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人文壹周 > 正文

园林中窥泉城印象

2020-6-24 9:50:31 来源:山东商报

        如诗之音韵,似画之意境。作为中国古代建筑中的一大类别,园林既体现着山水风光的自然观,又彰显着历史风华的人文观。一方园林即一方天地,不似其他园林城市园林多分布在城中的格局,像济南这样既在城中有泉湖园林,本身又是一座大园林的情形并不多见。

 

  意大利著名旅行家马可·波罗在《马可·波罗游记》中赞颂元朝的济南“园林美丽,堪悦心目,山色湖光,应接不暇。”融山水之景与人文画卷于一体的园林既是老城济南的历史见证,也记录着悠悠泉城的过往与繁华。文/图山东商报·速豹新闻记者许倩

 



  千年以前园林始兴

 

  “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探不尽的曲径门扉,数不完的黛瓦青砖。一方园林在十里春风中。复活了一草一叶,复活了千古诗情。”这是《游园惊梦》中对园林的描写。将人工杰作和自然之美巧妙结合起来的园林成为城市中富有特色的建筑。

 

  泉城济南的园林历史距今已有1500多年,相较以园林著称的苏州,也要早近500年。济南文史专家张继平介绍,1500年前,济南老城北郊一带湖光山色,景色宜人。唐代段成式在《酉阳杂俎》中曾写道,“历城北二里有莲子湖,周环二十里,湖中多莲花,红绿间明,乍疑濯锦。又渔船掩映,罟罾(gǔzēng)疏布,远望之者,若蛛网浮杯也。”这样一片烟波浩渺、渔船掩映、洲岛错落的湖水,自然成为当时济南的名胜之区。正因如此,许多殷实人家也多在莲子湖南岸、大明湖北岸一带圈地,营造私家园林。

 

  《酉阳杂俎》中就曾记载有这样两处私家园林,使君林和房家园。使君林是见于记载的济南最早的园林,该园位于济南城北,当时的莲子湖上,距今已有1500多年的历史。园林为北魏正始年间齐州刺史郑悫(què)所建,因古代尊称刺史为“使君”,所以人们便把此园称作“使君林”。当时园内沟渠纵横、亭台错落、绿树成荫,湖中艳荷盛开、莲叶田田是一处绝佳的避暑胜地。使君林也成为了彼时郑悫避暑并创造“碧筒饮”的地方。

 

  “历城北有使君林,魏正始中,郑公悫三伏之际,每率宾僚避暑于此,取大莲叶置砚格上,盛酒三升,以簪刺叶,令与柄通,屈茎上轮菌如象鼻。传吸之,名为碧筒饮。历下人效之,言酒味杂莲气,香冷胜于水。”张继平介绍,在自家的园林里与一帮好友避暑宴饮,采摘水面的新鲜荷叶盛酒,将叶心捅破使之与叶茎相通,然后从茎管中吸酒,人饮莲茎,酒流入口中,即为碧筒饮。“这样饮酒用杯,可谓花样翻新、不落俗套,展现出才华横溢的古代文人名士是一个极富想象力、创造力的特殊阶层。”

 

  以济南园林发端的碧筒饮饮酒习俗传播开后,备受文人雅士推崇。据《唐语林》记载,唐代宰相“李宗闳暑月以荷为杯”即是其一。张继平介绍,唐诗宋词中也多有吟及碧筒饮这一习俗的,如白居易的“疏索柳花怨,寂寞荷叶杯”,戴叔伦的“茶烹松火红,酒吸荷叶绿”,曹邺的“乘兴挈一壶,折荷以为盏”,都谈到个中滋味。宋词“酒盏旋将荷叶当,莲舟荡,时时盏里生红浪,花气酒香清厮酿”,更是惟妙惟肖地再现了碧筒饮这一饮酒习俗的场面。

 

