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 金融 > 正文

多家银行大额存单告别靠档计息

2020-1-15 9:22:27 来源:山东商报

  随着越来越多银行理财产品陆续向净值化转型,不少客户把目光投向了利率比定期存款高,风险比净值型理财产品更低的大额存单。记者近日走访省内银行网点发现,多数银行已经对靠档计息类的定期存款相关业务进行了调整,1月1日之后发行的包括大额存单在内的定期存款,已经不再靠档计息。记者 冯云云


  靠档计息曾是大额存单优势之一


  2015年,我省多家银行开始推出大额存单业务,随着近两年理财产品利率持续走低、结构性存款发行受限,大额存单成为银行的揽储利器。


  此前采访时记者了解到,大额存单产品刚一面世时,大部分银行在存单提前支取方面是按照活期利率计息,随后,陆续有银行允许储户提前支取并可靠档计息。到了2018年、2019年,“靠档计息”几乎成为省内各家银行推出大额存单时的宣传噱头,付息方式也有按月、季、年进行付息等。


  相对于普通定期存款来说,大额存单有两大优势,一是利率更高,二是可以靠档计息。靠档计息是指投资者在买入银行定期理财(存款)产品后,如果在产品到期前提前支取,银行会根据实际存期按最近一档的利率计算利息,剩余部分按活期计息。


  按照靠档计息的方式,储户买入靠档计息定存产品后,即使提前支取,也不会损失太多利息收益。当然,各家银行的靠档计息也有不同,记者此前采访时了解到,提前支取时,有的银行靠的是大额存单的档,有的则是按照银行挂牌公告的定期存款利率计息。


  比如储户李先生存入了一笔20万元的大额存单,期限为3年,假如1年后因为需要用钱不得不提前取出,若是一般的定期存款,存的这1年会直接以0.35%的活期利率计息,20万的存款利息只有700元。若是按照靠档计息的大额存单,以省内某股份制银行目前发售的20万起存的1年期大额存单产品来计算,产品存续这1年可按1年期大额存单年化利率2.28%计息,利息为4560元。


  定存、大额存单均告别靠档计息


  2019年底有媒体报道称,监管部门通过窗口指导形式,在全国范围内叫停靠档计息的定期存款,这一说法称“监管部门要求在2020年末之前,相关存款产品压缩至零;同时,大额存单提前支取规则或也将适用该规定。”


  记者近日走访省内多家银行网点了解到,包括国有银行、股份制银行、城商行在内的多家银行近期在售的储蓄存款均不再支持靠档计息,提前支取将按活期存款利率来计算。


  个人大额存单方面,记者近日从省内各商业银行了解到,2020年1月1日起,各家银行发行的大额存款已没有靠档计息产品,在利息支付方面,有的产品是到期付息,有的则显示按月付息。


  据了解,对于到期一次还本付息的产品,提前支取时,以支取日活期挂牌利率计息;按月付息的大额存单,在提前支取时,则根据产品实际持有期限以支取日银行活期挂牌利率计算,客户应得利息和银行已付利息之间的差额,实行多退少补。


  记者在某股份制银行看到一款30万起存的3年期大额存单,尽管该产品是按月付息,但该行理财经理表示,“如果客户需要提前支取,那也要按照活期存款利率执行,此前多付的利息要在本金中扣除。”


  仍有民营银行定期存款变相靠档计息


  曾有银行分析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监管机构此次规范靠档计息存款产品,主要目的在于降低银行的揽储成本,从而达到降低贷款利率、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及融资贵的问题。也有研究员指出,此次调整主要是为了防范靠档计息类存款产品的流动性风险。


  不过,记者采访时发现,省内一民营银行仍在发售支持靠档计息的存款产品。记者昨日登录我省首家民营银行蓝海银行的APP看到,该行1月1日发布公告称,蓝贝贝多种期限周期付息存款产品正式上线,这一产品支持随时提前支取,期限有7天、30天、90天、180天、360天。


  按照该行的说法,蓝贝贝是一款银行储蓄存款产品,50元起存,7天付息产品,满期利率为4.1%;90天付息产品,满期利率为4.4%; 付息周期180天,满期利率为4.6%; 付息周期360天,满期利率为4.8%。


  这一产品按约定周期付息,每期利息自动转入购买账户,以付息周期90天产品为例,每90天为一个付息周期,每存满一个周期,按满期利率4.4%计息,并将利息自动兑付至认购账户;未存满一个付息周期,则根据实际存款天数按当日挂牌活期利率计息,与银行大额存单按月付息多退少补不同的是,这款产品提前支取时,针对历史已派发的利息不受影响。


  据了解,此类产品被称为智能存款,既有活期的灵活性,又有定期的高收益,起存门槛低。尽管这类靠档计息的智能存款的收益能秒杀目前大多数理财产品,但有银行工作人员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此类产品在实际运营中存在很大风险,首先高息对银行降低资金成本不利,与监管降低融资成本、服务实体经济、回归本源的初心相悖;其次,智能存款的高利率源于期限错配和配置资产的高利率,这种运营模式存在着诸多潜在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