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领读 > 正文

写给大众的“艺术收藏通史”

2020-1-4 11:04:01 来源:山东商报

  自1990年以来,“收藏热”在中国已持续近30年,中国艺术品交易市场也已发展成为比肩美国的两大市场之一,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动辄出现的“亿元天价”更为全球瞩目,因此,国内外有关中国文物艺术品的出版也颇为热闹,如画册、作品集、收藏集、拍卖图录等,也有常见的瓷器、绘画等热门收藏品类鉴赏技巧和文化历史读物。此外,国外也出版过回顾中国皇家收藏、美国收藏中国艺术品历史的大众读物。但迄今为止,还缺乏对中国历朝历代收藏文化全貌进行回顾和研究的著作,直到《中国艺术收藏史》的出版,填补了这一空白。可以说,《中国艺术收藏史》全面回顾了从史前时代到21世纪初约五千年中国文物艺术品收藏的漫长历史,带领读者从收藏角度认知中国文明传承的秘密,完成一次收藏美学之旅。近日,记者通过出版社采访作者。记者 朱德蒙


  收藏的历史也是文明传承的历史


  《中国艺术收藏史》是国内外出版的第一本关于“中国艺术收藏”的通史类读物。它从史前古人收藏的穿孔贝壳、玉器开始,按照时间顺序叙述了商、周、汉、魏、晋、唐、宋、元、明、清一直到近现代各个时代中国收藏文化观念和潮流的演变,既有对每个历史时期的宏观观察,也有对收藏家、经纪人、创作者以及市场、文化环境的细微分析。比如书中对中国收藏历史的几个关键时刻进行重点回顾和解析:魏晋南北朝随着士族文化兴起了书画艺术的收藏,宋代的金石收藏潮流则让收藏文化获得了文化意义上的“正当性”,欧阳修、苏轼、米芾、宋徽宗赵佶等收藏家的言行模式也对后世产生了重要的影响等。


  作者周文翰,知名艺术评论家和作家,2011年至今从事比较文化研究、艺术策展和写作,已出版过《时光的倒影:艺术史中的伟大园林》《花与树的人文之旅》《废墟之美——亚欧大陆上的建筑奇观》等多部有关艺术史、建筑史、园林史的著作,获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全民阅读活动“大众喜爱的50种图书”、中国出版协会“2016年度中国30本好书”等荣誉。


  关于新作,周文翰表示,收藏的历史就是文明传承的历史,“每一件玉器、青铜器、绘画和书法作品之所以能够保存至今,背后都有一段文化、政治、经济因素角力的动人故事。从文明史或者说‘大文化’角度回顾中国艺术收藏文化兴起、发展、延续至今的全过程,不仅是写给收藏界、艺术界的人士,我相信公众读了这本书也会对中国文物艺术品数千年的传承和发展有全新的认知,可以了解中国文明传承背后的文化、社会机制。”


  用全球视野看待中国收藏


  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范迪安评价,艺术的发展、文明的传承离不开收藏,从大文化的角度回顾收藏现象兴起、转变、延续至今的全过程,不仅对艺术界、收藏界有重要参考意义,更可以帮助公众了解中国艺术演进的悠久历史、认知中国文明传承的独特机制。


  事实上,《中国艺术收藏史》不仅关注中国人如何收藏中国本土的艺术品,也关注中国文物艺术品外流以后如何被世界各地收藏和研究,以及中国人如何收藏国外的艺术品。书中首次呈现了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等国内外博物馆重要藏品的精美图片,视觉效果震撼。此外,作者还从文化比较和信息传播的角度审视西方近现代民族国家体制和文化观念传入中国后对收藏文化的巨大影响,对此,周文翰强调:“现代国家体制可以说是影响近现代收藏生态的最大因素,这一点以前很少有人给予特别关注。”


  对话


  周文翰:向后回顾是为了更好地向前行进


  提问:在书中,您提到魏晋南北朝是艺术收藏的开端,宋代是收藏文化正当化的开始,这对收藏文化的影响非常巨大,您能详细解释下吗?


