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商势力 > 正文

“金笛口服液”刷屏背后

2020-3-10 10:37:19 来源:山东商报

   “妈妈咽口水都痛,怎么办呀?”“老婆快选金笛呀!”近日,这则复方鱼腥草合剂广告在济南部分写字楼电梯内刷屏。记者注意到,作为“金笛口服液”的生产商,知名药企康恩贝(600572.SH)2019年遭遇了上市15年来的首次亏损,同时,康恩贝近年来销售费用不断增长,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比重却连续5年未超3%,重销售轻研发的弊端不断暴露。 文/图山东商报·速豹新闻记者黄寿赓

 

 

楼宇内的“金笛口服液”电梯广告


  去年亏损近3亿


  上市15年来业绩首次“变脸”


  公开资料显示,康恩贝成立于1993年,2004年上市,实际控制人为公司董事长胡季强。


  目前,康恩贝为中国中药十强,浙江制药工业龙头企业,主要产品涵盖心脑血管疾病、泌尿系统疾病、消化系统疾病、呼吸系统疾病及抗感染等治疗领域,“金笛口服液”“康恩贝牌肠炎宁”都是其“明星”产品。


  拥有多款“明星”产品的康恩贝在今年1月底发布了2019年度业绩预告,预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2亿元至-2.9亿元,同比下滑约125%至136%; 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扣非净利润为-2.87亿元至-3.77亿元,同比下滑约138%至150%。


  据了解,这是康恩贝上市15年来的首次亏损。对此,康恩贝表示,亏损原因主要为期内对收购贵州拜特公司所形成的商誉及无形资产计提减值准备7.7亿元造成。


  记者注意到,有关贵州拜特的商誉计提减值准备主要涉及的产品为丹参川芎嗪注射液,该产品是贵州拜特的核心产品,也是康恩贝销售额最高的产品,曾在心血管疾病治疗用药市场中位居前列。


  数据显示,2017年和2018年,丹参川芎嗪注射液实现销售收入分别高达10.35亿元和17.6亿元,在总营收中占比19.55%、25.93%。但在2019年三季度内,丹参川芎嗪注射液销量较上年同期下降8.94%,销售收入同比下降6.22%。


  事实上,不仅丹参川芎嗪注射液,康恩贝其他一些产品也有销量下滑问题。2019年前三季度内,“康恩贝”肠炎宁系列销售收入同比下降5.04%,“金艾康”牌汉防已甲素片销售收入同比下降10.08%,“金笛”牌复方鱼腥草合剂销售收入同比下降19.87%。


  销售费用连年增长


  学术推广费花了近9亿


  在金笛口服液销量下滑的同时,有关金笛口服液的广告开始刷屏,使得金笛口服液在知名度上焕发“第二春”,但值得注意的是,广告刷屏的背后是不断增长的销售费用,记者查询康恩贝近年年报发现,其销售费用一直处于高位。


  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康恩贝的销售费分别为15.37亿元、22.84亿元、34.22亿元,占营收比例分别为25.23%、43.14%、50.42%。


  其中,2017年、2018年的销售费用分别同比增长48.59%、49.84%。截至2019年前三季度末,康恩贝销售费为26.95亿元,占营收比为49.97%。


  据同花顺数据库申银万国二级行业统计,在67家相关中药企业中,2018年,康恩贝的销售费用排第13位,远高于平均值32.67%。


  如此高的销售费用都用到了哪些方面呢,康恩贝在2018年年报中披露,销售费用出现一定幅度增长,主要系报告期内公司加大了对营销团队建设、市场网络开发、终端促销及品牌建设的力度,以及加大了对基层、民营医院等市场网络的开发及专业化学术推广等投入。


  2018年度,公司药品医疗终端板块开展推广活动,共计约28万余场,覆盖与会人员约110余万人次,发生学术推广费用约7.89亿元; 药品零售终端板块开展推广活动共计约14.5万场,覆盖人数约60万人次,发生学术推广费用约0.93亿元。


