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眼界周刊 > 正文

单纯安慰不是抚平创伤的长久之计

2020-1-2 9:51:31 来源:山东商报

         岁末年初,能够在公司年会上获得奖励想必是不少人心之所向的事情。然而,并非所有的奖项都令人欣慰,专为受委屈者设立的“委屈奖”就未免使人心中五味杂陈。面对用人单位为员工颁发的“委屈奖”,人们不免要问:“委屈奖”真能让人不委屈吗?

 

  “委屈奖”早已不是新鲜事,纵观多个单位设立此奖的理由多是奖励员工默默忍受、尽职尽责,尽职尽责可以,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从来不是工作人员的服务准则。而且“委屈奖”的设立保不齐成为一些人滋事挑衅的借口,因为他们知道工作人员有相关补贴,那委屈奖岂不是让工作人员更委屈。

 

  根据马斯洛的需求理论,人们三、四层次的需求是指情绪的需要和尊重的需要,其影响因素多来自外界,“委屈奖”不仅让工作人员感受不到他人的尊重也感受不到来自公司的关怀,此类需求不能得到满足如何更好地开展工作以达到自我实现呢?

 

  近年来,医护人员被患者及其家属殴打的新闻时常被曝出,而本为“娘家人”的医院的态度,更多的鼓励医护人员隐忍退让,有时候甚至要医护人员做到“你打我左脸,我把右脸伸给你”,以换取暂时的安宁。在此次事件中,医院为挨打护士颁发“委屈奖”,就是变相鼓励医护人员以德报怨。而打人的患者家属,一句对不起,好像就抹平了一切,没有受到任何严厉的惩罚。

 

  对于医院来说,显然是非常认可该名护士的做法,所以才颁给她一个“委屈奖”,以示安慰。只是很多人可能不理解,为啥受委屈了还有奖?其实很多医院都设有这个奖项,主要是颁发给被病人或者家属刁难的护士。医闹事件频繁发生,使得委屈奖早已不是新鲜词,而且这个奖不只是滑稽,更多的是辛酸。

 

  在部分一线医护人员看来,他们的一味妥协,既换不来患者的尊重,也得不到想象中的和谐。医患的关系,有时就像是弹簧,一方用力,另一方就会退缩,一方一直退缩,另一方就会一直得寸进尺。对无理取闹的患者反复宽容,反而是对其无尽的纵容,所以才会有医护人员被打事件的频频发生。

 

  红网红辣椒评论就此指出,“委屈奖”关怀工作人员的初衷是好的,但是思路存在问题,一个奖励机制实施的目的在于赞扬和推广此类做法,在工作中多受委屈多拿奖偏离了他们职业的本质属性,社会中的每个环节都有服务者和被服务者,两者只有身份不同并无地位高低,每个基层工作人员都应获得尊重,这样才有利于构建和谐社会,纵容一方,安慰另一方,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国防时报》排头观察同样认为,对于医院来说,与其费心思安慰受委屈的工作人员,还不如好好想想,如何提高医护人员的安全,以及人们对医护人员的尊重?有医护人员说,虽然自己的工作很辛苦,且经常受委屈,但是职业生涯中带来的精神食粮,是这些无法替代的,救死扶伤的信念,足以支撑他们继续坚持下去。

 

  此外,“委屈奖”的设立不止是在医患关系上,此前一段时间内频发的司乘矛盾更是让这个奖项走入人们视野。据《贵州都市报》等媒体报道,早在1995年,贵阳市公共交通(集团)有限公司为了行车安全,针对司机乘客冲突问题,专门给驾驶员设置了一个奖项——“委屈奖”,对在乘务纠纷中表现突出的司机进行相应奖励,奖金从50元至500元不等。23年来,贵阳市公共交通(集团)有限公司有近百名司机获得了这一奖励。

 

  真心希望用人单位能真正扮演好“娘家人”的角色,职工有错误当然要决不包庇,但也决不能用所谓的“委屈奖”“郁闷奖”敷衍应对“自家孩子”流血流泪,把员工视为“放马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