社会而言,什么是“好公司”?“好公司”不仅仅服务于股东的“市值增长”,也不只是员工心目中“最适合工作的公司”——为社会作贡献,对于社会道德有所建树,也是它的使命。


  “我们永远不希望自己变成一个只会赚钱的平庸的东西。强公司是商业能力,而好公司是担当、是责任、是善良。”阿里的未来,不是要证明能赚102年的钱,而是要证明愿意担当102年的责任。


  阿里旗下的蚂蚁森林、蚂蚁庄园等公益、环保事业就是这种担当最好的注脚。


  2019年4月22日,支付宝宣布蚂蚁森林用户数达5亿,5亿人共同在荒漠化地区种下1亿棵真树,种树总面积近140万亩。


  正如《公益不止是悲情和眼泪:一文读懂中国公益现状》中所说,中国人不缺少做公益的热情,缺的是方便可靠的渠道,而蚂蚁森林就是这样一个渠道;“公益可以轻松有趣”。


  正如马云所说,阿里巴巴从20年前到现在,所有重要的决定都跟钱无关,都跟解决社会问题有关,跟使命愿景价值观有关。



  公益路上的“马云们”


  
  公益、慈善是各位企业家更为普遍的选择。


  在王石看来,成功,一方面是创造财富、积累资本、赢得声誉;另一方面,则是担当与责任,帮助更多的人。


  “如果你把自己当成大人物就会封闭,你不当自己是大人物,在社会中很容易和人相处,而且增长的空间还很大。”


  在王石眼中,慈善与赛艇类似,本质是对弱者的关怀:“把大社会当成一个赛艇的时候,你就是队长,你就是承担者。”


  在慈善这件事上,对王石影响最大的是香港。他回忆起2003年:“当时在闹SARS,我感受到香港社会如何通过媒体、演艺界和市民积极参加,号召对大陆灾害进行捐款和支援,我耳濡目染。”


  2008年,比尔·盖茨辞去微软执行董事的职务;2014年,盖茨辞去微软董事长职务。在长达十几年的时间里,比尔·盖茨一直是世界首富的象征。尽管当时的巨人微软已经“日薄西山”,在2000年-2013年期间,微软从巅峰时期的6000亿美元市值一路缩水下滑,最终只有不到3000亿美元的市值,不及2000年辉煌时期的一半。苹果、谷歌等科技互联网行业的崛起,让盖茨不再成为世界首富,但他的财富从来不能小瞧。


  放眼全世界,更多的商业领袖和企业家投入了公益慈善事业。最著名的是比尔·盖茨,他退休之后,就把580亿美元个人财产捐给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将它用于研究艾滋病和疟疾的疫苗,并为世界贫穷国家提供援助。


  他常说,自己是得天独厚者,须替天行善道。


  离开微软之后的比尔·盖茨,把自己的重心放在了慈善事业上。盖茨用心经营比尔和梅林达·盖茨基金会,并且认为自己在美国本土地区主要慈善项目就是教育事业。在面对记者采访的时候,比尔·盖茨曾经这样说到:“我认为我一生都非常幸运也非常幸福。我的第一份事业在微软公司,创立了个人电脑软件,以及影响互联网革命这非常有意思。到我五十岁时,我决定用我的全部时间和资源来帮助世界上最贫困的人。”



  想退而“退不了”的他们


  
  2017年宣布退休的侯为贵,一年后因美国封杀中兴,这位76岁的中兴创始人不得不亲自出山,前往美国救火。


  还没来得及享清福,就又得出来为中兴奔走。时隔89天之后,经过各方博弈中兴终于解禁,老爷子也算是功不可没。


  除了侯为贵,咱们的互联网教父,联想的柳传志老爷子对自己的退休事宜也是很早就上起了心。早在1994年,才50岁的柳传志就全力支持杨元庆执掌联想PC,为培养接班人狠下功夫。


  2001年,在柳传志的支持下,杨元庆出任联想集团的总裁兼CEO,老爷子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了。


  到了2004年,在收购IBM以后,柳传志觉得大势已成,终于可以卸下重担了,于是辞去联想董事长的职务,打算颐养天年。


  然而2009年,在金融危机的冲击下,联想面临重大危机,老爷子只能再度出山重新掌控全局。经过两年的奋战,老爷子终于帮助联想渡过难关,此后柳传志虽然辞去了董事长的职位,但是每逢联想危机还是免不了要出来摇旗呐喊。


