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领读 > 正文

看遍冯骥才“俗世奇人”全系列

2020-1-18 9:29:44 来源:山东商报

        自上世纪90年代至今,冯骥才先后创作了54篇“俗世奇人”系列短篇小说。其风格统一、传奇色彩浓郁、充满生活气息、人物形象活灵活现,书写了清末民初天津卫的地域风貌、风土人情、生活风尚,也展现出我国民间文化的精巧技艺与其中蕴藏的智慧,该系列一直备受读者推崇和喜爱,更是荣获第七届鲁迅文学奖。获奖之后,冯骥才于2019年又创作了《大关丁》《弹弓杨》《孟大鼻子》《齐老太太》《旗杆子》等18篇“俗世奇人”新作,归入《俗世奇人全本》中并于近日集结出版。 记者朱德蒙

 

  新写18篇“俗世奇人”凑足54篇完整本

 

  冯骥才,中国当代作家、画家和文化学者。作品题材广泛,形式多样,已出版各种作品集200余种。代表作《啊!》《雕花烟斗》《高女人和她的矮丈夫》《神鞭》《三寸金莲》《珍珠鸟》《一百个人的十年》《俗世奇人》《单筒望远镜》《冯骥才记述文化五十年》等,作品被译成英、法、德、意、日、俄、荷、西、韩、越等10余种文字,在海外出版各种译本40余种。

 

  2018年,《俗世奇人》 荣获第七届鲁迅文学奖,授奖词为:冯骥才的《俗世奇人》(足本)回到了传奇志异的小说传统,回到地方性知识和风俗,于奇人异事中见出意趣情怀,于旧日风物中寄托眷恋和感叹。精金碎玉,以少少许胜多多许,标志出小小说创作的“绝句”境界。著名文学批评家李敬泽评价,冯骥才先生的《俗世奇人》(足本)荣获第七届鲁迅文学奖,标志着微小说创作传播已进入一个新阶段。据悉,截至2019年年底,“俗世奇人”系列总销量达500万册,深受广大读者欢迎和喜爱。《刷子李》《泥人张》 等篇目还入选了中小学语文课本,小朋友们通过“俗世奇人”学习语文、学习写作,培养和提升语言能力。著名作家陈建功也评价该书“对地域文化有深入的感受和追求,故事汲取了民间文化的营养和灵感。冯骥才有浓郁的民俗、地域文化积累,这使他的作品充满了文化意蕴,人物性格的塑造和生活语言的运用都有独到的功力,在小小说写作中起到了标杆作用。”

 

  2019年,冯骥才在《俗世奇人》(足本)基础上,又创作了18篇“俗世奇人”集合成《俗世奇人全本》,以便呈现给读者完整的54篇“俗世奇人”系列,并独家收录冯骥才亲自手绘的58幅生动插图。书中冯骥才写到:天津卫本是水陆码头,居民五方杂处,性格迥然相异。然燕赵故地,血气刚烈;水咸土碱,风习强悍。近百余年来,举凡中华大灾大难,无不首当其冲,因生出各种怪异人物,既在显耀上层,更在市井民间。故而随想随记,始作于今;每人一篇,各不相关,冠之总名《俗世奇人》耳。

 

  用一个巧妙的故事把一个独特的性格挖掘出来

 

  关于新作,自称“一个在不同领域里穿梭的人”的冯骥才坦言,岁数大了,在书房的时间就多了一点,文学自然也就回来了,“有媒体说我回归了,这句话说的不错,是回归了。”但是,不是他想写小说,而是小说找自己写它。“20多年里,我小说写得少,甚至跟没写差不多,可现为什么觉得大量的东西涌上来想让我写呢?我体会到一个概念,就是生活,即作家的生活。实际上,真正的作家的生活,都是不经意间积累下来的,不是寻找出来的。20多年来,我在全国各地跑调查,遇见各式各样的创造文化的老百姓,这块土地激发了各种感情,引起我们很多对文化的体验、感知、思考,这些东西在我心里都积累着,所以现在写东西反而比那时候一直不停地写、寻找题材写,更自然一点。”

 

  新作《俗世奇人全本》面世,会不会接着往下写?冯骥才则表示,目前不敢说,但自己慢慢找到了一种创作方式,“一篇小说写一个或两个人物,这个人物后面依托着一个很巧妙的、甚至于很绝妙的故事。什么是巧妙呢?我认为巧妙的底线是意想不到,上限是匪夷所思,通过一个巧妙的故事把一个独特的性格挖掘出来。我写这些人物和故事,所有人物的性格有一个共同点,即是天津人的性格。天津人什么性格?天津是码头,是中西碰撞的地方,天津人豪爽、义气、调侃、幽默、斗气,但是斗气不较真。我写的小说有我生活里碰到的,有我们城市里本来大家都知道的传说,也有大家随便说出来的挺好玩的一个契机,我就开始虚构了。比如我有一天下班骑自行车路过一个岗楼,那时候警察都坐在圆柱形的岗楼里,在马路的一个角上。有一个年轻警察刚上班没多久,穿上警服有点牛也有点神气,有天他看见一个老大爷推着自行车,车后面绑着一堆木头。这个老大爷因为穿着棉裤,一下没迈上车去,下来了,迈了三次都没迈上去。这时那个年轻警察有点替这个老大爷担心,因为过往的车辆很多,他怕老大爷被撞上。如果是外地人会说‘大爷这个地方车太多,您边上去,别把您碰到。’天津人不这么说。年轻警察笑着说‘大爷,你要想练车,找个安静地方练去。’这就是天津人,正话反说,天津人平常都这么说话,所以天津人才出马三立、郭德纲。”

 

  “一个城市有一个城市的集体性格,天津人从来不说齐白石,也不说李可染,也不说郭沫若、不说茅盾,不说名人,天津说泥人张,说狗不理,天津说市井奇人,天津佩服自己身边有本事、有能耐、性格各色的人,这是天津人。因为这样一个群体造成的集体性格我喜欢,所以碰上这样的东西我自然就要写。”冯骥才再谈起创作时表示,此外在这些小说里,自己还摸索出一种语言,“在叙述小说时,我追求的不是天津味儿,天津味儿是一个表象,我追求的是天津劲儿,就是天津那种精神。所以我要把天津人的气质放到我小说的语言里,我写的时候经常笑,我犯嘎,我喜欢写这样的小说,我觉得写这种过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