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新闻周刊 > 正文

无声证言

2019-9-9 10:32:56 来源:山东商报

       006895,是济南交警马宗刚的警号。与大多数人印象中在路口执勤的交警不同,他还有一个特殊的身份——法医。这个看似神秘的职业,曾因刑侦局《法医秦明》一夜爆红网络:解剖断案、拨开迷雾、诠释现场……电视剧中的悬疑推理情节让不少人对法医充满好奇。带着这份好奇,记者近距离接触马宗刚,了解到这个跨越生死的职业,可以靠一把手术刀千里缉凶,凭一柄放大镜洞察秋毫,为生者权,为死者言。记者 张舒

 



  失踪者


  2012年2月,还没出正月的济南,北风像刀一样凛冽。周末,刚睡下不久的马宗刚突然被凌晨急促的电话铃惊醒,半小时后,他的车停在长清区104国道张夏法院门口。此时,长清区刑警大队、交警大队的十几名民警已经将案发现场勘查隔离,正在此等待他的进一步确认。马宗刚快步进入隔离区,首先注意到路边歪着一辆旧自行车,不远处,地面上星星点点的残红被结结实实地冻在柏油马路上,他走近蹲下一看:是残缺的碎肉。


  尸体损毁严重、痕迹遭到破坏、关键证物缺失,根据这些表面证据,民警们一时间很难给案件定性。“难道是杀人后碎尸抛尸?”大家提出假设性的疑问。马宗刚戴上手套,用手电筒仔细地观察几处血迹的形状,判断相隔距离,又用放大镜查验了碎尸的边缘之后,给出肯定的答复:“这应该是一起交通肇事致人死亡的事故。”听到他的结论,一名年轻民警立刻提出质疑:深夜的国道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被撞者从何处来?什么样的剧烈撞击能把人撞成碎尸?还有最重要的一点:现场并没留有尸体,那么伤者去哪了?


  马宗刚几乎没有迟疑,一一给出了答复:现场有辆自行车,应该是死者骑到路边停放后,徒步穿越马路时与途经的大车相撞。根据血迹的形状和分布状态,可以排除人为伤害,人为打击没有这么快的速度和这么大的力量,加上事发地点位于国道附近,被车辆撞击的可能性最大。地上的碎尸块不是分尸,而是被多辆车碾轧所致。这也是为什么血迹分布的距离较远、且形状不一——被碾轧车辆带过血迹就会出现变化,而多摊血迹一定是多辆车造成,一辆车不可能完成。因此,通过对现场痕迹、血迹、残尸的勘验综合判断分析,这应当是一起交通肇事逃逸案。


  与此同时,现场的监控录像也被取回。大家一看:果然如马宗刚所言,视频中只有推着自行车的当事人出现在画面中,现场除了过路车辆,再没有出现其他人。通过进一步排查肇事车辆民警们发现,具有嫌疑的二百多辆过路车中一半都碾轧过当事人。可伤者被撞后,为何就从画面中离奇消失了?这个疑问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这个案件还在调查中,次日上午10点,他再次接到刑警的电话,这次事发地在仲宫。原来,当地村民在山坡上烧草,没想到意外在斜坡处发现一具尸体残骸。以为放火烧死了人,村民们吓得赶紧报了警。马宗刚前往事发地一看,尸体表面磨损得厉害,不像是窒息而死,更像是被人从车上抛下扔进草丛中的。死者手上磨破了皮,指骨甚至磨到了骨髓腔,没有至少二十公里的长距离拖磨,不会造成这么深的伤痕。突然,一个念头在脑中一闪而过,他迅速检查了一下尸体破损的几处,感觉伤口残缺部位似曾相识。于是立刻给长清的法医打电话,让对方马上去殡仪馆,两人现场连线确定尸块的具体部位和形态。逐个对照后,他们得出一个惊人结论:这具尸体就是40公里外长清事故中那名凭空消失的被撞者!


