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人文壹周 > 正文

杂技少年 绽放舞台

2019-9-4 10:21:04 来源:山东商报

        倒立、前后空翻、台圈、车技……一系列的杂技动作几乎每天都在济南市杂技团排练厅内上演。这里有着一群热爱杂技、向往舞台的少年,也有曾追梦多年的教练员。他们中的每一个,都有满满的故事。

 

  近日,由济南市文化和旅游局主办的“泉荷奖”济南市第四届优秀青年演员艺术比赛落下帷幕,经过演员们的精彩比拼,济南市一批优秀青年文艺人才脱颖而出。其中就包含济南市杂技团的几位杂技少年,汤志成、王同奇、王正玺。记者 焦腾

 

  汤志成:通过反复练习突破身体极限

 

  
  杂技演员们最开始接触杂技,多是偶然机会。小时候的汤志成最初练习体操,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是“强身健体”。只不过,用来强身健体的运动最终让他发现自己的兴趣所在,也让他一次次突破身体极限,探求潜能。

 

  5岁练体操,10岁进入济南艺校练习杂技,15岁进入济南市杂技团。在济南艺校的日子里,汤志成每天苦练基本功,翻跟头、倒立以及各种辅助力量的练习,功力变得越来越扎实。

 

  “来团最初,我练习倒立项目,之后练习集体项目。”团里会根据每个演员进行不同项目的培养,汤志成先后练习过倒立、草帽、蹬人、台圈等各种项目,集各项技能于一身。

 

  在杂技节目《台圈》中,要大量地翻跟斗和钻圈。“翻跟斗,很多人都会。重要的是在翻的过程中,要不断增加难度,比如增加两周转体,要更加注重它的高度和呈现出的‘范儿’。”汤志成提到的杂技的“范儿”,指的是演员表演中杂技技巧的完成度,比如翻跟头的高度、总距离等。

 

  翻跟斗,难度在转体上,在空地上最多可能也就是两三周。如果借助弹性道具,可能会达到五六周。对翻高圈来说,高度一般在2米以上。节目《台圈》中,最高处的圈离地面有两米五,为了达到这个高度,汤志成的绝招秘笈就一个字:“练”。

 

  “杂技,就是一次次地突破身体极限。刚开始练的时候,对准备距离和圈的高度需要通过不断练习磨合最终形成肌肉记忆。确定好距离,再练习高度。如果两米五过不去,我会一直练两米四,直到再一次突破。”汤志成说。

 

  王正玺:因为热爱,所以无所畏惧
  

 

  若要说中国杂技最好看的节目是什么,答案里多数会有《扔草帽》《蹬人》这些传统节目。此次泉荷奖中,王正玺、张胜就凭《蹬人》获得了杂技一等奖。

 

  15岁的王正玺,瘦瘦的,也不高,但目光有神,身手轻盈矫健。回忆对杂技最初的印象,他告诉记者:“小时候,父亲带我去看各种演出,杂技让我印象深刻。杂技表演是特别美的,就算只有一根绸缎,也能展现出它的独特魅力。”

 

  一眼就喜欢上杂技的王正玺,自6岁起开始学习杂技,如今《蹬人》《扔草帽》早已成为他的王牌节目。在王正玺的眼里,杂技不同以往观众脑海中的“胸口碎大石”,而是刚柔并济的艺术表演。“比如《蹬人》这个节目是非常帅气的,演员间动作的变换、伶俐的前后空翻等动作都特别炫彩华丽。”王正玺说。

 

  王正玺和他的小伙伴们为了完成这一帅气的表演,背后着实下了不少功夫。前后空翻的标准是要求演员在3分钟内完成50个空翻。随着一次次的练习,王正玺从最初的5分钟缩短到1分48秒内完成任务。除了在排练厅下功夫,小小的杂技少年也会给自己加“小灶”。“自从练了杂技,会有意识地训练体能,几乎每天晚上都做腹肌、背肌的训练。每个训练动作做150遍。”只有做好身体不同部位的肌肉训练,增强自身体能和耐力,才能够支撑起整个表演。

 

  紧锣密鼓的训练,对自身高标准的要求,难免让演员心生退意。但当记者问王正玺有没有想过不做杂技时,他告诉记者:“有过放弃的念头,不过很庆幸,当熬过最累的阶段,我发现自己是这么地热爱杂技。”

 

  王同奇:希望有朝一日,能够拿到“金小丑”
  

 

  记者曾多次到杂技排练厅采访,而每一次总能看到训练场内有单手倒立或双手倒立甚至“花式”倒立的少年。几个小时的采访时间里,少年总是呆在杆子上,即使休息也仅是短暂的在杆上休整。

 

  其中就有一个少年,王同奇。6岁练杂技,至今已经近10年了。与其他几位演员不同的是,王同奇练习的是单人项目《杆倒立》。在市杂技团,每个项目都配有专业老师,而王同奇则享受“一对一”的待遇。

 

  “腿、腰、倒立,天天练,每天练功8个多小时。一天不练的话,真的是会掉功的。比如放假前能够倒立十分钟,七八天后回来也就能倒立5分钟,并且会非常吃力。”王同奇说。练功,可以说是王同奇的全部日常。没有娱乐,没有游戏,也没有逛街。用王同奇自己的话说就是:“除了练功,就是睡觉,宅在家里。”在他看来,最有趣的事情就是杂技,也就是倒立。

 

  从双手顶开始,练习力量和体能,逐渐过渡到单手顶。当他积蓄到足够力量时,开始添加花样杂技动作,比如推桩子、劈叉。“花样动作越多,难度也就越高,呈现的效果也越好看。”

 

  “固执”“坚持”“挑战极限”都让王同奇变得更加完美。实际上,王同奇的坚持背后也有过害怕。“刚开始练习杆倒立时,心里一直觉得害怕。虽然在表演时都系着安全带,但还是怕掉下来。”王同奇笑着告诉记者,其实不一定什么时候就会受伤,比如肩、胳膊、手腕等都会出现各种意外。可正是这些“意外”,让他拥有了今日的能力,至今,王同奇的《杆倒立》已经走过很多国家,在国内外演出近800场。

 

  不知疲倦,也不知艰辛,是为了那一方舞台。蒙特卡洛国际马戏节,是当今规模最大、水平最高的国际杂技艺术节之一,被称为“杂技的奥林匹克”,象征着全球杂技的最高水平,而该杂技节颁出的“金小丑”奖则被誉为“杂技奥斯卡奖”。

 

  “希望有朝一日,我能够站到蒙特卡洛国际马戏节的舞台上,拿到‘金小丑’奖。”王同奇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