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新闻周刊 > 正文

亚马逊停售纸质书之后

2019-9-16 9:46:19 来源:山东商报

        在亚马逊上买书,曾是一代人的回忆,很多人的第一次网络购物就是从图书开始的。近期,发家于线上图书销售的亚马逊,宣布彻底停止中国市场的纸质书出售,引发公众关注。同时,这个夏天,曾经圈粉无数的品聚书吧,因租金问题迁离济南恒隆广场。有人说,这背后折射出纸质书市场的落寞;也有人说,这代表着数字阅读的主流化。文/图记者 张舒
  

 

融入咖啡休闲区的“书店+”文化

 

和畅销书放在一起销售的文创产品

 

  数字化阅读的普及

 

  今年7月份,亚马逊中国官网正式停止销售纸质书,这让不少人觉得可惜。昨日,记者登录亚马逊中国官网,首页上已经没有图书类菜单,顶部菜单成了Kindle(亚马逊电子阅读器)和Kindle的电子书。

 

  从2008年起在亚马逊上网购图书达11年之久的小张感慨,“以后买原版书更费劲了。”小张说,在亚马逊中国上购书,贯穿了他的大学时代、毕业工作、结婚生子,“我的第一本哈利波特外文原版书就是在亚马逊上买的。当时刚入职的一位同事因为向我借阅这套书成了朋友,现在是我孩子的妈妈。”小张说,尽管现在在亚马逊上买书的频率少了,但听到这个消息,还是挺难过。

 

  小张计算了一下,从2008年至今,他在亚马逊、当当、京东等电商平台上网购的纸质书约有500多本,用在买书上的花销超过3万元。“其中近6成的书是在2013年之前买的。那时虽然也在手机和电脑上看电子书,但主要阅读方式还是以纸质书居多。”

 

  2012年底,亚马逊中国发布Kindle电子书商城,次年,小张在商城购买了人生中的第一个电子阅览器,开始逐渐习惯使用Kindle 读书,购买纸质书的频率开始下降。“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电子书价格便宜。我记得几年前杨绛的《我们仨》特别畅销,根据版本不同,几款纸质书的售价约在20元到40元之间,但同版本的电子书只需要2到4元。”小张说,有时遇到电商搞折扣优惠活动,很多电子书不到1元就能买到。“与纸质书相比,电子图书的性价比显然更高,同样的价格能够获取更多的电子书资源。”

 

 

  受纸张、运输、销售等环节的成本影响,纸质书比电子书售价更高,几乎在所有的电商平台上都是普遍现象。记者在当当网上随机选择了3本书,纸质书的售价分别为36元、67元和226元,同款电子书的售价则是7元、12元和56元,价格低了三分之一还不止。不过,不少平台在售的纸质书也存在没有配套的电子版的情况,尤其是不少艺术类画册集。

 

  记者发现,像小张这样,将阅读方式从纸质书逐渐转为数字阅读的人不在少数。根据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发布的调查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成年人人均纸质图书阅读量为4.67本,成年人人均电子书阅读量为3.32本,两个数字间的差距仅为1本书。报告显示,虽然纸质书依旧是阅读的主流,但随着手机、平板电脑等数字化阅读方式日趋普及,纸质图书的阅读率在不断下降。
  

 

  “书店+”运营模式

 

  网络阅读的多元化,不仅冲击着线上纸质书的销售量,也影响着线下实体书店的经营状况。

 

  作为济南市起步最早、规模曾经最大并且已经形成一定品牌影响力的民营书店,品聚书吧于2014年入驻恒隆广场,在济南开创了民营实体书店入驻综合商业体的先河,也掀起了一波商业体吸纳书店的高潮——商场以优惠房租等条件吸纳书店入驻,为商场营造书香氛围。目前,像济南绿地中心、CCPARK艺术主题购物中心、世茂国际广场、洪家楼的印象城等大型商业体内,几乎都有以“书店”为特色的商业形式。

 

  不过,在电商的冲击之下,实体书店受高租金等因素掣肘,也是比较普遍的现象。今年8月份,在恒隆入驻5年的品聚门店就因租金问题,转而在泉城公园附近选址撤旧设新。近日记者探访发现,和此前位于商场内的店面相比,新店扩大了饮茶区的空间,还增加了自主品牌的磁力贴、钥匙扣等文创产品的销售,作为书吧的赢利点之一。

 

  通过进一步走访,记者注意到,多家店内人流不断、经营较好的实体书店几乎都存在一个共同特点,就是除了销售图书外,将文创产品、咖啡茶等饮品也作为书店的重要盈利模式之一,以“书店+”模式运营。例如位于济南世贸广场和印象城的两家西西弗书店,除了主营图书之外,咖啡区和文创产品区在店内所占面积近一半,店里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咖啡每天的销售份额都不少。

 

  位于老商埠区的季风书店,走的是“人文+科技书店”路线。书店内部开辟了一处专门的空间加入STEM实验室,科技区的壁架上摆满DIY科技作品,有兴趣的市民还可以参与科技小实验。虽然主打“科技风”,但店里的艺术气息也比较浓厚,书架之间挂有多幅在售的水彩画,画的内容是趵突泉等当地的标志性风景。店里的电子屏幕播放的也是关于水彩画的鉴赏和绘制节目,看上去赏心悦目。

 

  位于胜利大街的山东书城,则直接把书店开成了图书馆+文创中心。由于面积较大,这里有整层的手工艺人开放式工作室,有数百个座位的阅览区,有体验感很强的电影院,经营的范围和理念早已超越主打卖书为主的商店。