  除使君林之外,房家园也是历史上济南一处典型的私家园林。北齐亡后,济南历史人物房彦谦的大伯父、唐代贤相房玄龄的大爷爷房豹辞官回归济南故乡,“丘园自养”,在济南城北堆山筑池以为园,躬耕自给,其所居之地被人们称为“房家园”。“历城房家园,齐博陵君豹之山池,其中杂树森竦,曾有人折其桐枝者,公曰:‘何为伤吾凤条!’自后人不复敢折。”由这段记载可见,房家园内遍植树木,而且房豹对园中的梧桐树更是关爱有加。遗憾的是,到了明代,该园已经荒废。明崇祯《历城县志》载:“房家园池,城隅北,齐博陵君之山池也,今废。”

 


  泉水园林特色鲜明

 

  从整体来看,济南园林不但历史悠久、文化丰厚,而且极富特色。作为闻名遐迩的泉城,宋代散文家曾巩曾赞誉济南“齐多甘泉,甲于天下”,明末诗人王象春也曾说:“水自内而外出者,天下惟济城而已。”因此,泉水园林成为济南园林的最有看点之处。

 

  张继平告诉记者,珍珠泉泉群位于济南古城中心,著名泉眼就有10多处。早在北魏时期,此地便为许多文人学士所青睐。“他们经常聚于溪畔池岸作‘曲水流觞’之饮,并将此处誉称为‘流杯池’。宋代,曾知齐州的曾巩又在此地修建了‘名士轩’。”

 

  幽雅卓美的珍珠泉泉群之处,自然引起了历史上那些达官显贵的垂涎。金末元初,山东行尚书省兼兵马都元帅、知济南府事张荣开始选择在此处修建府第,始为私人宅第。“那时起,济南人把这里称为‘张舍人园子’,一叫就是多少年。后来,张荣的孙子、元大都督张宏又在此修建了一座巍巍壮观的‘白云楼’。”登楼远眺,全城景物历历在目;尤其雪后,凭栏寻望,晴光四野,绮丽景色令人叹为观止。张继平介绍,正因如此,便有了“历下八景”中的一景:“白云雪霁”。

 

  明天顺元年(1457年),英宗皇帝朱祁镇封其次子为德王。成化二年(1466年),改选济南珍珠泉此地修建德王府,次年德王来济南就藩。当时的德王府规模巨大,“居全城中,占城三分之一”“宫内殿宇鳞次,堂阁栉比”。府前有一座高大石坊,额曰“世守齐邦”,以至于后来济南人一度称此处为“德藩故宫”。在“德藩故宫”中,包括珍珠泉在内的名泉有十数处之多,楼台亭阁,不胜诗意;曲径花溪,环绕其间。

 


  围泉而建自成一景

 

  依傍泉水而建的济南园林,在建造方式和设计中也体现出了泉与园林相映成趣的特点。位于趵突泉西邻的万竹园就是其中一处。万竹园始建于金、元时代,因园内有大片竹林而得名。经历代变迁,万竹园仍保留有其泉涌水绕、景中有景的特点。

 

  “万竹园整个的特色就是以四合院的围合形式把泉水贯穿整个院落,再利用假山影壁墙,以此来实现设计功用和美观的效果。”济南市考古研究所所长李铭介绍,这是一种非常智慧、非常符合建筑实际的设计,这种与泉水紧密结合的建筑在全国范围来讲也是最精美的。

 

  同样是私家园林的何家花园也体现了依泉而建的景观特色。何家花园是民国初年察哈尔省督军何宗莲于1918年退出政坛后定居济南所修建的,也称颐园。当时,北部是他的宅邸,南部是园林建筑,这样一处私家园林被百姓称作“何家花园”。

 

  “何家花园借助的是五龙潭的泉水,济南的这些大型泉眼都是双向流动的。这样既起到防洪保护城市安全的作用,同时也便于人们使用和观赏。”李铭介绍,何家花园利用了济南泉水的水道来造园,这种和泉水相结合的建造方式也是非常经典的。

 

  在古城济南,类似的泉水园林还有很多,舜园、适园、贤清园、漪园、潭西精舍等园林景观,都是依傍泉水而建的园林胜景。融山泉河湖城等特色于一体的济南园林,既是得天独厚自然条件应运而生的杰作,也让济南这座园林城市风格更鲜明、底蕴更深厚。