  有分析认为,药企销售费整体较高,跟整个行业同质化竞争严重有一定的关系,相同质量的药品要想在竞争中获胜,多数得靠终端费用投入,但是高额销售费不但影响新品研发,也会滋生医疗腐败、药价虚高等问题,更加重了医药市场的竞争,形成恶性循环。


  研发投入常年偏低


  仅为销售费用1/20


  正如分析所讲,高销售费用容易影响新品研发,这一点在康恩贝身上表现明显。以2019年前三季度为例,其研发费用为1.29亿元,虽同比增长15.18%,但占营收比仍只有2.4%。实际上,其近5年来的研发费用占营收比均未超过3%。


  对比同行业其它企业,医药龙头恒瑞医药,每年研发费稳定在15%,与一些新晋药企对比的话则更加明显,如科创板上市的微芯生物,这一比例已达56%。同花顺数据显示,康恩贝2018年2.7%的研发费占营收比,仅排在293家上市药企的第216名。


  将研发投入与销售费用对比来看,2017年至2019年前三季度,公司的研发投入分别为1.51亿元、1.83亿元、1.29亿元,分别为同期销售费用的6.62%、5.36%、4.77%。


  有资料显示,截至2018年末,康恩贝各类在研项目108项,其中化学药63项,包括仿制药52项,创新药11项; 中药24项,包括创新中药2项。项目进度方面,2018年,公司6个品种通过审评获得批件,7个品种进入审评阶段。2018年年报披露的六个主要研发项目,目前均处于研究阶段,并未取得实质性进展。


  因重销售轻研发,去年6月康恩贝还收到上交所的问询函:2016年-2018年,康恩贝的营业成本占营业收入比例大幅下降,分别为52.03%、27.37%、22.89%。销售费用占营业收入比例却大幅增长,分别为25.53%、43.14%、50.42%。尤其是2018年,销售费用达到34.22亿元,高于行业平均水平。也比5年前14.23亿元销售费用,上涨近20亿元。


  对此,上交所要求公司补充披露上述销售费用主要项目的核算内容明细、对应金额及费用确认依据等,分析各项销售费用支出的合理性。


  频繁并购扩张


  去年曾涉足“工业大麻”


  记者注意到,在重销售轻研发,业绩存隐忧的情况下,康恩贝并购频繁,2019年,康恩贝还涉足了当时风头正劲的工业大麻。


  去年1月,康恩贝宣布全资子公司云南希陶绿色药业股份有限公司收到加工大麻花叶项目申请批复;3月,康恩贝公告称公司设立工业大麻事业部;10月,浙江康麻日化科技有限公司注册成立,胡季强之子胡北任康麻日化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康恩贝董事长胡季强曾表示,将发挥公司几十年在植物药全产业链深耕的优势,扎扎实实把工业大麻当成大产业来做,假以时日一定会成为公司新的增长极。


  根据康恩贝的计划,在获批取得工业大麻加工许可证后,即可根据客户的订单数量和品质要求进行工业大麻花叶的加工生产,未来以提取生产大麻二酚(CBD)晶体和全谱油等产品为主,根据现在的政策环境和市场情况,有关产品将主要用于出口。


  由于布局工业大麻,康恩贝股价曾一度走高,2019年2-4月间,康恩贝股价最高涨至11.13元每股。但随着工业大麻降温,康恩贝的工业大麻项目如何盈利成为未知。


  据了解,目前CBD的价格尤其是晶体价格变化较大,呈现下降态势。2020年1月,美国CBD晶体纯品均价1624美元每公斤,最低价到了1100美元每公斤; 全谱油均价约为1791美元每公斤,广谱油均价约为2858美元每公斤,无THC的馏分油均价约为3120美元每公斤,与2019年5月相比下降幅度都很大。


  2月29日,在证券时报“2020春季工业大麻产业论坛(线上)”中,康恩贝集团分管工业大麻产业副总裁陈岳忠表示,康恩贝未来或通过开发高端产品来应对普通CBD产品价格下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