  直到今年5月,面对联想的信任危机,早就退休的老爷子还得出来站台,帮助联想打赢自己的“荣誉保卫战”。


  可以说柳传志从来没有退休,而是一直站在杨元庆身后守着,盯着,撑着。


  和柳传志比较类似的还有台积电的张忠谋老先生,这位87岁的老爷子今年才真正实现了自己的退休夙愿。


  年迈的张忠谋老先生也是老早就想退休了,在2005年的时候他就曾卸任执行长的职位,并交棒蔡力行。然而后来却因为一系列的风波,于2009年再度出山回来兼任总执行长。


  在2012年的时候,张忠谋任命了两位共同执行长,再次重新培养接班人,然而这一拖又是6年的时间,直到去年才终于真正退休。


  总而言之,说起退休这件事,在中国的私企里面俨然已经成为了“老大难”的问题。

 

  坚持一线工作的他们


  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已经75岁了,可是眼下华为正处于风口浪尖,发展和风险并存,任正非这个掌舵人是万万不能退休的。内部的改革和外部的考验,一直以来都是华为正在不断突破的地方。当然了,华为这个重担压在任正非的身上确实是有些重了,毕竟他也是75岁了,平常家里的老人这个时候都要安享晚年了,他还在辛勤地工作着。


  娃哈哈的创始人,1945年出生的宗庆后如今也有74岁了。关于退休这个话题似乎一直都在他身上围绕着,前些天有报道还传出他要退居二线的消息,不过官方已经辟谣了。宗庆后并不是说已经在计划退休了,只是对于管理层的培养和监督加强了,为自己以后的退休铺好路而已,仍坚持工作。


  70岁的海尔创始人,张瑞敏其实一直都站在时代的前沿,有了他,海尔才能一直跟上时代的浪潮,带领着海尔一路奋勇前进,也没有退休。


  当然也有人,退休之后再次回归。2013年史玉柱宣布退休,2015年回归,而原因与巨人网络业绩下滑有关,在史玉柱回归前一个月,2015年11月,巨人网络曾发布其第三季度财报。财报显示,巨人网络当季实现净营收2.652亿元人民币(约合3910万美元),同比下滑34.6%;实现净利润1.341亿人民币(约合1970万美元),同比下滑53.8%。


  9月11日,一款名为《帕斯卡契约》(PAS-CAL'S WAGER)的国产游戏登上乔布斯大剧院,正式亮相2019苹果秋季新品发布会。这款游戏正是出自史玉柱团队之手。


  创立于1989年的巨人集团,30年来还在以颠覆式创新推动行业发展。



  观察
  退休是一种新思维


  
  马云退休之所以能引起这么大的轰动,一方面是源于他个人的影响力,另一方面其实也是因为和中国企业家们“退休难”所形成的反差。


  作为互联网时代背景下成长起来的新一代企业家,马云以及同辈企业家们在退休问题上,做法不同。他并不认同把一生投入到一项工作中是正确的选择,而是希望能够尽可能多地完成自己的不同梦想。


  正如马云所说,世界这么好,机会那么多,我这么爱热闹,哪里舍得这么年轻就退休离场,只是换个江湖再见,换个梦想继续追逐。


  销声匿迹很久的任志强,日前被SOHO 中国的潘石屹透露了的最新身份:木匠。


  据潘石屹透露,现在的任志强不再谈时事,也不再谈房价,而是专心玩起了木匠。向来以敢言而著称的任志强,近年来过起了隐居生活。


  伴随着各国工业化过程,都会诞生一大批创始人企业家。他们白手起家,通过一生的努力来构建自己的商业帝国。如果没有在竞争中被淘汰,他们中的大多数都会选择尽量延迟退休年龄。像李嘉诚这样一直干到90岁才退休的企业家,在发达国家的工业化历程中也经常出现。


  马云创立阿里巴巴的二十年,正是中国互联网经济高歌猛进发展的二十年,也是网络让人们生活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二十年。但是哪怕作为中国互联网企业的龙头,阿里巴巴也无法高枕无忧,而是和其他互联网企业一样,时刻都面临着创新与发展的难题。只有解决了企业领导人交接棒的问题,企业的发展才能持续稳定,才可能做成百年老店。因为交接棒不理想,企业在创始人离开后从此走向没落的并非少数。

  此次马云退休,如今所有的创始人都已退出了决策核心,体现出一个成熟企业家的深谋远虑。作为中国第一代互联网巨头的交班首秀,马云退休,正是中国互联网企业迈向持续健康发展的一大步。


  马云退休,对阿里来说,就意味着一个时代的结束,昭示着另一个时代的来临。在移动互联网日新月异的背景之下,阿里要开辟新宇,拓展空间,就得在马云铺垫的基础上,更上层楼,在将来适当的时机,还要构建起新的价值体系。


  马云能如此潇洒的辞职,源于对阿里巴巴制度、文化的自信。“今天不是马云的退休,而是一个制度传承的开始,今天不是一个人的选择,而是一个制度的成功。”


  正是在这种价值观的带领下,阿里的老一辈人开始了传承,新一辈年轻人学会了延续,这是阿里能够一直保持活力的重要原因。或许这种制度能让阿里巴巴做到102年,横跨三个世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