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中东火药桶真要炸了?

2020-1-7 10:31:33 来源:新华社

  谁能想到,2020年的国际舞台竟然以“中东火药桶被点燃”为开场。


  苏莱曼尼之死可能令美伊陷入“报复循环”。尤其在伊朗发出“强硬复仇”威胁、宣布放弃核协议关键限制的情况下,美伊之间失控风险增加,美国和欧洲等国领导人在地区博弈中面临考验。


  两伊齐反击


  ”伊拉克国民议会5日举行特别会议,通过有关结束美国等外国军队在伊拉克驻扎的决议。同一天,伊朗政府宣布完全中止履行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


  驻伊拉克美军尴尬了


  伊拉克议会5日通过决议要求伊拉克政府结束任何外国军队在其领土上驻扎。决议还呼吁伊拉克政府以外交部长为代表向联合国控诉美国严重侵犯伊拉克主权与安全的行为,并对美国空袭情况进行最高级别调查。


  分析人士指出,2003年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后,伊拉克社会陷入动荡,当地反美情绪一直存在。苏莱曼尼和伊拉克什叶派民兵武装高官穆汉迪斯遭美军火箭弹袭击身亡后,伊拉克国内反美情绪高涨。与伊朗关系密切的伊拉克什叶派政治势力长期在议会谋求废除允许美国驻军的双边协议,苏莱曼尼之死正好提供契机。


  伊核协议危险了


  同样在5日,伊朗政府宣布进入中止履行伊核协议的第五阶段即最后阶段,放弃协议中的最后一项关键限制,即“对离心机数量的限制”。伊朗政府声明称,伊朗的核计划将不再受到任何实际限制。


  分析人士认为,伊朗此举是针对美国打死苏莱曼尼的反制,是以伊核协议为筹码对美施压。伊朗方面清楚,美国最为忌惮的就是伊朗拥核,以前奥巴马政府愿意与伊朗达成核协议,一个重要因素就是美方认为必须尽快冻结伊朗核计划,因此核问题是伊朗用来震慑美国最有力的牌。


  但值得注意的是,伊朗并未给伊核协议“判死刑”,而是留了一定余地。在宣布中止履行伊核协议的同时,伊朗也表示将继续与国际原子能机构保持合作,并称如果制裁解除并且伊朗经济利益得到保障,伊朗将准备重新履行伊核协议承诺。


  自食其恶果


  ”2018年5月,特朗普单方面宣布退出伊核协议,随后美国政府陆续重启并新增一系列对伊极限施压措施,导致美伊关系不断恶化。美国通过“斩首”伊朗高级将领,进一步触及伊朗底线,可能将付出不小的政治与外交代价。


  国际社会普遍认为,美国今后一段时间内需要自食如下“恶果”:


  1.伊核协议进一步走向崩溃


  美联社指出,伊朗方面声明中止履行核协议关键阶段,将加剧中东军备竞赛和地区紧张局势。


  2.伊拉克国民议会表决“驱逐”美军


  美国政界不少观点认为,美军从伊拉克撤离是苏莱曼尼之死可能带来的最深远政治后果之一,冲击美国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努力,并让伊拉克进一步纳入伊朗影响力范围。


  3.西方盟友合作意愿消退


  欧洲国家仅呼吁“各方保持克制”,强调“更多冲突不符合我们的利益”,并没有用实际行动支持美国;《纽约时报》报道,美国的中东盟国乐于看到美方打压伊朗,同时担忧自身成为伊朗报复对象,大多数对事件保持沉默。


  4.伊朗从内部危机转向同仇敌忾

 

  《华尔街日报》认为,苏莱曼尼之死的另一重大影响,是扰乱美国打压伊朗的战略。受美经济制裁、国内燃油补贴下降等因素影响,伊朗近期爆发示威,美方原本期待从内部分化伊朗,但公然暗杀伊朗高官无疑点燃伊朗民众反美情绪。


  5.美国海外安全威胁增加


  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民主党人南希·佩洛西说,保护美国公民生命安全和利益是“最高优先”,但“我们不能因采取挑衅和不相称的行动令美国军人、外交官和其他人员面临更大风险”。


  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国际关系教授斯蒂芬·沃尔特称美国对伊朗的政策已是“脑死亡”,特朗普政府对伊政策,包括刺杀苏莱曼尼,缺乏战略逻辑和目标。


  恐难真动手


  ”虽然美伊斗争趋于尖锐,但双方走向全面战争的可能性不大。


  美国智库大西洋理事会伊朗问题专家芭芭拉·斯莱温在《纽约时报》上发表评论表示,击毙苏莱曼尼会使美伊紧张关系急剧升级,可能造成更多无辜生命的损失,特朗普政府与伊朗之间的外交接触已无任何可能。


  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研究所专家魏亮说,苏莱曼尼事件使美伊在伊拉克的斗争从幕后的“代理人”模式转入正面对抗,双方回旋余地缩小,失控风险增加。


  分析人士认为,面临2020年大选的特朗普有意借打压伊朗转移国内矛盾并增加选举砝码,但无意发动战争。伊朗方面在经济制裁下国内出现一些民生问题,多次发生示威和骚乱,与美国“硬碰硬”只会令国内形势雪上加霜。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高级研究员、伊朗问题专家卡里姆·萨贾普尔表示,伊朗近四十年的历史表明伊朗最重要目标仍是维持政权生存,因此或许不会选择和美国出现全面冲突,更可能通过持续的代理人战争在地区甚至全球范围内袭击美国及其盟友的目标。综合新华社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