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体育新闻 > 正文

“延期时代”的多米诺效应

2020-3-26 10:52:44 来源:山东商报

  通过新冠肺炎疫情对奥运会冲击的评估,国际奥组委最终决定推迟东京奥运会举办时间至2021年夏天。虽然延期后的奥运会名称仍保留“东京2020奥运会”,但背后所引发出的一系列连锁反应,却是清晰可见。山东商报·速豹新闻记者 付瑞

 


  全运会成“鸡肋”


  事实上,东京奥运会的推迟并不是简单地从2020年改到2021年举办,它的推迟影响了全世界各项重大体育赛事。


  2020年东京奥运会原定的比赛时间是2020年7月24日-8月7日,如今推迟一年,赛程上将与2021年田径和游泳世锦赛撞车,田径和游泳是奥运会上的金牌大户,两个项目加起来超过100枚金牌,占金牌总数的1/3。


  2021年田径世锦赛定于明年8月6日至15日在美国俄勒冈州的尤金举行,游泳世锦赛原定于明年7月16日-8月1日在日本福冈举行,目前虽然还没有官方消息,但两项赛事改期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国际田联、国际泳联的官员也都已经表态,为奥运会赛事让路。


  在国内,奥运会的延期同样带来了一个大麻烦,那就是2021年要举办的全运会,虽然全运会在观众心目中影响力不大,但在各省体育局看来却是“大练兵、选人才”的重头戏。如果在奥运会之后马上举行全运会,显然不太合理,然而全运会又不可能推迟一年举办,因为后年(2022年)还有北京冬奥会和杭州亚运会。


  全运会一般在8月到9月进行,但全运会的性质其实就是为下一届奥运会进行准备,所以一般在奥运会年份的第二年进行,如此经过一年的准备之后,全运会便可以为新一轮奥运周期考察苗子。从现实情况来看,奥运会推迟将直接导致全运会变为“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值得一提的是,东京奥运会还“侵占”了北京冬奥会的曝光周期。在奥运体系中,夏奥的影响力可以辐射四年之久,而冬奥会的影响力和关注度最多只能辐射两年。这会进一步打压北京冬奥会的曝光率和影响力,至少在2021年,北京冬奥会的影响力会被夏奥会压制。所以,北京冬奥组委也将成为东京奥运会延期的受害者。


  世俱杯何时办


  此前,2020年欧锦赛和美洲杯因新冠肺炎疫情正式宣布延期至2021年6月至7月举行; 如今,2020东京奥运会也宣布推迟到2021年举办。殊不知,它们抢占掉的,原本是全新改制的2021中国世俱杯占据的黄金档期。


  无奈之下,国际足联也只能于3月18日官宣“超级”世俱杯也延期举行,虽然具体时间有待确定,不过官方给出了三个时间选项:2021年下半年、2022年或者2023年。


  疑问在于,如果2021年秋冬举行世俱杯,参赛球队的标准不会产生争议,可以沿用现有的录取标准,也就是说中超方面依然由2020赛季中超冠军作为东道主国代表参赛; 如果推迟到2022年或者2023年,那么一旦2020赛季和2021赛季的中超冠军球队不是同一支队伍,那么该让哪家俱乐部做出“牺牲”?


  另外,年底的比赛时间也意味着四个北方承办城市沈阳、大连、天津和济南可能无法达到承办赛事的标准,由于牵涉到体育场改造问题,如果前期投入,而最后无法真正承办,那么对于当初积极申办的城市来说是一种伤害;即使现在有一种说法是用承办2023年亚洲杯部分赛事(天津和大连同时承办世俱杯和亚洲杯,沈阳和济南则只承办世俱杯)去弥补无法承办世俱杯的遗憾,但两项赛事的影响力显然不在一个等级,负面影响依然存在。


  筹备工作方面,拿济南奥体来说,截至目前尚未接到世俱杯工作小组的正式通知,具体何时开始施工,需要等待设计方案确定后再做决定;类似情况在其他几个主办城市也差不多,不过作为世俱杯开幕式和决赛的承办场地上海体育场,升级改造工程已经开启。


  鉴于错综复杂的赛事推移,甚至有业内人士建议,为避开2021年举办的东京夏季奥运会、2022年北京冬季奥运会和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的锋芒,把原定于2021年举办的中国世俱杯,直接推迟到2024年再办。


  中国军团在路上


  刚刚过去的夜晚,对于那些还在为东京奥运紧锣密鼓备战的运动员来说,绝不平静。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范围内蔓延,世界体坛近期遭遇停赛潮。出于健康考虑,运动员大多都进入隔离状态。最早被波及的中国健儿,却依然步履不停,从未有一刻懈怠。


