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领读 > 正文

不喜亦不惧

2020-1-11 8:48:33 来源:山东商报

       ◎刘钊《幸得清欢慰平生》,季羡林/著,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我们都习惯尊称季羡林先生“季老”,季老离开十年了。最早时隐隐约约听闻过他的名字,只是远远的余音;进一步了解是在2006年,他被评选为“感动中国”年度人物。印象最深的是,央视记者采访当时在病房的季老,老先生半躺在床上,连声说“愧不敢当”,那个画面使我心里充满感动。

 

  当时通过电视媒体的介绍,我只知季老是一位德高望重、治学严谨、著作等身的大学者,殊不知在语言学家、翻译家、佛学家、史学家、教育家等一系列响当当的名号之外,他还有一个重要身份——散文家。

 

  纪念季羡林逝世10周年,散文集《幸得清欢慰平生》上市,本书收录了季老不同人生阶段、不同创作时期的代表作品,让我看到了一位独立于学者身份之外的真实的、可爱的、感性的季老。
 

 

 “清欢”二字我以为真正点题。季老百年人生饱经患难,走过了中国最动荡的几个时期。然在他的文章中,少见苦难,一眼望去,字里行间都涌溢着生活的美好,生命的可贵。他总能在平淡,甚而带点儿苦涩悲凉的日子里,寻到一丝清欢,咀嚼出甘甜怡人的滋味。

 

  雨敲铁皮的声音,让他感到无量的喜悦,仿佛饮了仙露,吸了醍醐,大有飘飘欲仙之概……浮想联翩,不能自已,心花怒放,风生笔底;宁静而可爱的清晨,让从不写诗的他心中也有了一丝诗意,“此身合是诗人未?鸽影湖光入目明”,他说自己好像真正成为一个诗人了;黄昏在他眼中,像一个春宵的轻梦,只在人们心上一掠,留下黑暗的夜,带着它的寂寞走了;夜晚的星辰在他看来是“星光的海洋”,把他带到天上去,带到那片能抒发畅想曲的碧落上去;他走进书斋,恍若看到他的书都在向他问好、向他招手;他将夹竹桃、马缨花、桃花、杏花、荷花当成知心朋友,在燕园里留驻一个永恒的春天……

 

  “已识乾坤大,犹怜草木青”,马一浮这两句诗,放在季老身上,我觉得亦贴切不过。季老见过大风大浪,识得乾坤之大,又能俯下身亲近自然,于细微处体验生活,善于发现每一寸时光含蕴的情,每一个角落遗落的美,这样的老人实在可爱、可亲、可敬。这一刻,他于我不再是高山仰止的大人物,而就是一位朴朴素素的老爷爷,在俗世里葆有一颗天真纯粹的赤子之心,一眼能望见底。我没见过自己的爷爷,总想象着他该是这个样子。

 

  “纵浪大化中,不喜亦不惧。应尽便需尽,无复独多虑。”季老在多篇文章中都提及,这首诗是他的人生格言。他在《八十述怀》里说,要抱着这种精神,昂然走上前去,做一些对别人有益的事,绝不成为行尸走肉,他的眼前依然闪动着野百合和野蔷薇的影子。倏忽九十而至,他眼前的坟墓多而野百合花少了,“不管怎样,反正我是非走上去不行的,不管是坟墓,还是野百合花,都不能阻挡我的步伐……”我想只有历经世事沧桑,看透了人间万象的人,才有这份一往无前的生命魄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