  原来,伤者被多次碾轧后,尸体被一辆临沂牌照过路大货车底盘钩住了。司机当时并未发觉车辆后轴上拖挂了人,一路行驶到过磅处,下车排队准备过地磅时,才发现车底的尸体。吓坏了的司机眼瞅着四周没人注意,就把尸体拖拽到距离不远的一处沟里丢弃。当然,撞伤死者的肇事司机也没有逃脱法网。根据马宗刚对事发时段的判断,民警通过前后路口的监控摄像头,进行过筛式排查,最终找到肇事司机。

 

 

利用特殊光线寻找证据


  两滴血迹


  如今,随着DNA鉴定技术的发展,其在医学、刑侦等领域中的应用越来越广泛。然而十年前,当DNA技术还没有普遍应用于交通事故的鉴定中时,有时即便交警能锁定嫌疑人,但由于现场物证上无法提取到关键信息,往往也因为缺乏定罪证据让案件陷入僵局。


  2012年1月份的一个深夜,大雨瓢泼,路上鲜有车辆和行人经过。在槐荫区经十路段店立交桥附近,一辆水泥罐式货车将一名行人碾轧致死后逃逸。虽然现场有位私家车主目睹了大货车伤人逃逸的全过程,但由于没看清车牌号,缺乏关键性的侦破线索。根据私家车主提供的信息,交警经过两天两夜的排查走访,终于锁定了一辆嫌疑车辆。可由于连日大雨,不仅现场物证被破坏严重,而且大货车车轮上雨水加泥水层层冲刷,更是看不出任何碰撞痕迹。料定这点的货车司机在接受询问时,一口咬定自己绝没撞过人。现场没有监控视频,目击者又记不住车牌号,涉案的两人一人已经重伤死亡,一人矢口否认曾经撞人,把办案民警急坏了。


  由于找不到突破口,案子转到了马宗刚手中。翻阅案件时,他想起在政法大学接受培训时,公安部正在推行破积案活动。其中有一个强奸杀人案,嫌疑人杀人后曾抓着被害女孩的袜子将尸体拖进树林。由于当时的物证保存完好,20年后,民警在嫌疑人抓过的袜子上提取到他手上脱落的上皮细胞,凭借DNA成功将嫌疑人定罪。受到启发的马宗刚想到了鲁米诺试剂:这是一种能够显现出极微量血迹形态的试剂,如果应用在犯罪现场,可以检测肉眼无法观察到的血液组织。


  凭着对鲁米诺试剂显现原理的研究,为了找到血迹,马宗刚连续两天匍匐在车下,用试剂喷涂了整个车底和前后12个轮胎,躺在湿冷的地上反复观察。当时整个车身底部沾满泥浆,泥巴还顺着雨水不停的滴落,他顾不上自己滚了一身的泥巴,用各种光源反复试验,生怕错过关键线索。但由于事发当天的血迹已经被连日来的泥汤覆盖,取证了几十次,他仍没发现任何可疑物质。


  “法医鉴证中有种说法叫触物留痕,只要是两者接触,肯定会留下痕迹。”在车底来回匍匐取证的时候,马宗刚注意到,这辆大货车共有6组轮胎,每组两个轮胎按照里外的循序排列,由于轮胎间空间很小,头伸不进去,里边的情况也勘查不到。他怀疑,这个空间如此隐秘,即使轮胎外的血迹或许会因为下雨冲掉,但轮胎中间的缝隙里很可能还存有残留的血迹。于是,他找人把大货车里侧的轮胎全都卸下来,一一标记好位置,里侧朝上按顺序排放,逐个进行喷涂光源测试。终于,在左后外轮的内侧胎壁上,他找到了两处米粒大小的血迹。经过DNA检测,确定就是死者的血液。


  这个案件的侦破不但验证了鲁米诺试剂在血液显现中的可靠性和稳定性,也为之后的碾轧人体类交通肇事逃逸案件如何取证、如何检测提供了有效参考。

 

 