  法国媒体《巴黎人报》22日讲述了这样一幕:疫情下的中国队从未停止备战奥运,深深震撼了来自法国的撑杆跳教练达米安·伊诺森西奥。“某天我们突然被告知要被隔离在训练中心,不再允许随便出入。有些奇怪,但大家都自觉遵守,”伊诺森西奥说。“由于防疫政策出台及时,整个训练中心无一人感染,运动员习惯了这种封闭训练模式。”


  此前,在国外参赛的国乒“流浪”一个多月方才回国,期间依然每天保持训练量;中国射击联合会在3月初进行了为期两天的虚拟比赛,运动员在大屏幕上与对手竞争;田径、举重、自行车等项目的国手,都在为东京奥运做准备。中国军团各支队伍在备战中,将“停赛不停训”的精神贯彻始终。


  放眼世界体坛,中国选手被疫情困扰的时间跨度最长。至关重要的奥运备战冲刺阶段,中国运动员面临的尴尬和困难,理论上超越一切竞争对手。如今,奥运会延期一年举办,关于奥运资格的竞赛方案很可能会随之做出调整。可以肯定的是,手握入场券数量已经达到预期的中国代表团,可以有条不紊地部署下一阶段安排,延伸之后的时间线,会给中国队创造更多超越预期的可能。毕竟,那些该拿的都攥在手心,也无需去担心被人夺走了。


  此番奥运延期的决定,将选手们的备战周期拉长,加之国内疫情防控压力逐渐缓解,国内运动员距离回归赛场越来越近。我们有理由相信,待到奥运决战之日,拥有充分调整时间的中国军团,能带着饱满的状态,兵发东京。


  山东健儿当自强


  作为中国体育的脊柱,山东选手一直秉承着优良的比赛作风,在奥运会上总能为国争光、闪耀世界。只是,随着奥运跨年,对久经沙场的老将来说,意味着每个人又长大了一岁,很可能会跨过有限且短暂的职业生涯中最美好的阶段。当然,年轻人的冲劲和活力,也将有更多的机会得到绽放。


  一览山东军团参加奥运会资格赛的运动员大名单,正值运动生涯黄金期的辛鑫,去年以1小时54分47秒2获得中国公开水域首个世锦赛冠军,据辛鑫主管教练金浩介绍,辛鑫冬训效果很好,如今奥运会延期了,只能重新调整备战和比赛计划了。乒乓球女将陈梦,则可以再打磨技术,修炼心态,争取女单“一姐”的席位。


  射击、射箭这种偶然性比较大的项目,山东选手此前参加选拔赛的人较多。上届奥运会冠军的张梦雪以及李越宏,成绩相对稳定。而年轻选手也成长较快,二青会上获得体校甲组10米气步枪混合团体冠军的聂文琪和张常鸿的稳定性都有显著提升。


  射箭方面,这个冬训王大鹏、兰璐、张梦瑶等运动员一直在国家射箭队备战东京奥运会选拔赛,由于疫情,他们已经在四川攀枝花红格训练基地封闭了近四个月,在近期国家队组织的联合对抗赛中,在女子个人方面,兰璐和张梦瑶在先期的排名赛中稳扎稳打。而女子个人决赛直接成为山东选手的内战,最终张梦瑶以6比5战胜了师姐兰璐获得冠军。


  值得一提的是,张梦瑶这名出生于2002年的小将进步迅速,相对国家队的前辈她虽然缺少大赛经验,但她有拼劲有灵气,经过本阶段冬训又斩获对抗赛的冠军,足见她的稳定性又有了提高。


  另外,国际射联2019飞碟射击世界杯总决赛女子双向个人比赛中,山东选手魏萌以决赛60发59中的成绩夺得冠军,并打破该项目决赛世界纪录。在此前芬兰拉赫蒂站世界杯中,魏萌以决赛60发54中的成绩拿到女子双向个人比赛的金牌,同时也为中国队拿到了这个项目的东京奥运会参赛资格。虽然魏萌在芬兰世界杯夺得的奥运席位是国家的,但按照国内奥运积分选拔办法,魏萌远远领先其他选手,完全确定将代表参加东京奥运会的女子飞碟双向比赛。另外,魏萌的姐姐魏宁曾夺得奥运银牌,两人的共性是敬业态度以及远大的志向,但性格上区别还是比较明显的,姐姐性格比较刚,妹妹则刚柔相济,比姐姐更全面些。


  老将方面,中国女子重剑队在东京奥运会资格积分榜上重回首位,已基本锁定了东京奥运会女重团体赛的参赛资格。山东选手孙一文为老大姐,冬训状态十分出众,但比赛延期,其状态又需要一个周期的重新调整,不确定因素显而易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