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领读 > 正文

专注军旅文学创作,聚焦特战题材

2019-9-7 9:04:10 来源:山东商报

        第五批山东省作家协会签约作家中,王昆是一位军旅作家,已出版长篇小说《终极猎人》《我的特战往事》《UN步兵营战事》《六号哨位》《绝非兵家常事》等。被业内形容为“特战题材作家”的王昆,从侦察班长、特战排长、副连长、侦察船长、指导员到登陆艇长等,多次在重大军事任务中执行高空跳伞、野战生存、三角翼飞行、渡海登岛等任务,目前作为解放军医疗援助藏区成员正在藏区服务。繁忙工作之余,王昆日前接受记者专访。 记者朱德蒙

 

  童年的阅读经历为今后埋下创作的种子

 

  军旅生涯和文学创作,对军旅作家王昆来说,是生命中紧密联系且不可分割的两个部分。

 

  小时候因家里穷,买不起作文选和其它课外书,王昆只能到处借书看。虽然同学的作文选和课外书愿意借给自己,但都附带一个条件,即时间有限,最多借一个晚上。然而即便是晚上给,第二天就要还。对王昆来说,也如获至宝。所以书拿来后,他就什么也不干,只看书。“家里还没有用电,点的都是煤油灯。父母更不懂阅读的重要性,不允许我看这些课外书,所以我就花几毛钱偷偷买了两节电池,再找来一根电丝,一头拧上小灯泡,一头用胶布固定好电极,躲在被窝里看。”母亲心细,夜里常起床给儿子盖被子,这时但凡被子一动,王昆就赶紧松手熄灭灯泡。彼时,母亲常常站在孩子床前自言自语:是眼花了吗?怎么老看娃被窝里发亮?“每当这时,我都憋住了笑,等她走了再继续看。有时碰到好的段落,还要赶紧地拿笔记下来,第二天虽然还给人家书了,但我还有‘经典’可读。可以说,这种阅读对我帮助非常大。”

 

  到了初中,王昆不再借作文选读。某次,他去一位有点“藏书”的表叔家做客。临走时,使出浑身解数拿了几本“大部头”作品,“《鲁迅全集》《抱剑集》等,虽然我看得迷迷糊糊,但那种感觉很好。有些像吃多了消化不了的感觉,也有些像喝多了醉了的感觉。”

 

  因为这些特别的读书经历,王昆形容,将其“不动声色”地领到了另一条道上,“就像把一颗种子埋到了土里,而且埋得很深,此后多年,虽然我并不‘创作’,但那颗种子却积聚了蓬勃的力量,只等春天到来。”

 

  2000年,在烟台栖霞市一个叫西二里店的山村的最偏僻处,王昆开始了自己的军队生活。他说,入伍时是12月份,天寒地冻,在这个步兵营区里,自来水管全部冻坏,各连队全靠院内一口大井供给水源生活,“每天为了一点洗漱水,我们新兵要把一根绳子拴在腰上,从井口握着大锤下到井面,大约半个小时,才能把井面凿开,然后一桶桶取水。一次任务结束,整个人都是僵硬的。平时洗脸,都是拿毛巾只擦脸膛那一块。洗衣服更可怕,衣服泡了三天,洗出来晒干后,一抖还是洗衣粉乱飞,根本融化不了……大雪纷飞,我们却大量出汗,外加一身的尘土搅合,宿舍那个臭啊,至今挥之不去,想想都打冷颤。但从那以后,‘能吃苦’也奠定了我写作的基础,而‘硬气’则成为我以后文学创作的一个基调。”

 

  之所以开始写作,则因为一次跳伞经历。亲眼目睹教练不顾自身安危拯救新兵的王昆深受震撼,决定拿起笔记下点什么。不曾想,这一笔至今没有收尾。“我经历的难忘的事情太多了,每一次都会让我流下感动的泪水。对于我熟悉的军旅素材,一旦遇到,绝不错过。比如我采访英雄韦昌进的时候,因为感动在持续支配着我,所以短短两个月内(创作时间只用了23天),我就完成了13万字的非虚构《六号哨位》,并在《十月》头条刊出。”

 

  不能写好当下的作品无法走远

 

  当兵虽然不过20年,但王昆的经历并非一般军人可比。担任过侦察班长、特战排长、副连长、侦察船长、指导员、登陆艇长等职务,多次在重大军事任务中执行高空跳伞、野战生存、三角翼飞行、渡海登岛等任务的王昆,2016年起,还参加了援疆援藏等重要任务,每年要在藏区长达3个月,走遍高原的牧区和草场。

 

  这些经历,为王昆的创作提供了大量的素材,但也因为不是专业创作出身,所以王昆称,也会遇到创作上的“瓶颈”。“我只是这些所经历故事的‘搬运工’,有时文字一堆一堆地出来,但艺术性不高,缺乏精品,这是我以后要加强的地方,我也因此降低了作品的发表量。有一些写完了,虽然发表肯定没问题,但还是不发了,以后再说。”

 

  “我想一部作品,最打动人的还是细节。写作者得说人话,不能在那直着嗓子喊口号。军旅作品大多弘扬主旋律,很容易写成应景之作。军旅作品容易拍电影电视剧,更容易写成流水账。所以写作者一定要写好当下,不要说你的作品要等到近百年后被认可。当下不认可,就是不行。如果不能讴歌当下,那么你自认为写得好,也走不了多远。”王昆表示,“作为军人,无论是哪一代,都要担负起应该担负的责任,而优秀的作品鼓舞人,这个是很实在的。”

 

  对一位写作者来说,阅读和创作同等重要,没有广博的阅读做基础,不可能写出有深度的优秀作品。常年工作在外,即便再累再忙,王昆依然坚持阅读,但他也形容,自己的阅读比较特殊,“因为除了在外采访,我还要经常执行一些大型军事任务,所以常规的阅读,对我来说比较困难。不过,我给自己制定了阅读计划。如每次大型任务回来,按照部队工作规律都会有一个10天左右的休息时间。那么这10天,我至少要阅读100万字的文学经典,也有时是阅读一本,但要反复读四五遍。”

 

  记得有次海上演习,一漂就是两个月不能靠岸,王昆便把《静静的顿河》完整地读了3遍。他笑称,这个也是需要毅力和吃苦的,“我出行必带书,那些可以反复阅读的经典文本。飞机上,训练场,休整时,这本书肯定要接受反复‘蹂躏’。我觉得,环境不是问题,只要你想读,在哪都能读。”

 

  签约山东省作协成为第五批签约作家,王昆表示,签约是一种鞭策,“世上职业千千万,写作者只是其中一种。对我来说,写作者的身份只是兼职,但无论哪种身份,我都会认真虔诚、老老实实地去创作。”

 

  作家简介

 
 

  王昆,男,1983年4月生,解放军第107医院政治处副营职干事。山东省作协第五批签约作家。自2008年始发表作品,迄今已发表、出版作品二百余万字,出版长篇小说《终极猎人》《我的特战往事》《UN步兵营战事》《六号哨位》《绝非兵家常事》等;作品见于《十月》《解放军文艺》《安徽文学》《延河》等,并被《小说选刊》等选载。曾获第五届长征文艺奖;第八届冰心散文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