 

 

        让阅读多元化的“听书”
  

 

  调查期间,记者还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在实体书店内销售的儿童读物中,具有“点读”等“听书”功能的图书更受儿童喜爱。在西西弗世茂店里,几个互不认识的孩子因为想阅读同一本“点读书”,像朋友一样挤在一起试听。

 

 

  陪孩子前来购买童书的赵静告诉记者,他们家最主要的阅读方式既不是纸质书,也不是通过移动终端,而是使用“听书APP”。“现在读书的方式变得更为多元,听书也是一种好的阅读方式,对于忙工作又忙家务的上班族而言,即便想看书也没时间来翻书,听书刚好解决了这个问题。”赵静说,从六七年前她就开始使用“喜马拉雅”有声读物APP,孩子从出生开始到现在上幼儿园,一直在听一款名为“咔嗒讲故事“的童书APP。为了“听书”,她每年会花费几百元“充会员”,“相对于买书来说价格更合适,而且双手能彻底得到解放,使用起来更方便。”

 

  赵静口中的“喜马拉雅”音频APP,对很多人来说都不陌生。如今,“看”早已不是阅读的唯一方式:2017年,中国成年人的听书率为22.8%,较2016年的平均水平(17.0%)提高了5.8个百分点。2018年,有听书习惯的成年人比例增长至三成。移动有声APP平台正成为读者新宠,同时成为阅读新的增长点。

 

  在有声音频APP中,最受电子书APP用户偏好的是喜马拉雅、得到和蜻蜓FM。根据调查显示,0—17周岁未成年人的听书率为22.7%,与成年国民基本持平。具体看来,14—17周岁青少年的听书率最高,达28.4%;9—13周岁少年儿童和0—8周岁儿童的听书率相差不大,分别为20.9%和20.7%。

 

  不同年龄段,除了“听书”介质不同外,喜欢听的内容也不尽相同。根据数据来看,在有过听书行为的成年国民中,选择“听故事(情感故事、少儿故事等)”“收听评书连播”“听图书节选或连载”的国民较多,选择比例分别为41.2%、39.1%和26.9%。

 

  对比来看,选择“听图书介绍与图书推荐”“听英语或进行其他语言学习”“听诗歌朗诵”的人则相对较少。与成年国民不同,在有过听书行为的未成年人中,听书内容以“听英语或进行其他语言学习”“听诗歌朗诵”“听故事(情感故事、少儿故事等)”为主。

 

  大数据
  

 

  山东人的阅读习惯 青年读者是主力
  

 

  山东省图书馆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接待约1765282人次,书刊文献外借量(不含流动站)约1133561册次,同比增长4.25%。外借册次峰值出现在7月、8月和10月,暑期对外借量或有明显影响。借阅量最大的年龄层次在19—39岁区间的青年层。最受欢迎的图书种类前3名是文学、历史地理、艺术。其中,《平凡的世界》遥居榜首,借阅数量接近500次。

 

  济南市图书馆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图书借阅量161万册,与上年持平。其中,青年读者是主力军,占比79.9%,根据济南市图书馆的借阅量统计,在排名前十名的图书借阅类目中,济南人最爱读的书是文学类,其中排名第一的是《天龙八部》,2018年的借阅量高达263次。

 

  此外,读者喜欢借阅的文学类书籍受舆论导向影响较大。比如2018年金庸去世,盗墓类刑侦类电影的上映,都会激起读者再回过头来读原版书的兴趣。

 

  青岛购买力最强
  

 

  根据当当网数据显示,2018年平台纸质书消费册数TOP10省份(城市)依次为:广东、北京、江苏、浙江、山东、上海、福建、四川、河南和湖北,山东从去年的第7位,上升到了第5位。

 

  而山东各市消费指数排位TOP5依次是:青岛、济南、烟台、潍坊、临沂。青岛超越济南,购买力更强。

 

  纸质书有其忠实的拥趸,电子化阅读的便利性也改变了很多人的阅读习惯。与2017年相比,2018年电子书销量同比增长超140%,女性用户占比超过纸书。山东2018年电子书阅读时长在全国排名第5位,读书笔记的数量排名也很靠前。

 

  习惯碎片化阅读

 

  
  在阅读数量方面,有31%的山东白领年阅读数量在6本到10本(包括纸质图书和电子书)之间,占据了最大的人数比重;22%年阅读数量在3本以下;10%每年阅读数量超过15本,相当于每个月阅读超过1.25本书,远超2018年我国成年人人均阅读数量的7.99本,对阅读的喜爱程度可见一斑。

 

  在阅读场景方面,有34%的山东白领选择碎片化场景,28%习惯在睡前阅读。由于上班族每日阅读时长较短,较难拿出固定阅读时间,于是更多人不再局限于特定场景,等人时,乘车中,甚至在卫生间……只要有间隙的时间都成为“快速充电”的时刻。

 

  在阅读原因中,有27%阅读是为了缓解知识焦虑,24%是为了提升自己的工作能力,20%是为了丰富精神生活。

 

  随着互联网的普及,方便快捷的在线阅读已经逐渐成为许多上班族阅读的首选方式。调查显示,37%的山东白领选择通过互联网进行在线阅读,手机、电脑、电子阅读器等都是比较受青睐的阅读工具。另外值得注意的是,选择听书APP 来进行“阅读”的年轻人已经超过两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