喷涂鲁米诺试剂可让血迹显现



  三个案子


  从事法医24年,马宗刚过手的案件近万起。他说,其中三个案子,令他每每回想,百感交集。


  1995年,是“全国交警学济南”的高潮。那一年7月份,从中国刑警学院法医物证专业毕业的马宗刚加入济南交警。去单位报到的晚上,同事和领导给新来的民警接风,在大明湖西南门附近的一家小饭店里聚餐。饭吃到一半,对讲机内突然传来警情:解放路上出现一起交通肇事逃逸案。“呼啦啦一下子,桌上立刻走空了人,所有人都赶往现场了。”马宗刚回忆,那是他从警生涯参与的第一起案件。“那时候监控摄像头还不像现在这么普及,案发现场只有一名死者躺在路上,不知道是什么车撞的,也没有过路人目睹事发经过。”


  死者的小腿前部有皮下出血,没有擦伤,也没有骨折。通过受伤部位和伤情,他判断肇事车辆很可能是辆摩托车。“摩托车轮胎弹性大,撞击后不会造成皮肤表皮破损,却能导致皮下出血”。上世纪90年代,小汽车和摩托车在济南还是件稀罕的时髦物件,肇事者事后很快就被找到了。因为事发当晚大家忙到凌晨三点,所以马宗刚的入职接风宴,永远成了半场“局儿”。


  2000年,老家莒南的马宗刚第一次因为工作挨骂,骂他的人还是一名临沂老乡。当时,历城区发生一起交通事故,一名行人被一辆摩托车撞倒后,又被一辆大货车碾轧,导致重伤住院。摩托车司机是名未婚的年轻姑娘,在济南卖西瓜,撞人后一看大事不妙,躲回了老家沂南。因为是无牌无证驾驶摩托车,又是事故的主要责任方,伤人后逃跑的姑娘构成了肇事逃逸罪。于是,马宗刚和同事一起前往临沂追逃。


  “去了一看,女孩家里穷的连扇门都没有,门口挂了张草席遮风。”马宗刚说,当时一起去的还有涉案大货车所属单位的车队队长。当时,车队队长看到女孩的家庭情况,动了恻隐之心,和马宗刚商量把女孩放了,伤害者的赔偿全部由他们单位来负担。“法律归法律,人情归人情。”马宗刚当时心里很不是滋味,但最后还是把女孩带走了。

 

 

向同行总结二十多年的鉴证经验


  “你真是个叛徒啊!你一个临沂人,从济南跑来抓我!”19年过去了,当时女孩跳起来大骂马宗刚的话他没忘掉,这个案子他也一直放在心上。“这么多年,办案中遇到过朋友、老乡、同学……但触犯了法律,谁说也没用。作为执法者捍卫法律的公正和尊严是一种责任,不能被感情因素左右。”


  如果说这么多年来,有哪起案子是他的心结,莫过于2006年发生在济南的一桩交通肇事逃逸悬案。“当时在殷陈立交附近,一名从潍坊来济南打工的60多岁的老人被撞身亡,肇事车当场逃逸。由于当时监控摄像没有如今这么普及,寻找肇事车的过程非常艰难。虽然事后锁定了撞人车辆,但却发现这辆车在国内没有销售记录,而且是辆套牌车,原车牌属于一辆已经报废的烟台牌照的面包车。不久之后,这辆车被发现弃置在路边,肇事司机的信息随之石沉大海。”这么多年来,马宗刚仍未放弃对肇事司机的追查。虽然时隔13年,但他把当时采集到的相关证据都已登记在案,并录入全国联网的信息库内,期待有朝一日可令真凶伏法。


  “当年工业南路、工业北路、济微路、张庄路地处偏僻,没有路灯,发生交通事故后肇事逃逸的情况多,破案难度很大。”马宗刚感叹,受益于科技的发展,随着路面监控的普及,现在破案比以前轻松了不少。基于从国家到地方对交通事故隐患排查工作的重视,不光高清摄像头多,护栏和隔离带也多了,隐患路段排查治理更加频繁,像酒驾、超速等违法行为的查处力度也越来越大。“自己工作的这二十多年中,交通事故经历了从多发到顶峰,而后渐渐在下降。这是最令人欣喜的事情。”马宗刚说。(图片均由马宗刚本人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