  周文翰:唐代之前,可以说收藏是帝王、贵族或者说士族的行为。到了宋代,各阶层文人都可以通过科举当官,他们则形成了新的“文化共识”,比如欧阳修、苏轼等人都喜欢收藏,欧阳修还把收藏和研究经史联系起来,实际上正是把收藏从“好事者”之事变成了正当的文化行为,这对以后的收藏文化发展有巨大的影响,即人们不再认为收藏仅仅是个人的爱好,是钱财多少的事情,这对社会、历史都有着更为宏大的重要的意义。


  提问:那么中国收藏文化和欧洲收藏文化有什么不同?


  周文翰:我在书中《后记》 简单总结过几条,最大的不同可能有三个,一是秦代以来中国形成的皇帝体制让皇帝经常是那个时代最重要的收藏家,他们可以采取各种手段取得规模巨大的收藏品;其次是中国古人对礼仪性的器具,如玉器、青铜器有漫长的收藏历史,这和慕古文化思潮有关,人们总认为上古三代是个理想的时代; 第三是古人也对文字有关的书籍、碑帖等有着非常大的兴趣,不像现在的人们一想到收藏品,脑海中首先出现的是各种绘画、书法作品。


  提问:是什么因素促使你要创作这样一本书?


  周文翰:可以说这是10年才写完的一本书。2008年,我辞职后去国外旅行了两年,那一段时间经常出没在国内外的机场,在机场书店消磨时间的时候注意到有很多收藏类的图书,几乎都是关于瓷器、玉器、绘画、家具的鉴赏类图书,简单介绍如何鉴别真假的书籍,让我惊讶的是,竟然看不到任何一本关于收藏史的综合性的著作。这非常奇怪。因为按理说中国是个收藏大国,有几百万乃至上千万人关注收藏,可除了一两本特别简单的“史话”性质的书籍,并没有人写过这一领域。我猜这可能是因为当时拍卖、收藏市场非常活跃,人们都关心如何辨别真假进行具体交易,而科研机构中学者的习惯则是针对某一个人、某一主题写作专题论文,也没有精力写这种贯穿古今的通史性的著作,我觉得既然没有这样的书,不如我自己写一本吧,所以我就一边旅行、工作,一边写这样的东西,其中一些还陆续发表在雅昌艺术网、金融时报等报刊网络上,慢慢写了总共40多万字,后来因为出版社嫌字数太多,出版的时候删去了近一半,剩下约25万字。


  提问:在写作上,您会追求怎样的阅读效果?


  周文翰:我一般都是从一个具体的场景或者作品流转的故事开始,方便读者能够进入一定的历史情境之中,然后再叙述每个朝代收藏文化面对的大背景、大趋势,再之后是主要区域的收藏家群体的情况、收藏市场的情况,并把那个时代最重要的、对后世收藏文化有重要影响的一两位收藏家单独列出作为案例介绍,希望读者既能对每个朝代宏观的收藏文化有整体的认知,也能对重要的收藏家、重要藏品的传承有具体的感受。


  到了现当代,写法稍微有些调整。我希望有更多的现场感,通常是夹叙夹议的方式,试图让大家对1990年代的收藏文化有一种更加真切的感受。


  提问:您觉得这本书对读者有什么帮助吗?


  周文翰:这本书不是教人们如何鉴定具体的文物真假,也不是指导大家如何买卖艺术品,它不是一本技术操作指南,而是提供了一种更宏观的视角来看待收藏的历史,收藏依托的文化和社会环境演变,也许可以说这是一本回顾之书、反思之书。当然,我更希望能带给读者一些新的启示,希望他们读了以后对收藏、对文化传承有一些新的体会,我们向后回顾是为了更好地向前走。


  提问:您对读这本书的读者或者收藏家进行收藏有什么忠告吗?


  周文翰:了解历史是为了认识你自己,了解自己能力的边界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